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底,中国经济学者李迅雷在《第一财经》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中国约有9.64亿人口月收入在人民币2000元以下,引起网友热议,但一天之后,文章在第一财经被下架,这引发了不少关注

中国著名学者、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秦晖,曾经在“新民说”2014年的年度文化沙龙上发言说:“我们都希望中国崛起,可是如果中国的崛起是一种以十八世纪的资本主义战胜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的方式实现的话,对世界可能不是好事,那么对中国是好事吗?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就是靠低人权优势发展实现的。”

秦晖提出的“低人权优势”这一定义,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劳动者获得的收入与他们付出的劳动并不匹配。中国一直以来的发展模式都不是依赖内需,而是靠借债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的模式。纽约时报认为,中国在2023年“消费乏力,中国经济通缩担忧加剧”。事实上,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却一直没有相应规模的国内市场,这与普通劳动者收入不足,缺乏消费能力直接相关。

据报道,2021年的城镇非私营单位中,10个省份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超过10万元,其中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平均工资均超过19万元,西藏位列第三超14万元。而这只是公开的数据,并不包括“体制内”的各种形式的灰色收入。这些“公家人”的收入数字刺激着数亿普通劳动者的神经。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全国居民人均每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965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4058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中位数1621元。

在多数普通劳动者挣扎于生存边缘的同时,也有一些人选择了薪水较高的密集劳动行业,而这些超出平均的收入的工作并不稳定,并且工人们面临超长的工作时长,或承担了巨大的健康风险甚至人身安全风险。职业病在许多岗位上并不是秘密。

在各种数据漩涡中,似乎并不容易看到一个普通劳动者是否获得了公平的收入。通常在中国,无论是媒体还是民众,更多地关注的是月薪的数字,而极少用时薪来衡量一个劳动者获得的报酬。经过一些列采访和调查,歪脑将一些普通中国劳动者的时薪换为等价商品,来直观展示他(她)们获得的报酬。

以下提供收入和物价数字为根据采访和公开资料估算得来,其中一些数据会因地域,时段,政策等原因产生偏差,重工业工人则以普遍的“劳务外包”工人收入计算。

img
翻砂(铸造)工人(华北地区) (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热辐射、有害气体、粉尘吸入、灼伤风险、高强度体力劳动

时薪25元 5公斤大米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近海渔业工人(华东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强度体力劳动,超时劳动,高湿度,坠海风险

时薪9元 加绒鞋垫一双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近海渔业工人(华东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高湿度环境,灼伤风险

时薪12元 散装鸡蛋1.2千克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居民楼建筑外墙清洁工(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坠风险、粉尘吸入、超时劳动

平均时薪32元 排骨1公斤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地砖石匠(西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粉尘吸入

平均时薪16元 低端白酒500ml一瓶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金属打磨工人(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粉尘吸入、有害气体吸入、高坠风险、热辐射、触电风险

平均时薪28元 鸡蛋挂面3捆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人力板车工人(西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强度体力劳动、交通事故风险

平均时薪12元 卫生巾8片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油漆工人(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坠风险、有毒气体吸入、粉尘吸入、超时劳动

平均时薪40元 缓释止痛药胶囊一盒24片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街头摊贩(西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

平均时薪5元 煎饼果子一套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钢板切割工人(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坠风险、有害气体吸入、热辐射、超时工作

时薪30元 低端香烟4包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快递小哥(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超时劳动、交通事故风险

平均时薪15元 方便面5包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人力搬运工(华中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强度体力劳动、交通风险

平均时薪:9.5元 红油腐乳一瓶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环卫工人(西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长时间行走,交通事故风险、粉尘吸入、超时工作

平均时薪10元 独立包装N95口罩10只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砖头回收工人(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高强度体力劳动、粉尘吸入、超时工作

平均时薪18元 洗衣皂6块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砖头回收工人(华北地区)(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长时间户外、交通事故风险

平均时薪15元 简装润面膏5支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保安(北京)(歪脑 / Shell Long)

工作风险:超时工作,长时间户外

平均时薪13元 3种蔬菜1.5公斤

img
(歪脑 / 白森森)

img
一名工人的工作手套。(歪脑 / Shell Long)

中国的普通劳动者付出着辛勤的劳动,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却没有获得与付出相应的回报。不管从事何种职业收入如何,每一个劳动者都配得上好的生活。但在如今中国的经济困境下,这一愿望的实现似乎越来越困难——即使中国官方并不承认这样的困境存在。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曾说:“我们11亿人是没有消费能力的,只有生存能力!” 这一点,在中国工人的时薪中也得以体现。

可以说,仅仅是“生存”,无数的普通劳动者,就已经耗尽力气和时间,甚至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