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7:49 上午

【书摘】 2024 年 5 月 17 日 来源:思想坦克

一九九○—一九九九:狂飙年代下,新兴民主国家波兰和台湾的互动

有一个朋友曾经问我先生,一九八九年后的九○年代,你们经历了什么?他说,感觉很累,太多事发生,突然铁幕消失了,可以轻易出国了(护照不用去警察局申请,回国后也不用把护照还回去),商店架子上有很多商品,但同时他爸妈要从租屋中被赶出去,这是因为民主化了,共产政府要把以前从人民手上拿来「托管」、廉价出租的房子还给屋主,原屋主或买下整栋大楼的新屋主为了赚取更高额的房租,当然会想要把又老又穷的房客赶出去,所以狂涨房租,甚至把拒绝搬迁的房客告上法院……一切改变得太快,都没有时间好好去想一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确实,那时候发生了很多事。光看政坛,就觉得好像在看八点档,高潮迭起,狗血四溅。一九九○年十二月,华勒沙当选波兰首任民选总统,虽然他是个出色的工运领袖,但似乎不是个很好的政府高层领导人。一些评论说他太专断独裁,比起部长,他更相信自己的亲信,这让他失去工运伙伴的支持。虽然国会大部分成员是团结工联出身,但其中有许多不同派系,在民主化后分裂,华勒沙的几任政府都是联合政府,在国会也没有获得多数支持,当政府提出的政经改革太过激烈(比如为了改善经济,快速让国营企业民营化,但这也造成许多国营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就可能遭到国会倒阁而下台,或因为失去人民的支持而在国会选举中落败。在华勒沙五年总统任内,波兰就换了七任总理、七任内阁(但内阁也可能因为其他原因如政争、丑闻而更换)。

除了经济问题,波兰也要面对共产时代的威权遗绪,以及转型正义的问题。一九九二年,国会要求内政部提供在共产时代曾和情治单位合作、现在担任国会议员和政府高官的协力者名单。当时的内政部长安东尼.马切列维奇(Antoni Macierewicz)在六月四日提供了两份名单,上面有总统华勒沙和一些其他政府高官的名字。然而,这名单不乏争议,因为名单上的人名未经查证(议会要求提供协力者名单,但内政部提供的是国安局登记为协力者的名单),这些人有可能真的是情治单位的协力者,但也有可能不是。这份名单在一九九二年引起轩然大波,华勒沙要求内阁和总理扬.欧谢夫斯基(Jan Olszewski)下台,在议会的倒阁之下,内阁也于名单揭露的隔天下台。不管名单的真实性如何,是否有政争因素介入(当时华勒沙和总理相处得不是很好),这样粗暴、草率的处理方式其实很糟糕,因为给社会种下了互不信任的种子,接下来几十年,波兰从政坛到人民,都会一直吵到底谁是共产政府的协力者,谁不是(即使证明不是了,很多人也不相信)。没有好好面对共产时代的历史,这也间接让左派在波兰很难生存(只要有点左,就会被质疑「你是不是共产党的同路人、你是不是想要让共产时代回来」)。波兰后来的两大党法律及正义党(Prawo i Sprawiedliwosc)和公民纲领党(Platform Obywatelski)都是中间偏右,前者很亲天主教(天主教在团结工联期间很支持工运,因此也形成了一股政治势力,虽然教会没有直接参政),民族主义色彩强烈,后者虽然也亲天主教但没那么激烈,另外公民纲领也比较亲欧盟价值。这种种复杂因素,让波兰在日后很难去讨论一些比较左派的议题(如劳权、环保、女性权益、LGBTQ)。

虽然颠簸,波兰的民主和自由化依然持续前行。当时的财政部长莱谢克.巴塞洛维奇(Leszek Barcelowicz)所推行的震撼疗法(shock therapy)造成一阵子的经济衰退,但后来经济起飞了,庞大外债(超过四百亿美金)也逐渐偿还(但西方国家有给予减免,免了百分之五十至七十不等),波兰以东方集团中经济表现最亮眼的国家重返欧洲(但还是有贫富差距的问题)。国防外交方面,俄国军队在一九九二年撤出波兰,波兰和德国的边境确立,和立陶宛、乌克兰、白罗斯接壤的东部边境也确立,波兰一九九九年加入北约。总归来说,波兰在这个狂飙年代的历史是个三级贫户力争上游、成为白领阶级、加入西方资本主义俱乐部的励志故事。

这时候的波兰和台湾有一点像,但也很不一样,就像波兰导演奇士劳斯基电影《双面薇若妮卡》(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中两个长得相像但又命运迥异的女孩。两者都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成为民主国家,虽然台湾的国家身分一言难尽,但是此时台湾的经济比波兰好得多,这一点波兰也注意到了,也想和台湾学习,或和台湾合作。

