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55 上午

北京街头一个大屏幕播放宣传中国军队“有本事”的宣传片。(2023年1月9日)

北京街头一个大屏幕播放宣传中国军队“有本事”的宣传片。(2023年1月9日)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上周五(4月19日),中国宣布成立一支新的兵种,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说,信息支援部队是解放军“统筹网络信息体系建设运用的关键支撑”,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为了强军事业、加快国防现代化的重大决策。该新兵种和部队的成立,从一个侧面说明尽管中国经济不好,但国防预算仍连续多年保持在7%以上增速的原因了,因为现代战争打的就是钱,新兵种要尽快形成战力,必然要投入大量的国防预算。

中国当局经常批评美国穷兵黩武,证据之一就是美国的军费高。中国官媒称,以2024财年为例,美国防预算8860亿美元,比排在后面的中、俄、印、英等9国的国防预算总和还高出20%。

如果只看数字,很多人确实会误信中国当局的说法。但中国这么说,不过是故意把水搞浑,以掩盖中国也是高军费国家的事实。根据3月两会披露的数据,中国今年的军费预算开支达16655亿元人民币,折算美元2345亿,比去年增加了7.2%,也比它后面的俄、印、英等国的总和还多。

有人会说,中国的军费预算虽是世界老二,但相比美国是小巫见大巫,不及美国军费的三成,而中国去年按美元计算的名义GDP是美国的65%,扣除通胀的实际GDP更高达美国的79%,因此数据支持美国是穷兵黩武的国家。

结论似乎是这样。然而,考虑美中的通胀因素、两国军费的支出结构、GDP的构成,以及未来军费的增长空间,事情就完全不是如此,穷兵黩武的帽子可能得戴在中国头上。

从美中通胀水平计算

在过去两年,美国的物价涨幅高得惊人。2022年全年CPI涨幅高达7%以上,2023年再上涨3.4%,今年前3月的涨幅也在3%以上。三年(截至今年3月)加总物价上涨达13%以上。反观中国,2022年CPI全年上涨2%,2023年涨幅只有0.2%,今年前三月,1月同比涨幅是-0.8%,2月为0.7%,3月则降到0.1%,三年(截至今年3月)加总物价上涨2.2%。美国物价涨幅是中国的5.9倍,换言之,美国的通胀是中国5.9倍之多。

为什么要用这三年的通胀来比较?因为美国的通胀正是在2022年大幅上涨的,该年CPI最高涨幅达9%以上,去年在这一基础上又上涨了3个百分点以上,今年据预测也很难回落到3%以下,以致美联储拟议中的降息一再推迟,甚至今年可能不降息。而反观中国,在这三年,物价只有微幅上涨,市场担忧中国走不出通缩。以美中的通胀衡量,粗略估算,如果中国的通胀达到美国的水准,三年中国军费高达约39401亿美元,比美国军费整整多出13961亿美元。虽然从商品的实际购买价格看,并不是每样商品的价格涨幅都一样,有些高,有些低,有些可能还下降,但即便打一个折,以美国通胀计算的中国军费也要在目前的基数上提高3倍。

可见,将通胀因素考虑在内,中国的军费无论怎么计算,都不会比美国少。

美军人员开销占开支大头

再从军费开支的结构看,中国军费支出主要由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和装备费三部分组成,美国军费支出由作战与维护费、军职人员开支、装备采购费、研发费用四块构成,虽然分法不完全一样,但内容差不多。军费支出结构有些属于机密,不会对外公布,很难得到准确的数字,然而,人员费用都是军费开支的大头。中国军队的总兵力超过200万,美国军队的总人数超过150万。最近10多年,中国军人的待遇有大幅提高,尤其是士官和军官,收入比同级国家公务员和官员要高很多。但军队人数最多的是士兵,两国都实行募兵制,不考虑汇率因素,美国士兵的起薪比中国要高出近一半。

