华盛顿, DC.

21 4 月, 2024 9:09 下午

作者:赵君朔  来源:思想坦克   2023 年 11 月 13 日


图片来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本周即将在旧金山召开的亚太经合会(APEC)本身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瞩目和讨论,全世界真正关注的焦点是拜登和习近平即将举行面对面的二次高峰会,先撇开双方越来越多需要讨论的实质问题不谈,大部分英文媒体的分析还是不出两个基调:这是糟糕的美中关系之下,双方(特别是今年以来一直采取主动的拜登政府)都需要这场峰会来满足两位领导人的政治需求并降低双方关系持续处于紧张、对峙的情势,但很难期望这场峰会有什么实质性成果。

一般认为拜习二会难有实质进展

除了双方领导人面临的客观环境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外,其他的分析根本就是之前美中双方的高阶官员,或是两位领导人线上会谈前各类分析内容的复制贴上,但如果再考量到下面这个过去三年来极为常见,几乎到了滥用的说法─对抗中共已成美国两党少见、一致的共识,也是拜登政府对川普政府路线的继承,那么会明显发现有个无法解释的事实:如果美国政府以空前的力道,府院一致、朝野一致去对抗中共,那么美中关系为何会是因为中共频频挑衅和加大扯美国后腿的力道(如把拜登政府派出数波高官访中的计画推迟到夏天的间谍气球事件)而持续转坏,而且还是在中共国内经济面临空前考验,美国经济至少在数据上呈现不错增长的大环境下?

当然上面那段的简短概括没有提到美国去年和今年十月也对中共祭出非常严厉的高阶晶片制裁,这让中共觉得拜登政府和川普政府一样处心积虑搞单边主义、违反自由贸易原则来打压中共的发展,但是目前扛起美中和解大任的财长叶伦不论是在上周纽约智库亚洲协会(Asia Society)所做的印太经济政策演讲,或是两天前和中共副总理何立峰开完两天会议后召开的记者会都反覆强调,美国基于维护国家安全而以经济工具当手段的方式仅会应用在非常特定、有限的范围内,呼应了今年四月国家安全顾问提出的对中新政策概念「在小花园里盖高墙」(small yard high fence)。

拜登政府在强硬之外,时时留有余地

换言之,拜登政府在科技封锁上虽然的确是继承了川普政府的强硬路线,但却非常有君子风范的频频亮出底牌,声明这样做是出于国家安全不得不为,而且适用范围会很小,不会扩大。这样的政策声明其背后目的也和拜登政府官员在其他各类场合做出的公开宣示非常一致:美中双方的竞争不能滑向冲突,在激烈竞争中双方更需要维持高层畅通的沟通管道来管理这种竞争。

因此即使对中共祭出了严厉的制裁,还是要很清楚的表达这只是特例以免中共大动作反击(但实际上中共最近对某些重要稀土如镓、锗祭出出口管制、还连续针对某些外籍企管顧问公司、尽职调查公司的高管进行抓捕或是限制出境、还有最新的动作─长江存储本月9日在美国控告美光半导体侵犯专利,这是对今年5月针对美光晶片祭出禁令后的另一波反击)。在其他的政策领域也一样要稳定、和缓双方关系,并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下对全球性重要议题如气候变迁、国际金融组织改革、发展中国家债务偿还等讨论如何合作,毕竟这届美国政府已透过叶伦的口公开认可了习近平对双方关系的定调:美中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叶伦还屡次强调美国不寻求与中共经济脱钩,因为这对双方和世界伤害都太大。

为拜习二会铺路的工作早已密集推动

因此在历经前议长访台和间谍气球让拜登政府一心想推动的美中和缓两度遭到暂时性挫折后,今年六月开始的第三波对中和缓稳定政策终于开始小步的向前推进,在各方面美中都开始了「正常国家」之间的外交协商,为拜习二会做好准备、铺垫的工作,这是目前大部分主流英文媒体都忽略的发展,但《南华早报》对于拜习会前美中双方的密集协商做了详细的纪录。

首先是10月3日美中双方进行了关于东海、南海的会谈,中方代表是外交部边界与海洋司司长洪亮,美方是中国事务协调官,副助理国务卿蓝墨客(Mark Lambert)。 10月1日美中双方在维也纳进行部会等级的接触,主题和外交政策规画有关,中方代表是外交部的政策规划主管苗德雨,美方是国务院相同职位的Salman Ahmed。美国气候特使凯瑞和中方对口解振华则是在10月4日到7日于加州进行会谈。

10月6日双方还进了关于限武和核武不扩散议题的协商,这是双方自2019年7月以来首次举行这种性质的会谈,中方代表是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孙晓波,美方代表则是国务院负责限武的助理国务卿Mallory Stewart。更早9月之前还有美中刚成立的经济金融工作小组也进行了首次线上会议,这个小组是叶伦访中之后决定成立以利双方财金官员进行沟通的新组织。

