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7:47 上午

撰文:塔娜麦凯薇 / 唐家婕2024.05.14  来源:RFA

 

本文由歪脑与RFA调查报道组合作发布。 英文版同日上线。 

2022年3月16日清晨,太阳照亮了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 (Flushing,著名的华人聚居区)。 王书君的公寓外有人敲门,声音紧急而坚决,是那种赶不走的访客。

王书君被吵醒了,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而那个声音他并不陌生。 他打开门,站在走廊里为首的男子,正是去年夏天他曾见过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探员——但这次他身后跟著一整队佩戴著 FBI徽章的特工。

特工要求王书君立即交出手机、电脑,以及美国护照。 当年73岁的王书君被当场逮捕。

整队人马进入这个大约70平米的一房公寓展开搜查。 与王书君同住的前妻严华,被这个阵仗吓得发抖。 王书君随即被FBI特工带到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

在法官面前,美国司法部的检察官指控王书君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在海外的「地下情报人员」:一面在世人前扮演推动中国民主改革的「杰出学者及活动家」,另一面却利用能接触著名人权领袖及活动人士的机会,「为中国共产党及秘密警察做间谍活动。」

「被告(王书君)基本上过著双面人生。」检察官麦康奈尔(Artie McConnell)说。

当天,在中文翻译及联邦公派辩护律师的协助下,王书君在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待了数小时。 等太阳西下回到家时,王书君的脚踝上多了一个电子监视装置。

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保释在家的王书君正面临一场美国联邦法院的审判。 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将于2024年7月29日开庭审理王书君被指控的「地下情报人员」一案。

长期行走在纽约「中国海外民运」界的王书君,如今为何会被起诉四项刑事罪名?此事在海外民运人士中带来怎样的影响?多年来,王书君游走在一些灰色地带,作为一个被圈内人士认为「事实上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的小角色,为何在今日成为美国司法打击中共「跨国镇压」和情报网络的重点 ?记者为此采访了处于保释期的王书君本人,以及各方相关人士,试图还原此案的一些真实细节及背景。

WN 3.jpg
2023年11月,王书君在法拉盛家中接受采访,他正处于保释阶段。 (RFA / Michael Gan)
第一章: 抓捕与起诉

1. 戏剧化的一幕:「总部」派来的陌生人

就在FBI逮捕王书君的同一天,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诺里奇市的王书君女儿的家里,另一支FBI特工队伍也展开了搜查。

这并不是特工第一次光临这栋外表普通的房子。 早在王书君被逮捕前的大约九个月,也即2021年夏天——当时王书君就住在这里。 这栋平房里就发生过颇具戏剧色彩的一幕。

根据检察院的起诉书,以及王书君的自述,当天,一位FBI的卧底特工来到大门外。 王书君一开始误以为对方是除草工人。

这名男子说普通话,对王书君自称他为中国的国安部门工作,是「老板」派他来的。

「哪个老板?」王书君隔著门问。

「贺峰。」卧底特工说出了这个名字后,王书君打开了门。根据后来的起诉书指控,这位贺峰正是中国广东省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位「主任」。 在王书君日后被起诉的法律文件上,贺峰也一起被列为被告。

王书君开门邀请这名男子入内。 随后,在王书君毫不知情的状况下,他们之间的对话被录音,并成为检察院最终起诉王书君触犯美国法律、作为「外国代理人」却隐瞒不报的重要证据之一。

根据法庭文件,在这次谈话中,不知情的王书君向这位特工坦承,他曾与中国的国家安全人员(以下简称“国安”)会面并定期交谈。当时这位卧底特工以「自己人」的身份「警告」王书君,FBI正在监视他,王书君于是向这位卧底特工求助,特工则承诺可以帮助王书君删除他与国安往来的证据。

根据起诉书,王书君当即把自己的电子邮件帐户密码交了出来,并请求这位自称是「总部派来的」陌生人帮忙他删除一些写给中国国安的资讯。 王书君同时还要求来人为他保留一些讯息,以免被FBI发现自己已察觉被监视。

法庭文件显示,在这次成功的「卧底调查」之前,FBI已经盯上王书君一段时间了,至少长达5年之久。

时间回溯到2017年夏天。 当时FBI的探员找到了王书君,并约在法拉盛的一家餐厅见面。 王书君在翻译的协助下自愿接受讯问。

根据起诉书,王书君当时否认自己与中国国安有任何接触,还声称他之所以能够自由进出中国,是因为他所任职的「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以下简称胡赵基金会)」虽然提倡民主, 但不公开反共。

