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56 上午

作者:简泽伟 2024年04月22日来源:上报
在朝代一脈相承下,中共未來可能還是有無數個習近平,且攤開漫長的中國史,他也只是歷史上其中一位專制統治者。(美聯社)
在朝代一脉相承下,中共未来可能还是有无数个习近平,且摊开漫长的中国史,他也只是历史上其中一位专制统治者。 (美联社)

如果用宏观的历史视角去审视中国的话,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代中国就像是当前的朝代。 宣称继承正统中国地位的共产党,也很爱用在那土地上各个朝代的历史人物、传说与史料来作为官宣材料,来鼓催一种中国长远留存的民族意识并善用历史来巩固权力正当性。 中国在制度上与思想上无法其历史根源切割,不管权力集中在少数人还是一人身上,基本上人民能置喙的领域有限。 相较于还权于民,民众反而更期待官派的长官是个如同连续剧中的历史人物一样的爱民清官,能否有好生活一切都看待上头因各种因素发派的父母官将这分职位当成 油水库、直升机踏板还是将改善人民生活为己任的职责,民众就是听天由命,这个天就是位于北京的权力中心。

回顾中国每每改朝换代之际,不外乎国弱并且中央权力出现松动。 在对中央权力绝对控制的前提下,换一个朝廷都需要发生全国性的战争,除了是反动者认为当前统治正当性不足以外,该国家如果也没有其他制度让极权者下台的话,革命与斗争都 是最直接的方式。 民众此时也只能被动选择结果,或主动加入革命。 简单来说就是暴力推翻,然后继承上个朝代的道统与法统。 不过要更换政权都要动摇国本,且上位者的决定常常也对该国家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姑且不论中国的政权怎么更迭,巩固权力绝对是重中之重。 中国各朝在权力的竞逐上需要人民的力量,在掌权后也害怕这股力量,共产党领导的权力集团亦是如此。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有绝对的合法统治地位,在列宁式政党的统治结构下,权力结构层层分叠并组织严谨。 能够控制党的机器,就能控制整个中国。 同时他们也坚信有自己的民主–「中国特色的民主」,但这套游戏规则与其说是党内民主不如说是小圈子做主,由党中央的权力核心集体领导并相互牵制。 就算是把近代共产党中国划分成五代的集体领导集体,每一代都会有个带领着整个世代的最高领导者,他们的指导思想影响着那个世代的中国。 如同过去有些皇帝在位期间一样,后世都会给这段期间的评论冠上一个史称。 共产领导与过去皇帝代代相传的相似处在于必须姓党,且乘着红色血液代代相传。 当然权力是无法量化平分的,所以都会有个领头的最高领导人。 在这权力集团之中,能将党政军都控制在手上的才能成为在位期间之高无上的领导人。 要如何维持住权力都是政治上的先决条件。 因此,就算在某代领导在位期间做了许多失败的政策,再多的后续平反也不能去撼动过去的统治正当性。

2013年香港,民众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及胡耀邦。 (维基百科)

从过去至今,西方民主思维并没有植入中国的DNA内,对于共产党而言,还权于民等于是将降低自己权力的正当性。 如中共新闻网中标题为〈中国式民主的文化基因〉文章所提到不同于西方民主,中国式民主需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中华文化,符合中国历史文化的中国式民主。 其实就是利用过去一朝天下思想的模式,重新包装上市。 相较于民主国家对于国家政策与路线能依照投票方式来决定政权的更换,中国都须等到中南海内部斗争结束后,才公诸于世。 在这之前,外界只能研究和预测,中国人民只能等待新主产生。 人民被动接受上层领导国家路线,如同过去各朝人民一样,期待一个明君领导。 党代表着人民;党领导人民;党会造福人民。 再加上经历土改、文革以及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民,对于所谓民主思想可谓陌生。 经由中共上而下治理与列宁式政党控制国家的政体本身跟民主相悖,加上经济的成长也给了执政的正当性,现在的中国人民有需要诉求民主改革吗?

在共产党替人民作主的前提下,中国经历过许多剧烈变化。 对中国内部来说,人民期望的不是体制的变革。 虽然共产党常常将过去的中国称之为「旧社会」、「旧中国」,过去几千年来的社会为「封建社会」。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中共让人民当家作主并且站起来了。 过去西方世界也曾经认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自由民主会在专制体系中打出一个小洞,随着时间慢慢崩解。 但事实证明经济成长与网路的使用,到现在都是中共稳固政权正当性跟维权的工具。 尤其做为衔接在晚清民初后的下个朝代,过去的百年耻辱与国家的积弱都是共产党希望人民时时刻刻记住惨痛记忆。 只有强而有力的中共政府,才能维护中国的尊严,重现国威。

但过去曾经有一位中共领导集团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的胡耀邦,时常把民主思想与科学挂在嘴边,认为这是中国未来的出路。 在他过逝后引发一系列诉求民主运动而爆发天安门事件。 这位党内少数自由派路线的领导人,曾经唤起人民短暂诉求民主的火花。 集体领导也是为了确立共产政权的延续与稳定性,自由化等于是将权力让渡给广大的中国人民,作为第二代最高领导人的邓小平以及其他高层也将此视为危害。 因此胡耀邦也成为了中共必须小心处理的过去,在思想上与史料中也是如此。

我们无法猜得民主对于中国是否是良药,且铁腕安邦也一直深植于中国的思想中。 胡耀邦下台施势的主因众多,但是如同当时集体领导团体对于胡耀邦〝危险〞的自由路线做出制衡,必须避免他在外部无法影响权力铁块中,由内部敲出一个裂痕。 中国的命运都注定被上层给决定。 为了稳固政权的延续,在后毛时代所建立的集体统治与规范化的继承制度都是维权的要件。 而现今的稳固政权延续的继承制度已经被习近平给破坏后,中国也逐渐导向过去毛时代的个人专制体制。 在没有制衡力量的前提下,明君当然可以将国家带入鼎盛时期,但个人判断的错误就可能将整个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毕竟统治者想的与人民想的势必有落差,人民也只 能被动地接受。

对于现阶段中美两强争霸局势下,台湾常常被视为安全危机的引爆点。 但相较于受民意与外部力量牵制的台湾总统。 现在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能否将国家安全与国族复兴上做出明确的区分以及判断,我们无法得知。 但是必须强调的一点,台海风险的引爆器并非台湾,而是内部无制衡力量的中国。 习近平一个人的决定可能影响中国的未来,这与中国过去的历史也是如此相似,是否会开辟下个太平盛世或是百年国耻又全部交付极权者手上。 体制内改革的风险远低于外部力量的改变与由下而上的革命,中国是否能摆脱百年国耻并非重点,现代中国应该摆脱过去专制体制所带来的风险与天朝思维。

在朝代一脉相承下,中共未来可能还是有无数个习近平,且摊开漫长的中国史,他也只是历史上其中一位专制统治者。 如同中国网路流行用语,〝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对中国人民来说相当讽刺。 在中共现行体制下再出现一个胡耀邦之前,中国能否避免专制者独断导致国家动荡,目前则极需外部力量的牵制。 在不发生中国历史改朝换代的暴力推翻的前提,中国未来是否能迎来专制体制的终结。 就目前在中共专政下机会势相当渺茫。

 

※作者为民间智库助理研究员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