早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克拉科夫报》就提到台湾作为波兰电子零件外销市场的价值(不只是外销潜力,是真的有外销事实),同年十一月,波兰经济学者里察.舍夫契克(Ryszard Szewczyk)说波兰要和台湾看齐,吸引外商投资,一九九○年八月,另一位波兰经济学者米罗斯瓦夫.白斯基(Mirosław Bieszki)则说在进行民营化时,要清楚民营化的目标,而不是只是想要私人财产,还说台湾、南韩、新加坡、美国这些国家(kraj)的政府都是这样做的。

一九九○年七月,《西利西亚论坛》(Trybuna Slaska)刊登一篇不算短的文章〈台湾—另一个中国〉(Tajwan-Inne Chiny)介绍台湾的经济奇迹、精密的电子业、进行创新研发的科学园区,还说台湾有兴趣在中东欧(包括波兰)投资。波兰人不只听说过台湾的电子产品,也真的有进口。一九九○年一月,札布热(Zabrze)的电脑公司Mera-Elzab买了台湾的彩色电脑萤幕,《西利西亚论坛报》刊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有好几个来自台湾的电脑萤幕,编辑下的标题是「札布热的台湾们」(„Tajwany” z Zabrza),这边的「台湾们」指的是台湾制造的电脑萤幕。下面的说明文字则说,感谢台湾的电脑萤幕,现在Mera-Elzab可以吸引西方的顾客。

台湾也注意到了波兰市场的潜力(此时,波兰是台湾在东欧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名是东德),也想要与波兰更深入地发展关系。早在波兰还是共产国家时,台湾就有和波兰合作,现在自由开放了,合作可以拿到台面上了,关系也可以正常化了。但这也是有局限的,毕竟第一,台湾不是正常国家,第二,波兰也要和中国发展经贸关系(而且双方有正式外交关系)。所以,台湾政府开始邀请波兰重要人士来台,试图与波兰建立关系,也借此了解波兰政局的现况。

在外交部档案《波兰人士访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份「欧洲司陈科长连军会见波兰团结工联周报国际部主编谢金基谈话纪录报告」。这位谢金基就是我在上一章提到的沃伊采赫.格金斯基(Wojciech Giełzynski),档案中还有他的名片,只是纪录报告中把他的名字误植为Wojciech Ciekzynski,于是在报告中称他为C主编。格金斯基是受行政院新闻局之邀来台的,来台时也有拜会外交部欧洲司。欧洲司得知格金斯基和多位波兰政界人士熟识,于是于一九九○年九月十日邀他共进晚餐,询问波兰目前政情,也希望格金斯基能引介波方重要人士和我方外交部人士认识,格金斯基表示同意。

格金斯基在这场会面中提到的几位重要人士为:团结工联周报主编/华勒沙亲信雅洛斯瓦夫.卡辛斯基(Jarosław Kaczynski)、《选举报》(Gazeta Wyborcza)主编亚当.米赫尼克(Adam Michnik,也译为米奇尼克)、团结工联国会党团主席布罗尼斯瓦夫.葛莱米克(Bronisław Geremek)。格金斯基说他知道卡辛斯基亟愿来台访问,其他人则要询问他们的意愿。后来,台湾政府真的邀请卡辛斯基、格金斯基还有另一位媒体人马切伊.查勒夫斯基(Maciej Zalewski)在一九九○年十二月来台,签证、机票、行程都准备好了,只是后来格金斯基说,十二月总统大选后会有人事异动,希望可以将他们来台的时间延后到一九九一年三月,外交部同意了。但我查了一九九一—一九九二年外交部的外宾访台纪录,并没有看到他们来参访的纪录。为什么原本都准备好要来了,后来却没来呢?我猜想可能和波兰政局势变化有关。雅洛斯瓦夫.卡辛斯基在大选后当上华勒沙总统办公室的主任,但是他只当了一年,后来和华勒沙反目成仇。他在二○○一年和双胞胎弟弟列赫.卡辛斯基(Lech Kaczynski)成立法律正义党(Prawo i Sprawiedliwosc),这会成为波兰最大、最重要的右派政党,在波兰政坛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除了透过媒体人接触政界人士,台湾政府也有透过宗教人士接触波兰政界。一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波兰电视台(Telewizja Polska)天主教节目的主任柯波斯基神父(Father Andrzej Koprowski)应外交部之邀来台访问六天,参观光启社、外贸协会、世贸中心、新竹工业科学园区、故宫等地,并且和外交部次长章孝严会面。神父在和章孝严会面时表示,这次来台看到台湾经济进步,印象深刻,希望台湾和波兰双方能加强合作。章孝严则说:「过去一年间东欧之变化甚大,吾人相信在未来之世局发展中,东欧必然扮演一相当重要之角色。我政府对东欧发展相当关切与重视,并愿积极与该地区国家开展双边互利关系。」他接着说,中华民国已经和匈牙利达成协议,并在匈牙利设立代表处(确实,匈牙利代表处是一九九○年四月成立的,这是中华民国在中东欧第一个代表机构)。

