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3, 2024 12:10 上午

左起:范锡莉、王新声、苏文漪、翁其美、刘筱桢、徐萍、袁莹、尹婉秀、赵晓阳、竺新源、王丽珍、楼叙真

作者:徐敏 来源:汉嘉女1 转自:华夏文摘发表于   siyu

1960年,楼叙真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入学后参加了新生文工团,成为校舞蹈队的骨干。

刚进校时,正值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很多同学都得了浮肿病。系里号召学生“劳逸结合”,“多睡一小时,少吃一两饭”,但并不起什么作用,所以班里气氛比较沉闷。

而校舞蹈队就不一样了,依然朝气蓬勃,好像忘了吃不饱似的。楼叙真还记得,她参加排练的第一支舞蹈是《东北大秧歌》。当时宋均一边大声喊着鼓点,一边带着大家练习,大家兴致勃勃,满头大汗,一点也没有困难时期那种低沉气氛,精神面貌和班里大不一样。

后来,楼叙真担任了舞蹈队的团支部书记,胡锦涛是副书记。

不过,楼叙真的爱好是舞蹈,她会经常和队长靳东明等同学一起创作、编导、排练节目,团的工作就主要交给胡锦涛在管理。每逢寒暑假,楼叙真都会给回江苏泰州的胡锦涛写信,请他把团支部的总结写好。胡锦涛不仅字写得漂亮,总结也写得有血有肉。1965年,楼叙真所在的舞蹈队被学校评为“四好集体”——身体好、思想好、学习好、劳动好。

其实,舞蹈队还有一好,那就是舞跳得好,而且名声在外。

1962年春,北京组织了一批高三学生参观清华大学校庆,65中的刘筱桢在大礼堂观看了清华文艺社团的演出。刘筱桢觉得那是一场非常棒的表演,就像专业剧团的演出一样,这让她既兴奋又羡慕,

那天,她从礼堂出来,在拥挤的人群中碰见了初中的同班同学苏文漪,苏文漪问她打算考哪所大学,她说:“就冲清华文艺社团的这台演出,我也要考清华。”

这年夏天,刘筱桢果然如愿以偿,考进了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无独有偶,苏文漪也顺利考入了清华无线电系。

从高中升入大学,是人生的一个转折。开学前夕,苏文漪去照相馆拍照留念。她妈妈特地给她做了一件花格裙子穿在身上。这张照片后来就挂在她美国的家中。照片中的女孩,面容秀丽,一条乌黑的辫子垂在胸前,目光清澈,充满了灵气。

这一年,刘筱桢就读的自动控制系的新生有两多:高干子弟多,农村同学多。刘筱桢和刘少奇的女儿刘涛,姬鹏飞的女儿姬巧玲,林彪的女儿林立衡被分在同一间宿舍。

林立衡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有时并不住在学校,但数学课和英文课她会准时来上。有一次,警卫员来替林立衡交团费,和大家一起坐在宿舍里闲聊。有人拿出林立衡的副食本,当时国家发给每个大学生一个副食本,凭此本可以买一两芝麻酱或其他副食品。刘涛就跟警卫员说:“把副食本给我吧,我可以去买那一两芝麻酱。”警卫员随手就把副食本给了刘涛,并说:“你拿去吧,我们部队不缺这个。”

有一次,刘筱桢从家里带了一些炒面到学校,有天早上,她晨练回来,遇见刘涛和姬巧玲,两人告诉她说:“我们刚才吃了你的炒面。”刘筱桢说:“没关系,吃吧”。心里却想,怎么国家主席和外交部长的女儿也稀罕炒面。

大一下半年,自动控制系女生的宿舍,搬到了六号楼,刘涛的铺位在刘筱桢的上铺。那些年,每逢五一、十一,清华学生都会参加天安门广场游行。半夜就得起床,提前到达天安门附近集合,等候好几个小时,才轮到清华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国家领导人检阅。学生食堂会在前一天就准备好熟鸡蛋、面包和小咸菜发给大家,作为第二天的早饭和中饭。

