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4 4 月, 2024 11:00 上午

作者:何清涟   来源:RFA   2023.12.07

评论 | 何清涟:中国为何对“中国威胁论”的提倡者敞开大门?
米尔斯海默在《悲剧》一书中提出了进攻性现实主义主张。 维基百科

最近,在权力殿堂活跃了大半个世纪的美国国际关系大师、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百岁高龄去世,很多人都在问:现实主义外交政策是否会回到美国华府决策圈?鉴于当前的国际形势与美国现状,这当然是指对华外交是否会实行现实主义外交政策。该理论严词批评1990年代后的新自由主义(理想主义)外交政策“民主和平论”,并极力主张国家在决策时权力与利益的考量,高于理想或道德。这让我想起一个极有趣的现象:现实主义外交理论当中的进攻型现实主义理论的提倡者、被视为“中国威胁论”的代表人物米尔斯海默,近20年以来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他自己也认为中国学界同行最懂得他。探讨一下其中原因,很长知识。

米尔斯海默与“中国威胁论”

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与刚去世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年龄相差24岁,算是美国两代国际关系领域的代表人物,基辛格退出政界是在1970年代末,米尔斯海默一生著作甚丰,多在国际社会享有盛名。他在《大国政治的悲剧》(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2001年,以下简称《悲剧》) 中提出的“中国威胁论”世所瞩目。2010年9月,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理查德·K·贝茨(Richard K.Betts)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杂志发表《冲突还是合作?重温三个愿景》(Conflict or Cooperation? Three Visions Revisited),称《悲剧》与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1992)、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塑》(1996)这三本书,是后冷战时期最为重要的三本著作。2018年9月,米尔斯海默出版了《大幻觉:自由梦想与国际现实》(The Great Delusion: Liberal Dreams and International Realities ),在美国引起了激烈争论。英国《金融时报》将其列为2018年最重要著作。

中美关系交恶之后,人们更是意识到他在《悲剧》一书中曾对此有过精准的预言。俄乌战争以来,米尔斯海默更是成了热门人物,人们突然想起,他在2015年6月那场视频演讲中成功地预测过俄国一定会对乌克兰下手,尽管他对冲突的起因分析美乌皆不喜欢,却无损这一预测“神准”。

中国对米尔斯海默敞开大门

米尔斯海默在《悲剧》一书中提出了进攻性现实主义主张,在论证大国之间权力竞争的源头时,列出了五个当今国际体系的基本现象:1、国际体系处于无政府状态;2、大国本身具备某些用于进攻的军事力量,为其彼此伤害甚至摧毁提供必要的资本;3、一个国家永远无法把握其他国家的意图;4、生存是大国的首要目标;5、大国是理性的行为体。这五点成了米尔斯海默的论述核心,即世界上并不存在“好国家”与“坏国家”之分,作为国际体系内的主权国家就会依照国际体系的规则去行动。基于这些,大国之间必须保持力量平衡,由此延伸,米尔斯海默得出了中国为何无法和平崛起的核心观点。

米尔斯海默指出,任何一个大国虽然无法建立全球霸权地位,但是基于安全的考虑,一个大国会不断的追求权力,从而建立地区霸权,但当今世界只有美国能够成功地建立地区霸权。从历史经验来看,美国在追求并建立西半球的地区霸权地位的过程中,也多次扮演了“离岸平衡手”的角色,也就是说,美国无法容忍另一地区出现地区霸权,当一个地区出现潜在的地区霸主时,美国就会开始进行干涉和遏制。支持米尔斯海默这一观点的核心论据是,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冷战中分别对于威廉德国,纳粹德国-日本,苏联的遏制。

在预测中国的时候,米尔斯海默直言:“一言以蔽之,我的观点是,中国经济如果继续增长,就会像美国支配西半球一样支配亚洲。美国却要全力以赴阻止中国取得地区霸权。而中国的大部分邻国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韩国,俄罗斯和越南会联合美国遏制中国权力。结果将是激烈的安全竞争,战争颇有可能。说简单些,中国崛起之路大概并不平坦。”

