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6 月, 2024 8:40 上午

(文章转自作者脸书  2013.10.21)

【按:我的这个发言,是在纽约宾凯酒店五楼会议室里,一个四星级宾馆,离七大道的百老汇只有五分钟车程。金秋十月,忽来一封邀请函——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议题是《当代中国与世界:道德的意义和境界》,2013年10月20日于纽约;这个座谈会由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安排,作为回应,我要代表华人作家,在会上念一封致达赖喇嘛尊者的感谢信,自然也需要描述当前中国的伦理道德状况,那却是一个颇为沉重的话题。 】

今天,近三十位中国作家和学者,他们或是旅居或是流亡在北美地区,荣幸地受到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的邀请,跟充盈智慧、满怀慈悲、盛誉全球的尊者,进行了一次充满灵性的对话。在此,我代表诸位与会者,向尊者致以深切的谢意!

最近尊者一再谈到世俗伦理问题,他说:

「当前,我们是如此地相互依存,我们的邻居遭受毁灭意味着我们同样遭到毁灭。这正是我们为何必须要建立一个更加慈悲的社会,我们需要更多地从理性而非宗教信仰的基础上建立这样的社会。」

「我们需要把人类看成一个大家庭;他人快乐,则我也快乐。太多的竞争导致邻里之间相互嫉妒和猜疑,反过来又会导致更多的不信任。那样我们怎么可能快乐?这是常识。」

作为一个中国的作家,假若今天我要谈「伦理道德」这个话题,心情就会沉重而羞愧,因为像中国这么一个一向被外界、尤其是在历史上曾被西方视为「仪礼之邦」的文明大国,近二十年来却伴随着经济的强盛,而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道德大滑坡、文明大解体、精神大崩溃。今天我们即使不用普世价值,而是以中国人自己的传统价值系统的标准来衡量——这个系统可以简约地用「天地君亲师」五个字来概括,中国今天已经是一座价值废墟( ruins)或「荒原」(wasteland)。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种种腐败、堕落、野蛮、荒淫的骇人听闻之事,互联网上充斥着人们愤怒的揭露和控诉,老百姓讥讽世态和官府的顺口溜也层出不穷,然而这都不足为奇,今天的要害是,贪官、奸商、知识分子全无羞耻之心。

尊者特别指出,今天的世界只靠宗教不够,同时也要提倡世俗伦理。大家都知道,中国文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中国传统,她跟其他古老文明的不同之处,是她的价值系统更倾向于人间秩序和寻常日用,也就是说,她不是一个宗教,而是一种世俗伦理。以儒家为中心、再辅以佛教和道教的中国价值系统,不假外求,不追问超越性,讲究个人修炼,所谓「灵山只在我心头」;也就是说,人的尊严,是维持「仁义礼智信」,也就是有羞耻之心,所以讲不讲羞耻,常常是中国价值系统存废的标志。中国人羞耻心的沦丧,也是毛泽东和中共自1949年以来用暴力摧毁人们、特别是读书人自尊的历史后果。

尊者说,「西藏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即西藏文明存亡的希望在于人类的良知。这是一个濒临灭绝文明的终极追问,也只有达赖喇嘛这样的智者才能够洞见。那么,它不仅是对国际社会、对美国人的一种诘问,理所当然地也是对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诘问,因为你们是价值体统的传播者和承担者,在一个没有宗教的社会里,更是如此。但是人们却看到,今日的汉族在强大之际,却沦为疯狂的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俘虏,对于欺凌、剥夺、虐杀弱小的少数民族,或视而不见,或视为理所当然。这是羞耻心泯灭的又一个特征;不过奇妙还在于,中国人同时却迟迟无法摆脱对西方的百年耻辱感。

我们的尴尬在于,我们已身处一座废墟,古人说的「恻隐之心」今人还有多少?人欲横流的社会晓得良知几分钱一斤?今日在中国承担价值使命的,则是一二十年间才兴起的宗教,比如家庭教会和法论功等;我们知道,许多在第一线维权的律师们,都是基督徒,他们天天面临政府的严酷剿杀,常常先要为「信仰权利」而去坐牢。相反,这个无神论的政权,如今却非常扶植「儒家」,也很尊孔了,并且将其视为一种可以向西方「输出」的「中国软实力」。前不久,北大高级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率团来华盛顿跟美国学者交流「核心价值和世界秩序」,我听到这个新闻,立刻产生了一个灵感,今天想借这个机会,向杜教授提出一个建议:您何不率团直接到印度达兰沙拉,跟达赖喇嘛做一次儒学与佛学的对话呢?作为一个高僧大德,达赖喇嘛跟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回教等宗教领袖都对话过,也跟世界级的科学家们做过关于心灵和生命的深层次讨论,一个「新儒家」若有幸跟尊者对谈,对复兴儒学绝对有好处。

事实上,恢复儒学价值也好,重建世俗伦理也好,都不是靠多办几个「国学院」、出版几套《论语心得》、打造几场道德宣讲的电视节目所能奏效的。价值观念的重建不是喊口号,而是讲究「道成肉身」,需要在寻常日用中执行,需要人人从自己做起,尤其社会精英必须带头,「修己」而后「治人」。这也正是尊者所倡导的:

「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所以改变必须要从个人开始。改变不会因为给予或花费钱财而产生,而是来自我们心灵上的变化。」

达赖喇嘛有一种强大的乐观精神,鼓励着藏民族去渡却文明劫难。这种精神是对佛教智慧的信仰,相信人类的道德力量和良知,终究能战胜看似强大的物质力量。这种智慧和乐观,也强烈地吸引我们、鼓励我们。智者都是乐观的。比如一生都在为中国传统价值呐喊的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最近也对媒体说:「我对中国前途并不悲观,中国传统文化不会消失,中国有些东西是生了根的,如祭祖、同乡会等『老东西』,还有温柔敦厚、人情味等,我相信慢慢会回来。将来我们还要过正常生活,现在斗争太多,尤其共产党一天到晚讲阶级斗争,但相信共产党不会永远存在,将来总有一天会回归文明的主流。」

尊者不是也这样说吗?

「我相信,如果我们把他人都看作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就没有理由相互欺诈、蒙骗和争斗。我们必须改变我们解决问题和冲突的方法;我们必须依靠对话而不是武力。我们必须更少地想到『他们』和『我们』,而是考虑更多其他因素。总会有各种原因在我们当中产生冲突,但是当冲突出现时,我们必须进行全面的讨论而不是进行争斗。」

所以,我们只有「恻隐心」是不够的,我们希望西藏危机得到化解,就必须同时对中国回归文明主流要有信心。我们也相信,汉民族里不论是布衣百姓,还是社会精英,将会有更多的人凭依良知,站出来为汉藏的和解、对话,而主动地创造各种条件。中国人不会永远甘于做「经济动物」,也不会永远「恃强凌弱」而毫无羞耻感。中华民族有一天必定会向世界输出她那温良敦厚的「人情味」的软实力。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