另外,美国在海外有庞大的军事基地,虽然所在国要负担一部分,可大头还是由美国支付。而海外人员的开支也包括随军家属在内,以及用于医院、学校等的费用。美国国防基础预算的将近一半用于军人和非军事人员的薪酬,这里面就包括海外军事基地在内。但中国没有这块费用。所以,虽然中国军队的总人数比美军要多,但人员总支出可能比美国少,即使比美国多,可能也多不了多少。

这就使得中国用于武器采购和研发的费用比例要比美国高。根据一些学者研究,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实际军事装备开支比军费开支的增长速度要快2.6倍,比美国国防采购预算高6个百分点。这就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何以进展迅速的原因。

中国人认为美国GDP“虚胖”

要计算美中军费的实际高低,也要比较两国的GDP构成。表面上看,这两者的关联度不大,不管GDP内部的组合如何,军费是真金白银的,但实则不然。各国统计GDP的方式,都大同小异,由第一产业即农业、第二产业即工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三块加总。

美国GDP中三个产业的比例是高度失衡的,农业占比1%,工业占比18%,服务于占比高达八成;中国农业占比不足一成,工业占比不足四成,服务于占比超过五成。美中军费比较最值得关注的就是第二产业的制造业占比。在中国民众和经济学界看来,制造业被认为是实体经济的代表,制造业占比高说明经济增长的含金量高,制造业占比低、服务业占比高说明经济增长的含金量低,GDP是“虚胖”。中国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制造业才创造价值,而服务业不过是转移价值,它本身不创造价值,或者它创造的GDP是虚的,对国家的长远发展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帮助。

最近十多年,中国制造业的占比一直在扩大,美国制造业的比重则在不断萎缩。前者占GDP的比重三成,占世界制造业的比重高达四成;后者占GDP的比重只有一成,占世界制造业的比例不到两成。假设中国人的这种观点是对的,美国27万亿的GDP就要挤泡沫,因为它是虚的,美国的军费也要跟着挤泡沫,因为它大部分是由服务业创造的。从而也就提高了中国军费的实际含金量,也就是说,中国军费比它代表的数字实际要高。

上述比较还没有考虑美中的汇差因素。假如人民币相对美元大幅升值,在其他一切不变的前提下,凭空就能创造出万亿规模的GDP来,中国军费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两国军费的差距会大幅缩小。

中国军费还可能大幅提升

最后,尽管用美国通胀水平计算的中国军费比美国还要高,但比起美国军费来,中国军费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美国军费占其GDP的比例长期维持在3%以上,占财政收入的比例接近10%;中国军费占GDP和财政收入两项比例要低得多。

1979年,中国军费占GDP和财政收入之比曾分别达5.43%和17.37%,历年最高,此后近30年,前者降到2%以内,后者降到5%以上,基本上为美国的一半。北约对成员国军费开支的要求是占各国GDP的2%,美国早已超过这一标准,但也限制了它未来进一步增长的空间。虽然现在进入大国竞争时代,加之又爆发了俄乌战争和以哈战争,让许多国家都加强了军备,但如果不是直接交战,军费占GDP的比例突破4%相当罕见。美国今后增加军费也不太可能超过GDP的4%。而中国军费占GDP之比要赶上美国目前水平,则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从中国的财力看,军费突破GDP的2%是件很轻松的事情,即使提高到3%,阻力也不大。

可以讲,中国还有很大的军力增长空间,美国则到了一个阶段顶点,提升空间有限。换言之,即便不考虑各自的通胀因素,中国军费总量未来也会缩小同美国军费的差距。

因此,外界不要被中国当局的宣传迷惑,美中谁在穷兵黩武,上面的分析和比较一目了然。这还没有把中国当局以其他名目开列、但实际作为军费使用的开支计算在内。适度增加军费不是不可以理解,但把矛头指向美国,故意引导舆论,以遮掩自己提高军费的目的,就值得外界质疑它的动机了。

 

邓聿文
美国之音特约评论员,曾在中国做过记者,现居美国,作者本人这样介绍自己说:“曾经在体制的边缘,因而更能洞察所谓‘新时代’的荒谬。”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