王书君最后被允许离开,继续过著他的生活,也继续在「胡赵基金会」担任义工——但美国当局已开始酝酿更积极的搜证工作。

2019年4月的一个下午,纽约甘乃迪国际机场的边境执法人员将王书君带进了一间谈话室。 他刚从中国回来,行李也被扣留搜查。 法庭文件描述,执法人员警告他做出虚假陈述的后果,但王书君再一次撒谎,否认自己与中国国安有任何联系。

法庭文件显示,当时的王书君甚至告诉对方:「检查什么都行,我不在乎。」

他最终很可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经过法庭调查,即使他不构成「外国代理人」等罪名,但他多次做虚假陈述,否认自己曾和中国国安长期联系的行为,已被指控是欺骗联邦调查局探员,触犯了美国法律。

2. 起诉: 美国公民王书君“在案”,另四名中国国安“在逃”

2022年3月16日傍晚,王书君走出法院,不久前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他脚步有点踉跄。 当日,法庭允许了他的保释请求。

他的保释金是30万美元。 法官评估他的财政状况,没有要求他交出现金,而是允许他用与前妻共同拥有的公寓做抵押。 王书君在美国生活的儿子签名当担保人。 这意味著王书君不能逃走,他一旦逃走,公寓就会被法院收走,其子及三个孙女的生活也会受到波及。

王书君被保释后两个月,2022年5月17日,联邦检察院正式以刑事罪名起诉了他,同案被告是另外四名中国公民。 法庭文件显示,这四名被告「在逃」。 他们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青岛国家安全部门的纪杰、吕可青,以及广东省国家安全部门的贺峰、李明。 王书君是这起案件中唯一的美国籍被告。

WN 2.jpg
他的保释条件包括配戴电子脚镣。 (RFA / 塔娜‧麦凯薇)

检察官指控,王书君担任中国政府的代理人,并违反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 这个法例要求代表外国利益的代理人,在美国必须主动披露相关信息,以确保透明度和防止不当影响。

「至少自2011年以来,王书君接受中国国安的指令,在美国监视民运人士和组织,将敏感且非公开的信息交给中国国安人员,也即本案的其他四位被告。」检察官称。

检察官还指出,目前掌握的相关证据「非常,非常有力」,至少一位「曾经遭到王书君监控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已被中国政府逮捕」。 记者综合各方讯息,确定这位民主派人士,即是大名鼎鼎的香港律师何俊仁。

王书君被起诉的另一个罪名是「向联邦调查局干员撒谎」,因为在调查中他声称自己与中国情报单位没有接触。 他同时被指控「身份盗窃罪」(Criminal Use of Identification)。 检察官认为王把异见人士的身份信息分享给中国国安官员,帮助了国安对这些人的打压行动。

检察官还把王书君称作「欺诈大师」(Master of deceit)。

今年7月,王书君保释即将满两年四个月,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若被判有罪,他可能面临最长达20年的监禁。但先前的多次预审听证中,王书君都不认罪,坚称是联邦调查局探员错把他认定为中国特工,强调要为自己洗刷清白。

记者在2023年夏天到秋天,对王书君进行了多次采访。 王对记者再三称自己是无辜的。

王书君一案的细节,让外界了解到中国情报系统在海外运作的方式,也揭示了中国国安如何在海外华人中培养或收买线人,唆使这些人游走在自由世界的灰色地带。

一些受访的分析人士指出,在华盛顿和北京的紧张关系加剧之际,美国情报部门加大了对潜在间谍的打击力度,像王书君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成了重点的调查对象。

第二章:王书君其人其事

3.「胡赵基金会」的活跃分子

2023年夏天,纽约法拉盛。 王书君坐在他的律师董克文的办公室里,向记者回顾案件。 他重复说自己是清白的,而且他与中国情报人员的对话只限于日常问候。

「我就(微信)发个早上好!Good morning!」

「谁能想到我不过就是发了几条微信,然后我就成了(中国)特务?」他问。 「我怎么会被这样误解成这样呢?」

WN 4.jpg
王书君在青岛教书,黑板上写著:中国当代性文化发展思考。 (王书君提供)

出生于1948年的王书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 即使移居美国数十年,他的英语依然不好,说话仍以普通话为主,偶尔夹杂一两个英语词汇,神态生动、语气坚决,还常带著手势。