《大国政治的悲剧》于2001年10月在美国出版以后,便在国际关系理论界和新闻界引起了巨大反响。作者指出在一个没有国际权威统治他国的世界里,大国一律损人利己,追逐权力,并成为支配性国家,在此过程中大国间必然产生冲突。在冷战后理论界一片“历史终结论”、“大战过时论”和“民主和平论”的声音中,米尔斯海默的声音显得如此不合时宜。对中国来说,2001年10月还未加入WTO,正处在希望叩开WTO的大门的紧要关头,对这本书极感兴趣,2003年1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第一本中译本,2003年10月28日,米尔斯海默应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邀请,开始为期12日的第一次访问中国之旅,期间在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进行了演讲和研讨活动,并访问了中国外交部。此后20年间他数至中国,与中国学界辩论的重点也日渐深入。

中国比较喜欢外国学者赞美中国,不少批评者会拿不到签证。为何提出“中国威胁论”的米尔斯海默不仅没被排斥在外,反而受到各大学这种半官方机构的热烈欢迎?

中国学界对“中国威胁论”从误读到“最懂”

在今年4月28日的一段采访视频中,记者要求米尔斯海默解释一下,他为什么在中国很受欢迎。米尔斯海默言简意骇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首先,我认为中国非常理论化。他们非常关注理论的运作。过去的对话中,中国的精英们会谈到经济相互依赖理论,作为对我现实主义世纪观的挑战。

“喜欢我的第二个原因是我认真对待中国。我说中国将上升到与美国竞争的阶段,我认为中国想听到这个。

“第三个原因,是因为我将美国描述为一个无情的强国。他们会告诉我,终于有一个美国人说出了美国的真相。

“第四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喜欢我,认为我的论点中蕴含着一种力量。他们明白,随着他们越来越强大,一场安全竞争不可避免。好几个对话者告诉我,他们想听听我的理论,好弄明白它为什么是错的,以及他们如何证明,中国可以和平崛起。我总是告诉他们,你无法击败我的理论,中美之间注定要进行激烈的安全竞争。但直到2018年,我的大多数对话者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们认为川普入主白宫后,中美关系恶化是个例,当拜登上台时,很多人以为中美关系会回到过去,回到单极世界。但我告诉他们回不去了。”

米尔斯海默的这种总结,从他历年与中国学者的对话、接受媒体采访中有迹可循。在最初几次与中国学者阎学通等人的对话中,双方辩诘的焦点就是:中国方力辩中国和平崛起不会形成对世界的威胁。之所以如此,中国那时刚加入WTO两年,还在韬光养晦阶段,不希望被美国看作国际安全的威胁。为了打消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顾虑,原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郑必坚在2003年11月博鳌亚洲论坛的一次演讲中,第一次提出了 “和平崛起”这个概念,美国极为注意,外交事务于2005年发表了郑必坚的《中国和平崛起走向大国地位》(China’s “Peaceful Rise” to Great-Power Status)但其间经过小布什、奥巴马两任总统,中美一直维持着高层战略对话,两国的关系在战略伙伴关系与重要的合作伙伴之间游移。

2018年确实是个关键年份。2017年1月川普入主白宫之后,拥抱熊猫派在美国对华外交中失宠,在准备一年左右后,针对中国先后出击:公布301条款调查报告(3月),打击千人计划抓捕四位华人教授(8月)、美国司法部宣布加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执行力度(9月),北京从中感受到丝丝寒意。紧接着就是2019年3月开展的对华贸易战。当时中国实行的是以拖待变,希望换个总统之后中美关系回到过去,结果未能如愿,两国关系恶化到前所未有,摩擦性外交成了拜登与习近平二位当政美中时期的主调。

从2001年《大国政治的悲剧》到2018年《大幻想》出版,这17年间国际社会发生了极大变化。中国学界与米尔斯海默的接触,始于要论证“中国和平崛起”以驳斥“中国威胁论”,经历过自2018年以来的中美关系剧变,终于承认米尔斯海默对中美关系乃至世界局势的判断富有前瞻性。在《中国对米尔斯海默的八个误解》当中,作者罗列了他认为的所有误解。也因此,米尔斯海默半开玩笑地戏说:他喜欢去中国,因为最懂他的人在中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