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3月 1, 2024 1:51 上午

维基百科图片

作者:蔡咏梅  来源:北京之春 2023.11.13

我在四川安县农村当知青时,有一天在田里干农活,不知为何几个男子谈起了毛泽东的“爱人”江青,其中一个男子不屑地讪笑说,“江青,那个毛主席的婆娘。 ”

在毛泽东是神的那个时代,以如此轻蔑不屑的口气提到他的夫人,而没有采用当时通行的正式称呼“爱人”,显见对江青是不够尊重的。与我同一生产队的知青绍和很生气,立刻反驳说,“人家江青虽然是女的,但也是有地位的,不是什么婆娘。”

显然,即或在中国农村乡下,对中国政治人物,性别歧视还是相当严重。江青,这位中国曾经的第一夫人,曾经权势一手遮天,但因为是女人,仍然不免受到性别歧视,而且因为在上海当过演员,出生戏子,更是被人看低一层。江青投身中共革命,嫁给了至高地位的革命领袖,但却受到长期压制,不得不低头做人,所以西方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对江青多少抱有一些同情心,有的甚至认为她是一位失败的女权主义者,其历史地位没有获得公正的评价,也有认为她在中国男性主导的政治酱缸文化中,有被妖魔化的倾向,其一生具有某种程度的悲剧性。

江青作为一位女性政治家,在她一生盖棺论定的时候,已被认定是一位权力欲膨胀、性情乖张、心肠歹毒,最终给中国带来巨大人道灾难的反面人物。但毒妇江青不是天生,也不是一夜长成,是在中共残酷的政治生态中逐渐自我异化和妖魔化。

90年代,我曾经在开放杂志的资料室看到一本江青文集,是三十年代她在上海当电影明星时写的文章汇集,这本书多少改变了我对江青的刻板印象。江青在那个时代属于左翼文青,用当时的话来说是进步青年,她文章内容颇符合当时的左翼知识青年的调子。记得其中一篇文章是悼念鲁迅,文章中还提到高尔基。

江青1933年在上海加入中共,介绍人是她的同居男友黄敬。 1937年77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共合法化,其盘据的陕甘宁边区成为左翼青年心目中的革命圣地,一个想像中人人平等,人人享有自由的美丽新世界,因此大量怀抱浪漫理想的左翼青年收到吸引,投奔延安。左翼激进是那个时代的潮流,激进的热血女文青江青去延安投奔中共,是不足为奇的。江青1937年8月到延安,其中共党员身份获得审查确认后进入中央党校,随后在鲁迅艺术学院任教员,因此认识毛泽东。年轻漂亮而且时髦的江青被毛泽东看中,1938年8月被调到中央军委办公室当秘书,在军委主席毛泽东身边工作,两人同居,算是结婚。时江青到延安仅一年时间,离毛的第三任妻子贺子珍出走延安到苏联治病还不到一年,仅10个月而已,而且毛与贺子珍并没有离婚,两人还在婚姻存续状态中。

毛与江青结婚,中共政治局曾为此开会讨论,支持者很少,好像只有康生,而反对者更多,认为江青不配当毛的夫人。贺子珍是上过井冈山走过长征路,经历过严峻革命考验的资深布尔什维克,而江青则是来自上海滩有小资味道的电影明星。相传中共政治局在毛的坚持下最终同意两人生活在一起,成为事实上的夫妻,但对毛泽东新任夫人江青有一个约法三章的限制。这个约法三章具体内容,因为中共保密,流传出来有多个版本,大致是江青只能照顾毛的生活和健康,不能干预公事,这即是说,江青只能作为毛的妻子存在,类似于家庭主妇。这也是江青婚后神隐24年的原因。毛认可这个约法三章等于承认他同时拥有两个妻子,这既是对贺子珍的背叛,也是对江青的羞辱。

为什么中共政治局有权干涉毛江婚姻?并且能够对江青约法三章?
因为中共是列宁主义政党,入党就如同加入黑社会,签下了卖身契,成为党的人,不再是拥有个人自主权的自由人,党包揽一切,党员个人的所有私生活领域,都会受到党纪党规党组织的约束管理,因党的利益而加以摆布。甚至党组织为了筹措经费,可以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卖掉党员的孩子。中共重要领导人陶铸的妻子曾志生下一个孩子后,就是这样被党组织擅自卖掉的,曾志也只得服从。

但党领袖是个例外,因为按照列宁主义政党钢铁一样的党纪,全党必须服从中央,中央必须服从党领袖,这让党领袖拥有皇帝一样的独裁权力。不过毛江结婚时,虽然毛泽东已成了党的领袖,后来还大权独揽,凌驾在整个党之上,但那时还没有完全定于一尊,中共总书记还是张闻天。而且当时中共还只是一个儿子党,头上还有个老子党,即共产国际,毛泽东也必须听从来自莫斯科的命令,受到一些约束。但毛这个人痞性很强,执意要与江结婚,党组织无奈他何。据杨尚昆披露,毛曾拍桌子大发脾气说,“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从毛这个撒野蛮横的话来看,在毛心目中,江青无非一个可满足他性欲的工具而已。江青后来患了子宫癌,1956年做手术后不能满足其性欲与毛分居,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毛则不乏新宠。嫁给伟大领袖,江青忍受的屈辱,不仅有党组织的约法三章,丈夫无限度的淫乱,甚至还卑微到要放弃自尊去讨好丈夫宠爱的妾妇张玉凤等。

党组织对桀骜不驯的毛作了让步,但却牺牲了江青。可以想像,江青应该是不会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江青满怀热血奔赴延安时是个现代型的独立女性,有个性,有理想,有事业心,是一个女性主义者。江青1935年在上海参加易卜生女性主义名剧《玩偶之家》,饰演剧中反抗男权的女主角娜拉,一举成名。江青很喜欢她这个角色,曾自称“我就是娜拉。”她说,“无形中娜拉却成了我心目中的英雄,我热烈地崇拜着她,我愿意全世界被玩弄着的妇女都变成娜拉。”

就江青的个性和抱负来看,约法三章的安排让她实际活成了娜拉的反面,使得这样一位个性张扬好强争胜的新女性受到很大的精神和心理伤害。长达二十余年郁郁不得志,不甘、怨恨、忧郁的长期积压,而且是在中共这样一个高度封闭的社会中,无法纾解,心灵形同被困锁在政治幽禁之中,这自然会造成她后半生扭曲变态,满怀仇恨的人格。

看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录,发现早期的江青性格比较温和正常,通情达理,甚至给人贤妻良母的味道,为什么后来性情大变,变成歇斯底里,专横跋扈,刻薄恶毒,害人无数的坏女人?我想,江青的魔化,除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压抑和仇恨,也来自权力的腐蚀。总所周知,权力带来腐败,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毛泽东发动文革,将文革旗手的权力交给了他冷落多年的妻子,隐忍多年的一直渴望权力的女子顿时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者,她有足够强的人格力量抗御这种诱惑吗?当然没有。至于她高喊的所谓“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这种口号,实际只是她发泄愤怒,报复政敌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幌子而已,或许也是她下意识找的一个借口。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