王书君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 他于1978年考上山东大学,学的是历史,后来一直在青岛社科院工作,并被评为研究员(相当于教授)的职称。 他曾经写过《太平洋海战》等关于中国及世界军事历史的书。 根据他的说法,他对历史的热情源于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在二战结束的前后,曾担任过美国海军少将的翻译。

WN 16 Black & White.jpg
王书君(后排左六) 1966年在青岛读高中时的照片。(王书君提供)

王书君的著作让他获得了前往美国的机会。 1994年9月,他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待了两年。 那段时间,他从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那儿拿到了关键录音,后来他出版了《张学良世纪传奇》这本书。

访学结束后他留了下来,并于2003年入籍成为美国公民。 他的家人,包括儿子和媳妇也先后来到美国生活。

2006年1月,1989年后流亡美国多年的中国著名学者、政治活动家陈一谘在纽约发起成立「胡赵基金会」。 王书君加入这个机构,并成为发起人之一。 当时的发起人还包括苏绍智、王丹、胡平、李进进等多位著名的民运人士。 至今,王书君的名字仍显示在胡赵基金会的网站上。

胡赵基金会成立的那一年,正逢中国共产党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在软禁中去世。 赵紫阳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的中共总书记,他曾支持学生,反对开枪镇压,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一直到去世前,都处于软禁状态。

胡耀邦也是邓小平时代失势的书记。 1989年4月他的去世,引发全国范围内的悼念,并最终成为天安门民主运动事件的导火线。

对中国那些曾经寄望共产党主动发起政治改革的自由派人士来说,胡耀邦、赵紫阳代表的是共产党内的开明势力。 2006年,中国的政治环境相对宽松,公民社会正在发展,许多人对中国的未来政治走向都表示乐观。 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也在多次场合提及要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基金会当时发起的一个宗旨,就是希望影响中国体制内的人,促进民主转型。」当时参与成立该基金会、现在依然担任理事和副会长的胡平说。 现年76岁的胡平,从1980年代起,就一直积极参与中国民主运动,是《北京之春》的主编。据了解,胡赵基金会日常的主要工作,是举办一些讲座以及组织会议,「推动中国的民主化改革」。

WN 18 (Under banner).jpg
王书君(左一)在纽约参与表扬黄雀行动成员的一次聚会。(王书君提供)

王书君在一开始就参与了胡赵基金会,并且积极帮助组织各种活动。 在胡赵基金会成立当天,王书君还作为代表宣读了基金会成立的倡议书。

当时王书君和不少身在海外、热心中国「民运」的人一样,积极参与活动。 「他就是那样一个人,笑呵呵的。我们日常开会等事情,他通知人甚么的,很热心,主要做一些杂务。」胡平说。

但根据FBI的说法,王书君早在2011年,就开始监控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并为中国国安提供情报。

WN 5.jpg
2011年8月,王书君(中) 与示威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举牌抗议。 (王书君提供)

中国国安系统类似美国政府的联邦调查局(FBI)和中央情报局(CIA)的合体,但它还带有威权体制的特色——以捍卫党和统治者的绝对地位为目标。

习近平时代以来,国家安全部门的地位日渐上升。 尤其是2023年以来,中国通过反分裂法等法律,国安势力愈加强大而活跃,无处不见其身影。

起诉书指控王书君多年来一直和中国的国安人员保持联系。 而王书君本人,和最初面对FBI调查时的否认不同,面对记者,他并不否认自己和这些国安人员见过面。 但他对自己行为的理解,显然和FBI对他的定位有很大不同。

WN 6.jpg
2023年11月,王书君位于法拉盛的家中,摆放著中国历史学家唐德刚的书。 (RFA / Michael Gan)

4. 信箱里的 163 篇「日记」被指与国安人员分享密码

2023年夏天,记者和保释中的王书君联系,希望他能接受采访。王书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在其后多次与记者交谈。

其中的一次,坐在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外公园的长椅上,王书君向记者详细描述了自己在2016年的某个中午,在香港九龙维多利亚港边的东来顺餐厅,接受广东省国安人员宴请的情景。

WN 7.jpg
2023年8月,王书君坐在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前,向我们讲述他与中国国安人员的来往。 (RFA / 唐家婕)

在王的叙述中,这场宴请持续了几个小时,王书君在宴席上受到了广东国安的一位「主任」贺锋,及他的下属李明的热情款待。 作为「杰出的海外华人」,也作为这些人请来的嘉宾,他是这场宴席的主角。

