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08 上午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广场竖立的宣传中共“成就辉煌”的宣传牌。(2012年11月12日)

这些年“中国崩溃论”一直很流行,但是中共政权没有垮掉、中国也没有崩溃。因此许多国人嘲笑提出这个理论的章家敦及其他主张这个观点的人。

但中国没有崩溃的原因,并不是解决了会导致崩溃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而是将发声者噤声了、把反抗者消灭了。因此,中国式“不崩溃”,某种程度比崩溃更加有害于大部分国人。人们无力反抗、苦苦挣扎求生。而如果政权崩溃,或许反而有了生机。

但在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强权崇拜浓厚的中国,许多国人并不在乎民权民生,只看强弱胜败。在他们看来,中共能够维持统治稳定,包括六四镇压,恰恰是其“铁腕”、“果断”、“有能力”的体现。

至于专制下的人权侵害、分配不公,他们就无视、轻描淡写。一些既得利益者还会将之作为光荣,如家人全是国企高干的官二代周劼所说“最大的公平,就是不公平”。他们也将成为“人上人”、成功镇压民众反抗,当成“有本事”的体现。

在这种扭曲价值观下,他们自然就总是嘲笑“中国崩溃论”预测的错误,浑然不觉其价值取向、所作所为,已完全没有良知和廉耻。这就像将一个受害者双腿打断,让其无力反抗。然后却嘲笑他,对旁观者说,“你们看,他并不想反抗”。

欧美港台乃至国际各种人士对中国的误判,往往就是高估了中共政权的底线,低估了政权的残暴以及国民的忍耐力。章家敦就是典型。按他的逻辑,政权腐败、阶层固化、物价上涨、民众失业……那肯定会上街游行,当权者抵抗几下四面楚歌,最终心虚下台。然而现实是,再苦再难,军警直接把你镇压了,舆论封锁了,“软肋”抓住了,还怎么能反抗?大饥荒和新冠下都能把全国人民摁住几年,何况其他少数者的反抗?没有底线、不择手段,也就无往不胜。

当然,我也反对刻意推动“中国崩溃”的主张。

中国在专制腐败下,有四种出路或者说可能性:1.不崩溃,各种矛盾冲突得到建设性的解决;2.崩溃,问题得到建设性解决;3.不崩溃,问题得不到解决甚至愈演愈烈,即所谓“溃而不崩”;4.崩溃,问题得不到解决甚至愈演愈烈。

1是最好的,2次之。现在中国是3,未来可能是4。虽然1好于2,但是2好于3。同样,1也好于4。

中国崩溃不崩溃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人民能不能幸福。能幸福,崩溃也没啥;不能幸福,不崩溃只是大监狱。当然,为崩溃而崩溃也不可取。但是不能为了不崩溃,就让人们继续在大监狱。

我当然希望中国人民幸福同时国家不崩溃。但是如果它继续像大监狱一样,甚至作恶越来越多,还要荼毒世界,那不如崩溃了好。

不过,我不认为中国有迅速崩溃的可能。预言中国很快崩溃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心太急、被情绪破坏理智,导致判断失误、过于乐观/过于悲观。不仅章家敦,高智晟、余杰、刘仲敬等人都是这样。

我认为具体何时崩溃,目前无法准确预测。或者说,中短期内还看不到崩溃的可能。这个我在自己写的一些文章中都说过了。但是长远看,崩溃的可能性完全存在,具体崩不崩、何时崩,要看各种必然和偶然因素的交汇影响。

另外还有“崩溃”定义问题。一般认为国家解体是崩溃,但国家不解体但是发生内乱、政权频繁更迭,社会失序,也是崩溃。还有,政权崩溃不等于国家崩溃,中共和五毛喜欢把这二者混淆。