1963年“五一”节前一晚,大家都领到了第二天的干粮。临到睡觉前,刘涛说:“我向你们宣布,我已经把明天的鸡蛋全吃完了。”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有一天夜里,六号楼里有人喊“有小偷”!大家闻声而动,都爬起来在楼道里搜寻小偷。没发现有陌生人,有人就说:“是不是从天花板跑了?”大家还在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时,刘涛已经顺着墙上的铁梯爬上了天花板,并且钻进天花板去搜查。过了一会儿,只见一条腿从天花板上伸了出来,吓得大家要她赶紧下来。

苏文漪进入清华不久,因为过去打过排球,所以先加入了排球队。没过几天,舞蹈队贴出了招收新队员的启事,她立刻见异思迁,拉上刘筱桢就去报了名。

两人在高中时期就有舞蹈基础,很顺利地就通过了面试,成了清华文工团下面的舞蹈队员。每到星期六,就集中到清华大饭堂排练节目。在舞蹈队的女生中,苏文漪格外出众,她1米68的苗条身材,清秀的容貌,一对乌黑的辫子,跳起舞来婀娜多姿,很惹人注目。很快就被挑选去跳斯里兰卡的《罐舞》。

左起:范锡莉、王新声、苏文漪、翁其美、刘筱桢、徐萍、袁莹、尹婉秀、赵晓阳、竺新源、王丽珍、楼叙真

年底,为庆祝元旦,舞蹈队决定搞一台舞蹈晚会,刘筱桢被分配参加《鄂尔多斯舞》的演出。这个舞蹈是整场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所以在前面节目演出时,她都在清华礼堂的后台,帮前面演出的队员照看衣服。想到自己也能在清华大学的礼堂登台演出,她感到特别激动,就如同做梦一样。

在舞蹈队,刘筱桢和苏文漪是同一天生日,都是11月15日。苏文漪比刘筱桢大一岁。两人过生日的前几天,正在食堂吃饭,团支部副书记胡锦涛走了过来,告诉她俩一个消息,经过支部研究,舞蹈队决定赠送两人一件生日礼物。

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件生日礼物竟然是到人民大会堂观看大型歌舞剧《东方红》。

《东方红》是由周恩来亲自任总导演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1964年10月正式在人民大会堂演出。在那个年代,有多少人想直接去人民大会堂观看这场演出,却无法拿到一张票。

但舞蹈队却把仅有的两张票给了刘筱桢和苏文漪,这样的礼物真是太珍贵了!

1965年,按照上面的部署,高教部要求所有大学生都要去“四清”一年。1965年9月,升入四年级的苏文漪和刘筱桢,随清华大学舞蹈队来到了北京郊区的永宁公社。驻扎在永宁公社的还有清华大学文工团的其他文艺团队,包括话剧社、民乐队、合唱队等。团员们排演了各种文艺节目,向农民宣传“四清”。节目内容多是反映阶级斗争的,如一个生产队长在分粮食的时候给自己多分,或者卖粮钱没有入账,这都是“四不清”的典型。1966年5月,文革爆发,“四清”运动草草结束,所有学生返回原单位参加文革。苏文漪和刘筱桢也都回到学校,课也没得上了。舞蹈队也就此解散。

两年后,苏文漪被分配到呼和浩特一家铸造厂,后来去了内蒙无线电厂。再后来,她去了美国。刘筱桢则在1968年毕业后,去了塘沽盐场劳动锻炼,70年回到天津,辗转任职,最后落脚在前锋计算机公司。

2011年,清华百年校庆,舞蹈队的老照片被陆续披露出来,流传最广的是两男两女跳新疆舞的照片。其中就有苏文漪,她的舞伴是当年清华大学舞蹈队政治辅导员兼团支部副书记的胡锦涛。

清华大学舞蹈队女生苏文漪与政治辅导员胡锦涛表演双人舞

对此,苏文漪作了澄清。她说:“当时并没有在排练舞蹈,是清华大学的《新清华》记者报道学生社团生活,来采访我们。那天刚好我和胡锦涛学长,还有另外两个同学在,我们就摆拍了两组舞蹈动作。”

在舞蹈队的老照片中,还有一幅是支部书记楼叙真的演出照,时间是1964年10月,地点在天安门广场,四个女生穿着蒙古服在跳《挤奶员舞》。楼叙真对舞蹈队,还有一份特殊感情,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在舞蹈队收获了我的爱情。”又其实不仅仅是她,还有几对夫妻,也是在舞蹈队一边跳舞,一边谈情说爱的。

2023-11-25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