「他们就喜欢听我讲故事。」王书君回亿说。 身为《张学良世纪传奇》一书的作者,他说起自己当时如何以张学良将军的婚外情故事,吸引了整桌男人的兴致。他模仿着国安人员如何全神贯注地聆听他讲「故事」,并且拍手叫好、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回顾起这场宴请,王书君把负责接送他,为他添茶、倒酒的李明喊作 “小李子”,「就像我的仆人」。 他也描述着贺峰的长相, 「不帅!不像我」。 他说,当午宴到了尾声时,李明打开了一盒红双喜香烟,恭敬地为他递上。

他讲起细节时,津津乐道,面带笑容。 他认为这只是自己往返中国与美国之间一次正常的「人情往来」,也显然为自己当时所受到的「重视」以及收获的恭维而自得。

当日在场的贺峰与李明,如今和他是同案被告,并被起诉书列为「在逃」。 王书君并不否认,他一直很清楚他们的官方身分。

他说,自己和这次被共同起诉的四名国安人员的往来,很「正常」。 他认识他们,是因为有熟人介绍。 例如那个青岛国安局的纪杰,是他外甥的同学,仅是「山东大学微信群,几千人中的一个(联络人)」。至于广东的贺峰及李明,是因为他的女婿在香港做生意,需要公安背景的人做「后台」,他们不过是「雇用来讨债的人」。

看起来,正是2016年的几次聚餐,开启了王书君与广东国安「小李子」一连串的讯息往来。 王书君说,自己从来没有跟国安分享任何秘密讯息,甚至还想透过接触来「策反他们」。 然而,当他被FBI注意,并最终被起诉,美国检察官掌握的证据,却描绘出另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检察官指控,多年来,王书君一直在接受中国国安指派的任务,并向国安提供敏感信息。 他提供的敏感资讯包括:找出个别异见人士与其他人之间的联系;搜集各种抗议活动的信息;以及为中国情报机构追踪他们感兴趣的人的动向。

WN 20 Dalai.png
王书君被指将他与海外异见人士的联系和交谈,都写在「日记」中向国安透露。(王书君提供)

检察官指出,有一次,王书君向青岛的国安人员纪杰,提供了胡赵基金会即将举行的会议细节,以及与会者名单。 纪杰对其中一位来自中国,并与西藏、维吾尔、以及蒙古人保持密切联系的人权运动人士特别感兴趣。

纪杰说他的上司「吕老板」十分重视,指示王书君探听更多相关细节。 当这名人权运动人士抵达参加会议时,王书君对纪杰做了滙报。

根据起诉书,王书君向国安传递讯息的另一种方法是 「写日记」。 他将文字储存在电子邮件的「草稿」资料夹中。 王书君每个月会写两至三篇「日记」,他与国安分享了邮箱密码,后者可以登入并阅读未发送的这些邮件草稿。

法庭文件显示,王书君曾向卧底特工坦承,他用两个不同的电子邮件帐号,跟四位国安人员联络。

WN 8.jpg
与王书君同案被告的四名中国公民: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贺峰、纪杰、李明、吕可青。 (图像来自法庭文件)

在王书君被逮捕的当天,检方在他家搜查时,在电子设备中找到了163篇日记,时间是从2011年到2014年。 在检方的举证中,还列出了另外四篇日记的细节,分别在2016和2019年。

王书君曾向记者解释,那些草稿只是他写书的笔记──他计画撰写的一本关于胡赵基金会的书。 但检察官不认同他的这些说辞。

在2016年的一篇日记里,王书君详细描述几位美国的亲民主活动人士对台湾相关事件的讨论;另一篇日记里,王书君分享了他对习近平即将访美期间的抗议活动的「分析」 ,并提供了策划示威人士的姓名。

根据起诉书讲述的细节:2016年11月,王书君告诉李明,他刚与一名在起诉书中被描述为「香港异议人士」、政治上活跃的知名律师(即何俊仁)通电话。 李明回应说「非常好」,附上了大拇指的表情符号,并指示王书君去「写日记」。

根据法庭文件,王书君在「日记」里列出了何俊仁的电话号码,记录了他们电话交流的细节,包括何对社会政治话题的观点,以及对「香港独立以及即将举行的香港选举中各个候选人」的评论。

何俊仁在2021年被控「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至今未获自由。 他也是香港最著名的反对派人士之一。

「他被抓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当记者问起这个事例,王书君瞪大了眼睛。 「他是我的读者。」在多次与王书君交流的过程中,记者发现王书君时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一些资深的海外民运人士也认为,何俊仁被抓,和王书君的行为关系不大。 「何俊仁名气太大了,共产党早晚会收拾他。」其中一位人士如是说。

