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2:11 上午

藏传集市出售雕像、香烛、披肩、绘画和藏族手工艺品(美国之音/贾尚杰)

44岁的丹增泽丹(Tenzin Tsetan)是一位西藏难民,他出生在印度南部噶纳塔克邦的孟多格。孟多格被认为是世界上僧侣人口最多的地方。

孟多格是一个藏人聚居地,人口约1.5万人,60年前发生中印战争后,很多藏人前往印度避难,在这里幸福地生活了两代人。

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小西藏” (美国之音/贾尚杰)
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小西藏” (美国之音/贾尚杰)

可是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尤其是不确定性越来越多,像丹增泽丹这样的第二代藏族难民开始对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心,有了走出定居点,甚至移民到另一个国家的想法。

他的家人几年前就这么做了。他的大多数最亲近的朋友也已经走了,或者正在想办法离开。

丹增泽丹对美国之音说:“由于在印度缺乏机会再加上自己竞争力不足,许多藏人选择前往欧洲、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家寻求更好的生活,不想再呆在印度的定居点了。”

藏传集市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美国之音/贾尚杰)
藏传集市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美国之音/贾尚杰)

他说:“我们这一代人当中,有不少面临经济问题,工作机会有限,很少有人能在私营公司找到工作,所以他们觉得离开定居点去印度的大城市谋生也许会容易一些,也有许多人更愿意离开印度。”

“在这里生存非常困难,几乎没有什么工作机会,”丹增泽丹说。

在印度,藏人并没有被正式地认作“难民”。相反,在正式文件上,他们全都被指定为“外国人”。

印度拒绝签署1951年确立的联合国难民公约。

藏传集市曾深受新德里年轻人的喜爱 (美国之音/贾尚杰)
藏传集市曾深受新德里年轻人的喜爱 (美国之音/贾尚杰)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曼努噶蒂拉藏人安置区生活的另一位藏族难民说:“藏人不被允许从事任何政府工作。甚至印度大学也不录取藏族学生。”

除了经济和就业问题外,印度在支持藏人事业方面的犹豫不决也使人们感到不安。

莫迪政府曾发布禁令,禁止印度领导人和政府官员参加西藏流亡政府举行的纪念流亡印度60周年的活动。

这项禁令是在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举行非正式峰会前夕发布的。

这让西藏流亡政府感到尴尬,他们被迫取消了原计划由达赖喇嘛到新德里主持的活动,并将这些活动转移到了其他地区举行。

麦克劳德甘杰(McLeodganj)是位于印度北部达兰萨拉(Dharamsala)的一座山丘小镇,相当于流亡藏人社区的首府,达赖喇嘛的官邸就在这里。

51岁的噶玛达顿(Karma Dadon)在新德里北部的藏传集市上经营一家服装店 (美国之音/贾尚杰)
51岁的噶玛达顿(Karma Dadon)在新德里北部的藏传集市上经营一家服装店 (美国之音/贾尚杰)

在西藏流亡政府成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流亡藏人大多住在印度北部的达赖萨拉。那里的藏人定居点成了培育藏人政治愿望并保护藏族身份的大本营。然而,自2014年以来,居住在这些定居点的流亡藏人数量急剧减少。

51岁的噶玛达顿(Karma Dadon)曾在迷索尔定居点的藏人学校读到10年级。她现在在新德里北部的藏传集市上经营一家服装店。这个市场最初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由藏族难民开设的,但现在这里已没有多少藏人店主了。

噶玛达顿说:“大多数年轻的藏人接受教育后,现在都考虑到国外定居。在这里找工作非常困难,而且即使找到了,工资也很低,在印度,生计问题非常严重。所以,藏人们纷纷申请各种奖学金,然后离开定居点,离开印度。”

噶玛达顿也面临生意日渐萎缩的困境,因为她的大多数印度顾客现在都在网上购物,所以销售额下降了。

噶玛达顿一边接待顾客一边说:“我都这把年纪了,不敢想闯南走北了,但在这里的生活非常困难。”

另一位藏人店主是42岁的塔什桑坦(Tashi Tstan)。他也经营着一家服装店,这家店是他父亲开的。当他完成学业后,由于在外面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到了父亲的店铺,现在成了这家店的老板。

塔什桑坦说:“我们的前辈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所以他们一直局限于在定居点谋生,但现在新一代人受教育水平高了,技能也多了。因此,他们大多离开了,不是去大城市,就是到外国去。”

据西藏流亡政府的统计,很多藏人移民到了美国。15年前,美国有5千至7千名藏人。但现在这个数字成倍增加,接近1万5千人。单单在纽约市就有近5千藏人居住。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1959年带着8万名藏人逃离中国后,印度收留了他们,并把他们安置到了达兰萨拉一带的定居点,指定他们由西藏流亡政府管理。一直到2010年,每年都有很多藏人逃离西藏,流亡到定居点投奔达赖喇嘛。由于藏人数量激增,迫使他们不得不分散到印度其他一些地方。

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也就是2011年至2022年之间,新的藏人难民数量大幅减少,主要原因是尼泊尔与西藏之间的边境地带加强安全措施,使得藏人几乎不可能越境来到印度。结果,流亡印度的藏人数量现在只有7.2万,少于1959年随同达赖喇嘛离开西藏的人数。

西藏流亡政府南方分部曾从噶纳塔克邦地方政府租赁的1.5万英亩的优质土地,分布在五个农业定居点。可是随着近年来藏人的外流,越来越多的土地要么多年不耕种,要么被非正式地转租给当地经营者进行承包。

在过去的60多年中,这些定居点不仅让流亡藏人追求他们的政治目标,而且最重要的是帮助他们保护自己的文化、语言和宗教。作为难民,他们也吸收了印度多元的地方文化。

观察人士指出,印度对藏人定居点的立场也许需要在其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以及亚洲新兴地缘政治的背景下加以理解(印度的邻国现在跟中国都走得越来越近)。在这种情况下,印度似乎宁愿维持现状。

印度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一位成员说,印度在2028年之前不打算通过煽动藏人问题来挑衅中国,但是印度也不愿放弃西藏为其提供的对抗中国的战略优势。印度安全机构目前的想法是,到2028年(在2029年议会选举之前),印度将有能力在全面战争爆发时对抗中国。在那之前,印度愿意将对中国的敌意限制在低级别的边境冲突水平上,同时让藏人定居点自行处理他们当地的问题。

美国之音联系了西藏流亡政府请求对藏人外流的问题发表评论,但是到截稿时间为止没有得到回应。

 

作者:贾尚杰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