其实我认为1234都有可能,本来1也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是习近平打断了它。4也完全可能,巴尔干化、非洲化,都是完全可能的。崩溃了并不一定真的变好。美国的情况其实算不上溃而不崩,它虽然有各种问题,但远比中俄好太多了。即便内部有激烈冲突对立,但对外是一致的。无论911之后打击恐怖主义,还是这几年与中国对抗,美国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意见非常一致(只有具体措施有不同),团结程度超过中俄这些极权国家。

另,关于有人提出的“美国也可能崩溃/解体”,我认为基本是不可能的。

美国虽然内部分歧巨大,但是也有共同的历史记忆与利益连接,这种记忆和连接包括了在对外议题上的相对一致。尤其在对日本、苏联、中国的冲突和威胁方面,美国国内各地各阶层各意识形态者,有着在本质上一致的情感与诉求。在这些外敌压力下,内部反而更加团结,有斗争但是斗而不裂。

美国国内各州的差异的确越来越明显和严重,互联网发展和特朗普上台加剧了这种情况。但是仍然没有到分裂的程度。

当然美国内部分裂冲突也的确要注意和避免。我也写过一篇文章,讲美国选举制度和权力结构改革,就是希望通过政治改革,减少零和博弈和国内分歧,促进美国的多元包容、团结统一

最典型就是对待中共的问题上,即便民主党和共和党已经水火不容,但是对待中共中国的政策上高度一致,而且明确反驳中国对美国内政的挑拨。

还有,虽然加州德州、蓝州红州之间各种分歧对立,但是对美国国家认同都高于州的认同,都以美国人而自豪。所以很难想象美国会分裂。

美国虽然民族和宗教成分虽然更复杂,但是却是“大聚居小杂居”,各地民族成分差异不大。而且美国各族群的狭隘民族主义情感,都低于对美利坚合众国国家主义/美利坚民族主义的情感和认同。这和英国北爱尔兰天主教徒、苏格兰人的民族分布、认同,都非常不一样。

特朗普上台那几年,的确有加州独立的呼声。奥巴马拜登执政时也有德州佛州独立呼声,但是都是一阵风一样,或者仅仅停留在口头上。

美国社会的确存在严重分歧和撕裂,但是也有更大更多的共同利益。尤其美国之所以强大,就是在于其“合众以为国”,全国都享受着美国统一的各种福利。如果分裂必然国力大减。

何况具体怎么分?军队、警察、FBICIA、联邦公务系统,还有各种需要全国分工合作乃至属于一体的东西,难道就要拆了吗?而且美国作为世界老大,各方都在盯着,那么多仇家。一旦分裂,如何应对各方威胁?如果重新结盟合作,那分裂有有多少意义?何况现在是联邦制,各州完全可以有很大自主权,并不需要一定分离成两个国家。

英国并不是世界霸主了,所以可以允许内部分离,美国不一样。而且美国军警情报系统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镇压瓦解独立势力。如果强烈主张独立的力量的能量不及压制独立的能力,那就很难独立。加拿大魁北克、日本冲绳,都是例子。

如果真的分,最大可能是共和党分。看看德桑迪斯的立场就知道了。但是最多只有德州佛州会分离,然后再几个小红州。大多数州份应该是不愿意分离的。

美国有鼓吹分离的,但是1.比例低;2.分离意愿不是特别强烈。虽然美国社会撕裂,但是这种撕裂并不导向国家分裂。即便有些人提出分裂主张,不仅不是主流,且他们意愿不强。

还是以加拿大魁北克和日本冲绳为例。这两地都有一部分人主张分离,但是都不超过30%。而且这30%也不是特别强烈要求必须分裂。不分,他们也能接受。

美国也是这样情况。加州德州佛州都有一些独立分子,但是他们只是边缘化的,而且并没有强烈的意愿,否则早就搞出很大动静了。而只有2016年特朗普当总统之后,一部分激进左派在加州搞了些事,但是也就是闹完就完了,很快冷静下来没有新动作。

作者:王庆民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