美国检察官并未认定是王书君提供的信息直接导致何俊仁遭逮捕,但他们指出,王书君协助了「中国政府多方努力监控」这位异见人士(a portion of a multifaceted effort by the PRC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 government to track)。

曾参与胡赵基金会的人士说,王书君在基金会内,挂著秘书长的衔头,但日常只处理一般琐事,加上胡赵基金会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公开的,王书君事实上也提供不了什么敏感资讯。

但国安为什么要拉拢像王书君这样的人呢? 前美国中情局官员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国安培养像王书君这种线人的成本其实并不高,而他或许可以提供些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种关系也让国安能在线人不太有用的时候,轻易地摆脱他们。

「对国安而言,失去这个资产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损失,」迪米亚德斯说。 在情报术语中,王书君是一个「可抛弃式的特工」。 但现实中,在民运圈的一些人眼里,王书君更像是一个在熟悉的人情环境中,拿一些信息去交换小恩小惠的「可怜虫」。

「中共的特务系统一般来说,能做的就是『广种博收』,他们可能找很多人。这些人在海外,贪图回国的便利,或者一些小恩小惠,给他们报告一些情况。但很可能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所谓情报。」胡平告诉记者。

WN 12 Court Doc.jpg
王书君一案的美国联邦法院控罪书,案件将于今年7月开审。(RFA)

5. 王书君其人:挣扎于生活的纽约客,往返中国的「座上宾」

在评论人士的眼中,王书君似乎是中国国安眼中的理想目标——他渴望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他的现状,从某个角度来说,也反映了近年来中国海外民运人士的复杂处境。

1994年,当王书君离开中国到美国闯荡后,并非全然一帆风顺:人到中年,英文不好,没有稳定的收入,必须想办法在美国立足。

尽管王书君如今在镜头前,很喜欢说自己实现了美国梦:有车、有房、有精神自由。 但他身旁的朋友,都知道他的财务状况并不好,他的医保靠白卡(白卡是美国为低收入人士、或65岁以上老人提供免费或低成本的医疗保险)。 他还曾经对朋友说,自己要应征公车司机、或是卖场的收银员。

据王书君自己所述,一开始留在美国后,为了生计,他曾租下一间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边上的店铺,开礼品店,卖项鍊、耳环、小纪念品等,从浙江义乌进货。但他说自己心不在店里,一早开了店,就播起中国民谣,铺上稿纸,低头写作。 开店两年,他最后也没有赚到什么钱。

「我来美不是为了钱,为了钱我就待在大陆。在大陆时我是教授级别,有很大的房子,工资也很高,物质待遇比美国好得多。有人说在海外得到了天空 ,却失去了大地(大陆),我要自己既得到蔚蓝的天空,也要得到广阔大地。」他曾在一篇中文媒体的报导中这样说。

WN 9.jpg
王书君位于法拉盛家中一角。 (RFA / Michael Gan)

根据法庭文件,王书君被捕时,名下除了一辆美国生产的旅行车,以及他和前妻共有的一套现值约30万美元的公寓,没有更多财产了。 然而,多年来,他定期往返中国,并在那里受到款待。根据检察官的说法,中国国安支付了他的机票和部分餐饮费用。 获保释后,王书君多次向身边的朋友否认自己曾向中国官方拿钱。

当记者询问国安是否支付了王书君的机票,或给他金钱报酬?王书君的律师董克文告诉记者:「我不知道。」

王书君看起来确实并没有发财。 他在胡赵基金会是义务工作,并没有收入。 日常的生活开支,需要自己解决。

一位熟知王书君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在王家刚搬来美国的几年,家中的经济支柱是当时一起赴美的妻子严华。 她是王书君青岛第二中学小两届的师妹,不会英语,到美国后就在唐人街的洗衣店、餐厅、超市、面食店打工赚钱。

1997年,王书君和妻子离婚。 不过到如今,至少从表面看来,他们继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根据王书君的说法,他的妻子从来不喜欢他参加那些民运活动。 「她不喜欢我写书。她说你写了半天被抓了吧! 我反共、参加六四活动,我太太反对。因为我在家,每天都在骂共产党。」

如今的严华,对王书君案的细节和严重性似乎不太清楚,只是很生气FBI来家里搜捕时,在邻里间造成的场面。 「他从来不跟我说(他在做)什么。」

在记者面前,王书君一再强调自己是一位知名的学者,并展示了自己出版的书及相关的新闻剪报。 另一方面,在讲起自己故事时,他也常有前后矛盾的地方。 例如,尽管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访学早在20多年前就结束了,但他依然喜欢用英文自称「Famous professor(著名教授)」。 他引以为傲的著作《张学良世纪传奇》,在2005年的一场官司中,曾被北京法院裁定抄袭及侵犯著作版权。

WN 19 Statue.jpg
王书君很喜欢说自己实现了美国梦。(王书君提供)

第三章 :中美「抓间谍」的背景下 被震动和波及的一切

6. 朋友与背叛:民运人士中被抓出的「间谍」第一人?

