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3, 2024 8:44 上午

林保華:追窮寇?香港民主黨四處碰壁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花卉市集是黄历新年购物者必访之地,摊贩出售新年纪念品以及传统节日鲜花。 Getty Images

作者:林保华  香港观点 第251期2023年12月5日

林保华
作者为资深评论家、专栏作家、中共党史学者。曾担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员,研究中国政经改革。

转眼正在进入一年之中最后一个月的12月了。依照惯例,黄历除夕的维多利亚公园,会摆出各式各样的摊子售卖年货,尤其是各家各户过年必备的花卉更是主题。到年初一天快亮时分,若还有花卉卖不出去,就会「辣手摧花」,不会让其他人坐等拿到免费花卉。即使志不在赚钱的政治团体,也会投标寻觅一个摊档,售卖一些纪念品,展示若干政治口号,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拉进与民众的距离。在民主党元老司徒华在世时,他还会挥毫为支持者书写春联。今年香港要以地摊经济挽救经济,推展「香港夜缤纷」,除夕的维园年宵地摊经济当然政府要更加着力铺排,何况今年是武汉肺炎疫后首次再度举办。

维园年宵市场一位难求

今(2023)年的竞标活动11月13日开始。维园年宵市场387个摊位一连3日推出竞投,当中4个快餐摊位和175个湿货摊位第一晚全数租出。最靠近铜锣湾出入口的快餐摊位成交价最高,叫价后以22万元成交,高出底价约10万元,以呎价计则比2019年最贵快餐摊位低逾两成。湿货(主要是花卉)摊位则竞投激烈,最贵摊位以8.4万元成交,接近底价13倍。花卉摊位竞争过程还爆发对骂,据称有些生面孔胡乱叫价,被形容为「黐线」(粤语口语,形容电话线路失灵,电话线路缠在一起)。维园干货摊首日则有29%以底价成交,平均价约疫前五成。

总体来说市民的反应并不踊跃,维园最贵「主题摊位」及干货摊位成交价相比2019年分别下跌36%及59%。干货摊位平均不足疫前的二分之一。有参与维园年宵超过20年的摊档户说,不少以前的同行今年没有参与竞投,「冇人争」(无人争),亦有摊档户说:「个个都不出手,肯定是惊。」怕什么呢?怕没有人流来买花。因为香港现在处于《香港国安法》下的新政治环境,没有人知道小市民是不是像以前的心理那样过年,愿意花费巨资快快乐乐过个新春佳节。

第二天的竞投,香港民主党派员投得摊档,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简称「食环署」)在没有告知任何原因情况下拒绝签约。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该党派出职员竞投,对食环署取消成功竞投资格感到诧异。民主党副主席伍凯欣亦以个人名义投得维园年宵摊档,同样被拒签约。

民主党并非《香港国安法》下的反革命组织,为何不能参与这种正常的活动?而且食环署拒绝做出任何评论。特首李家超则表示投标按相关规则办理,不评论个案,但又说被取消资格者应知道相关规定,投标人应「心中有数」。这就像我在1995年回乡证被深圳海关没收时他们说的,原因你「心知肚明」。为了这个「心知肚明」,我花了好多年打听,再回忆我周遭的人事,才明白「匪谍就在你身边」,我被「南书房行走」(原指清康熙时,翰林官员「择词臣才品兼优者」入值)向香港新华社(中联办前身)告密了。

「聚餐」四处碰壁

香港民主党的困境还不止这一桩。他们多次要聚餐,都被早订下的餐厅临时回绝,理由都是奇奇怪怪。最新一次是民主党原定9月4日晚在启德邮轮码头宴会中心举行筹款晚宴,然而4日宣布收到酒楼通知,因为台风「苏拉」吹袭后玻璃窗出现裂痕,需暂停营业维修,取消预订。这次的筹款晚宴原定于九龙仓集团旗下尖沙咀马哥孛罗香港酒店举行,惟酒店突然通知需取消预订,没有解释原因,民主党遂转到启德邮轮码头宴会中心举行,最终仍未能成事。

