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15 上午

作者:邓聿文  来源:上报    2024年04月19日
按照歷史經驗,美國總統選舉時,兩黨候選人在對華政策上都會有「示強」衝動。圖為川普支持者穿著反拜登的衣服。(美聯社)
按照历史经验,美国总统选举时,两党候选人在对华政策上都会有「示强」冲动。 图为川普支持者穿着反拜登的衣服。 (美联社)

美国大选作为今年全球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受到各国高度关注。 目前,中国官方对美国大选表现得不是很介意。 迄今为止,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两次谈到美国大选,表示美国大选是美内政,中方秉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不干预美国大选;同时希望不管谁当选下一届美国 总统,美方能够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美关系朝着稳定、健康、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但这种刻意的低调显然不是中国政府对美国大选的真实态度。 鉴于中国认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有理由认为中国政府非常关心和重视美国大选,像美国的多数盟友一样,尤其关注川普是否会赢得总统选举,再次入主白宫。 这从官方学者对美国大选的讨论和某种程度的焦虑可见一斑。

由于美国大选尚未进入两党推举候选人阶段,中方学者公开讨论美国大选的还不多,但陆续有学者涉及这一话题。 2023年年末,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CISS)在研判今年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外部安全风险时,邀请了40位中国国际关系领域的学者以及政府职能部门、企业和媒体代表参加调研,美国 大选被列在八大影响中国外部安全的主要风险之首。

CISS认为,按照历史经验,美国总统选举时,两党候选人在对华政策上都会有「示强」冲动。 在当前美国国内对中国整体判断非常消极的背景下,两党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必然会大量批评和攻击中国,同时避免被对方攻击为对华「软弱」。 在此过程中,不论拜登政府还是国会两党,为赢得选举都可能采取更多制华举措,提高反华调门。 竞选过程中美国国内的对华负面言行,有可能破坏旧金山峰会后形成的中美关系稳定势头,甚至严重冲击中美接触势头。 尤其如果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意味着美国内外政策可能再次发生重大调整,将严重冲击中美关系。 这一前景的效应是高度复杂的,但是将给中国外部环境带来巨大变化和冲击是可以预见的。

鉴于抗中是当下美国的政治正确,两党候选人可能加码反中。 (美联社)

其他学者对美国大选的看法基本和CISS大同小异,在公开讨论的学者中,唯一的例外是CISS研究员、原任职国防大学的周波,他不担心川普当选总统,在发表于南华早报的英文文章认为 ,即使川普再次赢得选举,其对华政策很可能与拜登政府大同小异,难以对中国造成实质性影响,反倒会加剧美国国内撕裂和盟友离心,使美国更难恢复因采取双重标准而丧失 的公信力和道义权威,因此中国不用担心川普再任美国总统。 在他看来,中国政府对川普的主要关切,是川普对台湾问题的态度是否和拜登有所不同。 川普从未公开表示过要 「保卫台湾」,但中国政府不会掉以轻心。 至于川普的关税大棒,对中国毫无作用。 另外,川普在限制高科技流向中国方面,与拜登政府的「小院高墙」政策不会有很大区别,但都无法阻止全球的高科技人才,包括在美国接受过教育的技术人才 流向中国。

从中国学者对美国大选可能给中国带来的影响的分析和评估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对美国大选的担忧表现在两个层面:

(1)大选过程对中美关系的冲击。 鉴于抗中是当下美国的政治正确,两党候选人可能加码反中,国会可能出台更多的反华法案,从而逼得拜登政府不得不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遏制措施,并联合盟友在地缘政治 上强化围堵中国。 现在还只是两党初选,中国政府尤其会担忧在美国正式进入选举后,两党及其候选人拿台湾做文章,如候选人或政府高官造访台湾,公开声明军事保卫台湾,允许赖清德访美 ,派美军驻台及其他挑衅方式;同时进一步收紧对中国高科技的打压,在先进技术和关键原材料等供应链问题上和中国脱钩断链。 这是习近平前不久在和拜登的通话中为什么强调台湾问题和技术问题的重要性的原因,也是他提出美国对中国要有正确的战略认知以及今年中美关系要坚守和为贵,稳为重 ,信为本的三大原则的原因。 这都是针对今年美国大选年这个特殊情况表态的,对习来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认知,以及在台湾的承诺问题上,如果因为大选而偏离了正确的认知,不信守承诺,会给 中美关系造成非常大的冲击,从而导致中国的强力报复。

川普当选对中国唯一可能的好处,是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国进行交易,用一个好价钱把台湾卖给中国。 (美联社)

(2)大选结果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尤其川普当选总统给中美关系带来的不确定风险。 美国大选结果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虽然表现在明年,但中国政府也不得不防。 拜登的可预期性和政策的连续性虽然比川普强,可如果川普像上次一样不承认大选结果,美国国内的对立被推向极端,为照顾这部分选民的情绪和利益,在中国 的问题上,拜登很可能采纳川普的一些政见和主张,现有的对中政策在明年当选后进一步强化。 假如是川普当选,虽然他可能弱化美国和盟友的联系,导致盟友对美国一定程度的疏离,但也可能在经贸和科技的问题上完全和中国脱钩,即便做不到对中国全部商品加征 60%及以上关税,也一定比现有的关税要高,并收紧对中国的投资,中美现有的对话机制可能面临停摆,对科技、人文和学术交流的审查会再次强化,这对中国都 不是好事,尤其中国政府现在的工作重心是发展经济,而川普在经贸上的做法可能加剧中国经济的困难,这决不像周波说的那样「毫无作用」。 川普当选对中国唯一可能的好处,是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国进行交易,用一个好价钱把台湾卖给中国。

可见,第二任期的拜登或川普,虽然都很可能对中国更不友善,但考虑专制者比较厌恶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所以相对而言,中国政府可能更愿意看到拜登 当选总统。

 

※作者为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