2022年3月14日,著名民运人士、律师李进进在法拉盛的办公室遭遇刑事攻击,不幸遇害。 李进进当时是胡赵基金会的会长。 两天后,胡赵基金会的秘书长王书君被抓,加上不久之后发生在加州的「六四雕塑公园」被毁坏事件,一时在纽约乃至海外的民运界引起议论纷纷。

有观察人士认为,王书君是那种游走灰色地带的人物。 他在海外待了很长时间,可能贪图各种回国的便利,和中国的「一些人」拉拉扯扯有关系。

这种灰色地带的游走,过去可能不算什么,如今却触碰美国法律的敏感神经。 尤其近年来,中国的跨境镇压越发厉害,美国也开始反制,使用法律严打那些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行为。

「那些在中国拥有家人、会说中文、并经常到中国旅行的人,更有可能成为中国情报部门锁定的对象。」《间谍与谎言:中国最大的秘密行动是如何愚弄世界的》的作者周安澜 (Alex Joske)告诉记者。 「许多华裔并不愿意帮助中国政府,但有些人可能因为受到胁迫、金钱诱惑,或者出于对『祖国』的忠诚而愿意合作。」

WN 17 天安门.jpg
王书君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留影。(王书君提供)

事实上,在被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之前,纽约的侨民圈就流传著不少关于王书君与中国官方关系复杂的流言。

然而,一些和王书君参与民运的「战友」似乎早已知情,却对此并不以为意。

多位受访的胡赵基金会成员,都把王书君描述为一位「能张罗、干活的人」。 他们说,民运工作需要资源及人力,多年来,王书君负责帮忙安排接待基金会的访客,活动的衣食住行,逢年过节还会向会员发贺卡。

「我们都知道他(王书君)在国内『有联系』,但我们没有很在意。」现居纽约的胡平向记者解释,「我的基本看法是,胡赵基金会活动本来就都是公开的, 内部会议或信息交流也没有特别需要保密。第二,我们意识到中共会派特务来、或是在里面安排线人,这是海外民运的常态。」

用另一位在纽约的民运领袖、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的话说,「这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王军涛今年66岁。 1989年他因参与天安门示威,「六四」之后被通缉并入狱。 后来于1994年流亡到美国后,就一直在美国投身中国的民主运动事业。

2023年8月,王军涛在法拉盛的办公室接受我们采访。 当天,他的办公桌前方挂著一幅巨型抗议布条,白底黑字、中英对照:「严厉打击中共势力渗透美国」。

王军涛谈起王书君时展现了一丝同情,他仍把王书君看做是「朋友」。

「说实在话,我还宁愿身边有像王书君这样的人。」他接著说。「如果中共派线人来,你是希望这个线人是你的朋友?还是陌生人?」

但王书君作为多年来海外民运圈内部,第一位被FBI直接指控「间谍」的人士,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待他以及此事的影响。

「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现任胡赵基金会会长的张艾枚女士对记者说,她从来就不信任王书君。 当她看见了起诉书,也坐实了她听到的一些传言。 她认为王书君的做法是背叛了朋友,也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他为了那蝇头小利出卖自己的灵魂。」张艾枚说完后陷入了沉默。 她坐在法拉盛家中的沙发上,双手握拳,非常愤怒。

WN 21.jpg
在被FBI逮捕之前,纽约的侨民圈就流传著不少关于王书君与中国官方关系复杂的流言。(RFA/Michael Gan)

「他是那种撒谎不会脸红的、不会皱眉(的人)。」现居新泽西州的经济学家程晓农回忆,他曾在2009年因为协助胡赵基金会制作天安门事件纪录片,与王书君在版权处理议题上有争执。