民主党去年7月16日曾于尖沙咀帝国中心的ClubONE维港皇宴举行筹款晚宴,惟ClubONE以商场附近有确诊个案为由,指需要关闭清洁,故未能提供场地。然而《香港01》记者致电过去,被问到有指酒楼附近出现群组染疫,才会关闭一日清洁,对方立即说:「唔关系,我哋今日都仲有做生意,冇确诊! 」(没关系,我们今天也还有做生意,没有确诊!)记者向商场内多间食肆查询,都表示未曾听闻附近有疫情发生,商场方面亦没相关通知,一切营业如常。

其后,民主党今年2月21日原定春茗于将军澳一间酒店的宴会厅,亦是2018年时任特首林郑月娥出席民主党筹款晚宴的场地,但是最终未能成功预订;之后另觅酒店又于宴会两天前,酒店告知需进行紧急维修;辗转下到葵青区一个屋苑内的酒楼葵芳名门燕客酒楼举行春茗晚宴,但酒楼在下午突然通知有「突发工程」,无法提供场地。

林保華:追窮寇?香港民主黨四處碰壁

▲香港的区议会选举条例全部根本改变,必须是「爱国者治港」。 Adobe Stock

「爱国者治港」下哪有选举空间?

民主党连「吃饭」都成问题,但是他们还想参选!参加今年12月10日的区议会选举。其实香港这几年的巨变就出现在4年前(2019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上。当时民主派与本土派囊括86%的直选席位,吓倒中共,才有这几年利用暴力统治的「二次回归」。所以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民主派推出「35+」的选举策略,就是要在立法会议席取得超过半数35席的议席,被认为是违反其后《香港国安法》的「颠覆」行为。

所以如今的区议会选举条例全部从根本改变,必须是「爱国者治港」。不但直选议席降低到只占20%,而且规定候选人必须有「三会」(分区会、灭罪会及防火会)提出。这三会完全由政府控制,民主派哪里有选举的空间?

香港民主党为了是否参选,最先是表示看选民的态度。选民如今只能噤声,有什么态度?于是他们提出8位参选,到10月份降低到6位。天可怜见,他们竟然找不到「三会」人员为他们提名,也没有「三会」人员主动表示愿意为他们提名。因为没有「三会」人员敢保证他们是「爱国者」。比香港民主党更加温和的民主民生协进会,过去号称与中共「又倾又砌」(又合作又批评),遭到同样的命运。

香港民主党是温和的民主派,2009年有民主派提出五区公投期间,曾经反对硬碰而与中联办妥协,希望「民主」因而可以获得进展,但也导致民主派内部的分裂,后来衍生了本土派。两派相斗不已,到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才逐渐弥合。然而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仍然被送进牢里,只有极少数才得以幸免。然而中共并不因此给他们生存的空间,而是用「阴干」(阴险毒辣)的手法,让他们自行灭亡。

妥协者只能自取其辱

这些都是给与中共妥协者一个教训。一旦发现错了,就要改变,不要对中共再存有幻想,否则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如果连饭桌都不给你安放,怎么会让你参与政治活动?民主党今后如何生存下去?只能是继续为选民服务,等待机会。然而如何获得财政资源才是最大问题,民众会输送小量,然而当局必然严密监视,想尽办法切断。民主党非得学会做地下工作的本事不可。

美国国会议员提出要制裁香港的法官后,虽然香港建制派扬言要把人犯送到中国审讯,然而最近这个腔调已经降温,连好战的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也要大家别再提此事制造恐慌。进入11月以来,香港对送中案与国安案的处理也在放慢速度。日前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南下深圳会见部分香港高官,香港高官也要组团访问北京、南京。面对中国与香港的经济难题,中共将被迫改变政策,习近平在旧金山已经放软姿态进行新一轮的战略诈欺,香港会受惠吗?大家多看一些时间吧。

https://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6552227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