从上面两段的叙述可以明显看出,拜登政府想以正常、传统的外交手段来处理和中共交往的各方面问题,这样的方法会否奏效留到本文最后再讨论,当然还有一些更高层次的国际情势问题需要拜习两人身边的助理亲自沟通协商,例如台海问题与刚爆发的以巴战争,美方希望中共帮帮忙发挥节制伊朗不要在背后鼓动战争扩大,还有就是美方会敦促中共尽快恢复双边军方的高层交流管道等,而为了证明拜登政府在当前混乱、险恶的国际情势中有能力稳定美中关系,本次拜习会有可能会有象征性突破,也就是和一开始提到的各说各话预测相反,双方可能首次会发表联合公报。

拜习有可能发布一个含混的联合公报

当然关于当前敏感国际情势双方幕僚能否找到两边都能接受的文字表述写入公报是个大问题,但可以预期双方有望在公报中提到会继续强化双边在军事、财金、气候、国际金融体系改革议题的沟通管道,另外两个拜登政府会很想形诸文字当作竞选连任政绩的新议题是要和中共开始讨论共同建立人工智慧应用的规范,如禁止将人工智慧应用在操作战场上无人机和核子弹头等,以及美中双方合作打击毒品芬太尼流入美国所造成的社会问题。

也就是说,拜登政府很希望本次能突破各界所抱持的低期望值先建立一个和中共正常交往,以频繁的外交协商解决双方分歧或是全球性问题的架构,同时还能避免意外的冲突,以防拜登政府陷入三面受敌的窘境,这其实是个拜登政府随着时间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坚定推动的外交策略方针,但即使双方这次真的能发布联合公报,而不是像之前只有双方自说自话的新闻稿,就代表这条路线能继续稳定的执行吗?

拜登政府不愿冲突的底限可能给予流氓国家有趁之机

很遗憾答案可能是否定的,首先拜登政府最大的问题是坚守靠沟通而避免冲突这个其实没有实证基础的信念,因而造成典型的「自我实现预言」─越是向独裁的流氓国家表达愿意沟通、谈判,流氓国家往往是得寸进尺或是趁机占美国便宜,但拜登政府却持续把自己不够强硬造成的紧张诠释成需要更多的外交手段,拜登在2021年普丁第一次出兵包围乌克兰和他举行高峰会事后证明完全无效,对伊朗则是放松经济制裁(《华尔街日报》11月12日的社论便猛烈抨击拜登政府容许伊朗在近来大增的石油出口让它更有余裕在中东进行恐怖活动),还和伊朗在九月成功进行换俘协商却换来伊朗在背后大力协助哈玛斯策画10月7日对以色列发动规模空前的恐怖攻击。

对中共也是类似的模式在反覆重现,从近来中共海警频频对前往菲律宾所属的仁爱暗礁旁驻扎的废弃登陆舰马德雷山号提供补给的菲律宾船舰进行干扰就知道美国目前的政策根本无法吓阻中共持续的挑衅,这就是为何连《华盛顿邮报》在10月29日都发表了一篇名为〈不该对中共太嚣张的海上挑衅视而不见〉的社论,文中直说「北京似乎是在搞刻意挑衅,测试美国和美国的主要区域盟友─菲律宾」。

因此总的来说,未来的美中关系与国际情势发展很可能会出现拜登政府的宣称和实际情况加速背离的诡异现象,只要拜习会后出了一份拜登任上的首份美中联合公报,其中有了中方愿意在重要议题上进行协商的文字,拜登政府就会把这个当作它已经开始有效管理美中竞争的证明。

但中、俄、伊朗甚至北韩这个「彼此之间维持一定协调的松散联盟」(这是《经济学人》讨论拜登外交政策时的用语)会持续见缝插针,希望能达到让美国疲于奔命的效果,他们之所以敢如此就是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针对他们的恶行,尚未做出真正让它们伤筋动骨的反击,因此明年的国际情势恐怕会更加险恶,台湾需要加紧进行面对中共加倍挑衅的准备,同时透过私下管道提醒美国政府,过分寄望于用正常外交管道去改变中共的行为是痴人说梦,只会重蹈过去中共用无穷无尽的谈判拖住美国的覆辙。

 

作者有个云霄飞车式的人生,曾很轻松的进了不太好进的美国学校博士班,以为自己会是华文社会科学界的明日之星,又因为一个乌龙,更「轻松」的被踢出来,开始闯荡亚洲江湖,到处求人下单,到目前为止的心得是「我32岁以前到底活了什么?」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