当时,程晓农提议花钱请律师,向新闻台正式告知使用相关画面,以避免未来的法律争议。

「王书君说,这个版权不重要,还举例说他在美国不断违法(也没事),譬如房子不能隔小间出租,他租了……」 程晓农说,纪录片事件后,他再也不跟王往来 。「我告诉他,你这是在陷害我。」

58岁的夏明是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从2006年开始,他在胡赵基基金会任职了约十年。 他告诉记者,随著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察觉到一些问题。

「不知怎么的,我感觉事情不对劲。」他听到了传言。「有人告诉我,你被间谍包围了。」

「我决定退出。」他说:「这就是我辞职的原因。」

7. “FBI希望抓住从小鱼到大鱼的所有间谍”

就在王书君被逮捕和保释的同一天,2022年3月16日,美国司法部发出一个通缉令,通缉一名中国国安人员Qiming Lin。 此人涉嫌计画骚扰当年的「六四」学运领袖、参选美国国会议员的熊焱。

根据通缉令,这位中文名为林启明的男子,为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 2021年9月,他在纽约雇用了一名私家侦探,调查一名华裔国会参选人的住宅地址和电话,并挖掘可以诋毁他的资讯。 这位参选人正是熊焱。

一位长期参与海外民运、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1989年后,海外诞生了很多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化的民运组织。 最初几年,中共向这些组织派过不少特工,他曾参与领导的机构就出现过「抓特务」事件,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最后都不了了之。

「我们也有向FBI报告,期望他们出面调查,但是FBI的态度不积极,他们觉得中共特工只是针对华人组织,并未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政府机构直接犯罪,所以基本忽略了这个事。一直到前几年,中共大规模派出人员,到美国海外执法,美国才开始重视。」这位人士说。

「虽然王书君在中共特工的网络图腾中处于底层,他的工作,因所在组织(即胡赵基金会)本身影响力有限而有限,但对他的起诉,表明了美国决心震撼和制止中共跨国镇压 、跨国执法的行为。」他说。

近年来,美国情报部门一直在努力清剿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 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的一名前情报官员告诉记者,他们相信逮捕王书君有助于向外界展示:中国的间谍系统不能继续在美国无法无天地运作。

前检察官兼司法部反情报和出口管制部门主管大卫劳夫曼(David Laufman)说,几年前,司法部官员「仍对中国政府的间谍活动感到有些困惑」。「当时,司法部和白宫尚未达成共识,还无法齐声表示该『适可而止』了。」

「而现在,我们看到一个接一个的相关案件被起诉,」劳夫曼说,他目前任职位于康涅狄格州纽黑文的Wiggin and Dana法律事务所。

事实上,去年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 Wray)向国会作证时曾透露,针对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FBI已开启了「数千起的调查案件」。 他在2021年的证词中曾表示,联邦调查局平均每10小时就会展开一起和中国相关的案件调查。

拜登政府著力打击中国政府「跨境镇压」的案例。 记者统计,2020年到2021年间,美国司法部仅发布了两起与中国「跨国镇压」有关而遭起诉的案件;但自2022年以来,至少有超过10个相关案件,近百人遭逮捕或通缉,有些是参与中国政府的「猎狐行动」,有些是在美国大学校园内或网络上打压异见人士,有的则是在中国社区内为中国官方监控海外华人。

同时,中情局(CIA)也加大了努力。 在2023年7月对英国政治协会「迪奇利基金会」的演讲中,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指出,中情局用于打击中国间谍活动的支出增加了一倍以上。 他还提到,中情局成立了一个中国任务中心,并增加了对普通话人员的招募和培训。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情报机构为铲除中国间谍提供了更多资源,低阶的线人成为容易被锁定的目标。 此外,前CIA特工马可·斯托特(Mark Stout)表示,为中国国安系统提供讯息的线人太多了,这也意味著联邦调查人员更能轻易地找到他们。

专家也提到,即使是逮捕中国安全部门的低阶线人,也被视为美国的胜利。

作为美国国内情报机构,FBI「希望抓住从小鱼到大鱼的所有间谍」,斯托特(Mark Stout)说。 「间谍就是间谍,我们将追捕所有这些人。」他补充说。

然而,一些美国的民权倡导者也担心,当局可能只是逮捕了一些名不经传的当地协力者,中国国安仍能自由地进行他们的工作,这场间谍追捕战最终可能弊大于利。

「很多时候他们抓到的只是大意的人、或不是偷取非常有价值秘密的人,」华盛顿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副主席亚历克斯·诺瓦斯特(Alex Nowrasteh)告诉记者。 他是一份2021年关于间谍活动报告的作者。

