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11:10 上午

【国际人权日】16岁抗争者还押后无罪释放 促关注香港囚权问题
在香港曾经遭还押的年轻抗争者阿杰希望国际社会关注香港囚权问题。 受访者提供

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日」临近,在香港曾经遭还押的年轻抗争者接受本台专访,表示在还押期间遭受不公平对待,认为政治犯「被针对」,希望国际社会关注香港囚权问题。

「因为你在惩教处坐监的环境底下,其实你不能Say No(说不),不能反抗,惩教处叫你做甚么你不肯做,下场是甚么?就是继续被针对,甚至被打,心理或生理上的打压或伤害,所以他这样做,无论他(曾志健)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表示理解,亦都同情。」——曾被还押的年轻抗争者阿杰

HK-PRISONER1.png
在香港曾经还押的年轻抗争者阿杰接受本台访问,表示在还押期间遭受不公平对待。(视像访问截图)

曾志健电视上「悔过认罪」 还押过来人:不感惊讶

香港「反送中」运动时被港警开枪射伤的曾志健,近日接受港警国安法节目访问,被形容是获安排在电视上「悔过认罪」。同样曾身处铁窗中的阿杰认为,这一点都不奇怪。

阿杰说:「其实绝对不惊讶,因为他算是比较知名的社运人士,政府、惩教处,就是利用他的知名度,算是一个大范围的洗脑教育。」

还押者:「政治犯」往往被针对

现年19岁的阿杰在2020年时涉「反修例」案件被捕,被控纵火、刑事毁坏及管有攻击性武器3罪,曾在壁屋惩教所还押3个月,后来获准保释候审,案件审讯近2年最终获判无罪。

纵使未被定罪,在壁屋还押的短短3个月里面,阿杰称感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对待,例如在惩教人员「踢窦」,即巡视房间,检查还押或在囚者是否有违禁品时,认为「政治犯」往往「被针对」。

阿杰说:「东西被丢进厕所、插赃嫁祸,政治犯会比较多遇到,我试过书本被掉进马桶,然后全部湿掉。 你正正常常,守规矩当然无问题,但他们的目的是让你,给你一种心理压力,因为你参与过政治,或社会运动,所以我会不停搞你、针对你,在残酷的环境底下施加多一层心理压力。」

HK-PRISONER2.jpeg
在香港曾经遭还押的年轻抗争者阿杰表示,「政治犯」在狱中往往被针对。(受访者提供)

还押时需遵守「潜规则」 

阿杰称,在还押期间要跟从不少「潜规则」,一旦被视为「政治犯」,身份就像「低人一等」。

阿杰说:「政治犯进去后,有些所谓蓝丝惩教人员,他们会言语侮辱,『慰问』你全家人,还甚至要求你跪下跟他说话,就像你的身份很低,低人一等。」

阿杰指,作为初到壁屋的「新人」,未正式判刑时都要剪头发,由修读了更生课程的在囚人士负责剪,他忆述剪发时都有「潜规则」。

阿杰说:「剪头发需要收钱,在壁屋剪发的钱是朱古力,如果我们剪头发没有钱,他会用剪刀扯你头发,不是用剪的,强行扯成你进来(惩教所)时的发型,但如果有朱古力即有钱,他会寒暄两句,态度好点慢慢帮你剪,有很多监狱规矩,(trim)惩教人员默许这些事发生。」

因还押被社会「定罪」 教育权利被剥夺

阿杰还押时是16岁的中学四年级生,故此申请狱中上课,他指每星期有一天获安排一个半小时「课堂」,但导师在上课时只放映电影让学生自修,完全没有「教学」可言。

阿杰说:「点完人数,会有个导师进来(课室),在黑板上写课本的内容,写出来的目的是告诉惩教人员看『我是有教书』,但其实惩教人员走了后,就会把白板拉下来,开电脑到盗版网站,用投映机播电影,这段时间都不会有惩教人员过来巡视。」

阿杰又指,在获得保释后,校方因他参与社运而遭还押为理由,拒绝他回校上课,此举让他受到「二次伤害」,认为校方「未审先判」,任意剥夺他受到教育的权利。而针对还押及在囚的种种不公义,他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关注香港囚权问题。

记者:董舒悦 编辑/网编:毕子默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