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20 上午

鹿馬 Matters 20240421  转自新世纪
后疫情时代的挑战与机遇- HKU Business School
HKU Business School图片
不赞美,不批评,不回忆,不指望,不关心。你不说我不说,闭上眼睛去生活,可能会容易的多。

这篇文来聊聊我作为离岸观察者对现如今中国社会的一点点观察。正如题目所说,由于仅凭个人感受,没有可靠的数据支撑,存在臆想成分,认同也好,不认同也罢,不用太过认真。

赞美的声音少了,批评的声音也少了

疫情放开后的一年里,从等待到彷徨,再到对未来失去盼头,现在大多数国人都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预期——我的国好像没有那么厉害了。从清零前期大国抗疫叙事下对集体主义的自豪,到清零后期和无预警放开之后的愤怒,现在的人们少了清零前期的自豪,却也不会像清零后期一样有那么多的批评。

或许是大家希望赶快恢复正常的个人生活吧,对于和自己无关的有的没的,变得越来越无所谓。只要不把我封在家里,只要恢复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也不再去奢求大环境是好是坏。至于当下发生的事,只要自己不是受害者,血别溅到我身上就行。大环境不好,这个情况几乎谁都知道,心照不宣罢了。

报复社会的行为多了,关心社会的声音少了

作为在墙外的离岸观察者,在墙外经常能看到真真假假的国内恶性事件,包括但不限于当街砍人,开车冲撞类事件,同时各种仇杀暴力案件和自杀也层出不穷。不论是无差别的报复社会还是有针对性的暴力作案,在过去的一年里好像变得多了起来。但这些事件往往并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关注度。或许信息审查让这些事不能再墙内网络上广泛传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普通人没有感受到日渐高涨的社会戾气,这些事情或许已经不需要大范围媒体报道,通过身边的人口耳相传也能略知一二。

这些恶性事件政府当然知道,老百姓也不是一无所知,但谁也不把这个这一系列事件总结为一种现象摆到台面上说。官媒党媒肯定不报道这些消息来破坏安定祥和的局面,地方政府也不希望给自己找麻烦,民间自媒体也不可能大范围传播这些事情——一是怕自己账户报销,二是老百姓也并不希望看到这些新闻,负面情绪已经够多了,还是娱乐新闻和搞笑视频更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看看网红一杯猫“造谣”事件吧,一个编段子的网红先是在全网掀起了寻找虚构小学生“秦朗”的热潮,甚至连官媒都开始跟风报道,后来谎言败露,还惊动了警方立案调查,并对其行政处罚。就这么个屁大点的事,受到了官民的集体关注。网红编的故事是真是假,跟公共安全有个毛关系?媒体和网民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吗?至于对这种事情那么关注吗?

就在一年多以前,我还对唐山打人事件的饱和式讨论现象颇有微词,认为对一般社会治安事件的挤兑试关注,正是由于允许讨论的自由空间不断缩小造成的,最终会让人对房间里真正的大象(当时是清零政策)视而不见。然而,我还是高估了下限——现如今整个社会却对网红编段子这样的连花边新闻都算不上的事大动干戈,而那些明明就波及到每个人人身财产安全事情却好像事不关己。社会从上到下的心态是病态的,病到连醉生梦死都降级成了更廉价的混吃等死。

积极向上的少了,穷开心的多了

与十年前的创业大潮不同的是,经历大国崛起和三年疫情的年轻人,仿佛越来越奉行识时务者为俊杰:要么靠近权力,进入国家扶植的重点行业(比如电动汽车,锂电池),要么干脆进入权力体系,挤破脑袋地考公务员。至于国企,并不是不想进——看看一家三代“铁路人”,一家三代“电力人”,再看看那个爷爷和爸爸都是银行行长自己长大也要当银行行长的那个小朋友,你会发现所谓国有企业已经严重板结为一个基层家族把持的小社会,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越来越“县城婆罗门”化。那么距离权力相对较远的广大打工人呢?下班后让短视频占据自己的注意力,放假特种兵国内旅行,而曾经出国旅行的盛况不再。经济上追求安稳,思想上趋于保守,文化消费趋于廉价和低俗。看似又回到了疫情前的岁月静好,实则在没有盼头的心态下趋于萎靡。

反思的声音少了,不想回忆的人多了

虽然在前几年就出现了”反思婊“这种诋毁性的网络词汇,但是至少这个词汇出现意味着当时社会上有不少呼吁反思的声音,对爱国群众来说这种声量是如此刺耳,以至于他们发明出这么一个侮辱性地词汇,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粉红们暴跳如雷呲牙咧嘴的气势。然而现在,呼吁反思的声音变得极其微弱,不要说什么几十年前的事情,就是几年前的疫情期间的事,大多数人好像也抱持者不想思考,不愿记起,得过且过的的心态。是啊,为什么要记起?不愿记起又何谈忘记?

不关心,不去想,因为想了也没用

站在墙外,看到维权事件变得越来越多,特别是烂尾楼业主,变相减薪裁员导致的维权,以及养老金等维权等等,这些事情实实在在地正在发生。像烂尾楼这样关系着千千万万普通人家庭的,得到全社会足够的关注了吗?难道是墙内信息封杀导致大家对此一无所知?事实好像并非如此,像恒大和碧桂园暴雷,多家房企烂尾,理财产品养老金暴雷,这些事情就算没有媒体报道,但是以其波及面之广,就算从身边的人那里也能听说到了。那么为什么好像社会整体看起来还那么淡定呢?我认为还是和大众的心态有关。

经过三年疫情的洗礼,再到解封后的希望落空,处于彷徨状态的中国人,已经变得越来越不想看那些糟心事。人们更倾向于把所有糟心事都归结为“别人的事”,不论这件事离自己有多近。过去人们忙着赚钱,忙着改善自己的生活,因而不少人主动选择了漠视社会事件,而现在的情况是,每个人都想尽力保住自己所拥有的东西而没有闲心去关注别人,就算最后落到自己头上,那也可以安慰自己:大家都不好,到了那一步谁也没办法。

疫情后一年多到现在,大众表现出来的社会心态已经让我感到并不乐观。我知道个人感觉这个东西是不怎么靠谱的,仅凭这些更是无法预料今后会如何。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创伤后恢复期的平静呢?还是自我麻醉下可怕的平静呢?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