WN 10.jpg
前CIA特工表示,像王书君这种为中国国安系统提供讯息的低层线人在美国太多了。(RFA / Michael Gan)

记者向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问及王书君一案,他拒绝评论。 但他否认了中国政府在美国进行大规模间谍行动的指控。 「近年来,美国政府和媒体经常炒作『中国间谍』问题,其中许多后来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他在一封回覆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

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官方也在加强对涉嫌间谍活动的个人的逮捕。

中国在2023年7月推出了新版的《反间谍法》,扩大了被政府视为间谍活动的定义,还向举报间谍的人给予人民币10万元以上的奖金。 国安部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动员中国社会参与「反间谍斗争」。 今年四月,中国国安部在社群媒体上公布「十大间谍案」 。 官方声称要透过这些案例,起底境外间谍情报手法,「树牢人民群众的反间防谍意识」。

美国执法机关通常不会评论审理中的案件。 检察官办公室及联邦调查局不愿对本案置评。

8. 贴著美国国旗贴纸的拐杖 以及 “我仍然爱美国”

另一方面,王书君则坚持要洗刷自己的清白。 面对检方的各种指控,他在接受采访时,曾大声喊道,对他的指控全是「胡说八道」。

他声称自己是被出卖的受害者。 在一份交给法庭的书面证词中,他称,是一位来自民运界的名为「艾伯拉」的人恶意举报他。 但检察官在提交给法院的备忘录中,驳回了王书君对此人的指控。 这个人的真实姓名也未在起诉书中披露。

2023年夏末,一个预审听证会的日子,王书君和他的律师董克文一起走进法庭。 这位被指控为「中国间谍」的七旬老者,一手拖著一个买菜用的滚轮式提篮,一手拄著一根贴著美国国旗贴纸的金属拐杖。

WN 11.jpg
王书君拄著拐杖出庭,银色拐杖上贴著美国国旗。 (RFA / 唐家婕)

王书君说,聘用董克文律师是因为有朋友介绍,且董克文律师会说中文,「而且他是我的读者。」

董克文拥有亮眼的常春藤学历,在法拉盛的华人圈子小有名气。 不过,他面对的是一支实力强大的联邦检察官队伍。首席检察官是美国助理检察官麦康奈尔(Artie McConnell),同案检察官里,还有负责国家安全部反情报和出口管制科的律师斯科特·克拉菲(Scott Claffee)。近几个月来,美国助理检察官妮娜古普塔(Nina Gupta)也一直在协助处理此案。

2023年7月,在法拉盛的律师办公室里,董克文陪伴王书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王书君坚持要进入庭审,而非认罪协商,这造成了他更大的工作量。

2023年9月21日,在另一次听证会上,鉴于检察官提供的大量证据,首席法官玛戈·布罗迪(Margo Brodie)询问董克文准备审讯(Trial)的能力。法官想知道董克文是否有其他律师的帮助,以及是否有足够的人力来处理这个案件。董克文说他正在亲自处理此案,而且是他一个人。

2021年,首位被引渡到美国受审的中国间谍徐延军,因经济间谍罪在辛辛那提受审时,据纽约时报报道,徐由五位顶尖的美国律师担任辩护律师团,且数十万美元的法律费用,是由中国政府支付。

这样的对比,或许折射了王书君在七月即将展开的审判中的位置:他不像徐延军那样「幸运」,身后并没有一个由中国官方资助的强大律师团。

但王书君说,他对美国的司法制度充满信心,并且深信自己将被判无罪。

他说自己十分热爱美国,至今没有改变。「加入美国籍实现了我从小的梦想,跟我爸爸一样,我崇尚美国的民主自由宪政制度。我们也希望中国摆脱专制。」谈起美国,王书君的眼神亮了起来,他说自己热爱纽约的大众运输、医保福利,还有荷里活电影、奥斯卡得奖的歌曲。

在一次访谈进行到一半时,他甚至高声唱起了电影《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 的插曲《雪绒花》(Edelweiss)。

「我喜欢美国,我大教授跑到这来,就是为了民主自由而来的。怎么共产党都没抓我,他们反而抓我了?」他这样说著,看起来有点大惑不解。

若被判有罪,他将面临最长二十年的监禁,但王书君表示,他对美国的感情没有改变。 「我心里很踏实,」他说。 「心中没有恐惧。」

「我仍然爱美国,」在一次和记者的谈话中,王书君说,然后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当他转身回家时,他回过头来,行了一个军礼。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