神父说,双方关系可先避开敏感之政治层面,从民间文化和经济交流着手。章孝严表示理解,说「我愿在互利互益基础上与波兰发展关系,在此同时我无意影响或破坏波兰与中共之关系,故甚盼波方之决策亦能免于中共之干扰,则中波关系应有广大之发展空间。」他请神父向波方政府传达我方政府的诚意,如果波方有所回应,中华民国政府将会以「本于职责及审慎方式进行,不致引起波方困扰」。这段话说得人情练达、不卑不亢,有顾及到波方想要与中共发展关系,但也有告诉对方我方的期待和底线是什么。神父「表示理解,并愿为双方关系之开展献力」。

神父或者其他波方友台人士似乎真的发挥了影响力,一九九二年,台湾在波兰首都华沙设立了具备大使馆功能的驻波兰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Biuro Gospodarcze i Kulturalne Tajpej),该处在二○一八年更名为驻波兰台北代表处(Biuro Przedstawicielskie Tajpej w Polsce)。一九九五年,波兰则在台北设立了对应的机构华沙贸易办事处(Warszawskie Biuro Handlowe w Tajpej),该处亦在二○一八年更名为波兰台北办事处(Biuro Polskie w Tajpej)。

一九九○年代,许多波兰政界、学界和媒体重要人士来台拜访政府高层,如一九九六年前总统华勒沙来台和副总统连战会面、一九九七年行政院长萧万长接受波兰《选举报》总编辑亚当.米赫尼克采访(格金斯基在一九九○年提过他)、一九九七年连战接见波兰华沙大学校长沃吉米尔.西文斯基(Włodzimierz Siwinski)、一九九八年新闻局副局长张平男接见波兰国会议员团和记者团。

台湾官员也有去波兰,一九九八年六月,外交部长胡志强受波兰智库史德芬.巴托利基金会(Fundacja im. Stefana Batorego/Stefan Batory Foundation)之邀,到华沙参加该基金会、美国华府「国际民主研究论坛」(International Forum for Democratic Studies)及台湾国策研究院于共同举办的「民主与国际关系研讨会」(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Democracy),研讨会由波兰外长葛莱米克开幕(格金斯基也在一九九○年提过他)。

除了互访,也有很多其他交流和合作,如一九九四年「台波经济合作会议」在华沙首次举办,之后每年于台北、华沙轮流举办。一九九五年台北和华沙签订姐妹市。一九九七年,波兰通讯社(Polska Agencja Prasowa)和中央通讯社签署新闻合作协定。台湾观光客也去了波兰,消费力惊人,华沙一家琥珀店甚至在一九九九年挂出中华民国国旗,表示欢迎台湾观光客。

看起来,台湾和波兰的关系似乎充满希望、前程似锦。但事实上,并不是一切都波平如镜、一帆风顺。如前所述,一九九○年代波兰的内政其实暗潮汹涌,而在外交方面,波兰虽然想和台湾维持经贸合作,但也想和中国合作交流(毕竟中国经济也崛起了,而且中波有正式外交关系),这一切,都对台湾和波兰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这些阴影光看官方的交流纪录,其实看不太到,所幸,一九九五年有一位波兰记者格里高什.雅舒斯基(Grzegorz Jaszunski,一九一○—二○○一)受政府之邀来台,写下了一本报导文学《来自台湾的龙》(Smok z Tajwanu),可以让我们一窥当时波兰和台湾交流的细节。

作者是诗人,作家,译者。英国布纽尔大学戏剧系学士,波兰雅捷隆大学波兰文学研究所肄业,目前就读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台文所史学组。

多年来致力在华语界推广波兰文学,于二〇一三年获得波兰文化部颁发波兰文化功勋奖章,是首位获得此项殊荣的台湾人。着有《我妈妈的寄生虫》、《易乡人》,译有《鳄鱼街》、《如何爱孩子:波兰儿童人权之父的教育札记》、《黑色的歌》等作。


书名:《世界之钥──帝国夹缝下的台湾与波兰》
作者:林蔚昀
出版社:前卫出版
出版时间:2024年4月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