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6:24 上午

【梁京评论】为甚么普习联手是对世界秩序的真实威胁

粤语组制图

随著美国和欧洲对中俄两国采取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厉的制裁手段,我注意到海内外华人中不少人,存在著低估普习联手对世界秩序威胁的倾向。有意思的是,低估普习联手威胁世界秩序的,既有那些「爱国反美」的华人,也有一些亲美反习的华人。

一些虽不亲共,但自以为是爱国的人认为,美国和西方出于文化偏见,夸大了普习联手对世界秩序的威胁,选择了过于强硬的制裁方针,反而加剧了大规模冲突的风险。持这种观点的人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他们自己的反美倾向让他们看不到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普习联手,让美国和西方很难分化中俄,尤其是很难实施联俄反中的策略。特朗普就是这个策略的主张者和推行者。他最近对普习会的评论,大意是普习两个人搞在一起只会干坏事,说明他已经看到联俄反中不大可能这个现实。

一些亲美反习的人认为,普习联手,大量消耗了中国能够用于攻击台湾的资源,因此客观上有利于台湾,从而对稳定世界秩序有利。我认为这种逻辑没有看到普习联手威胁世界秩序的深层原因。普京和习近平都是在列宁主义的共产帝国秩序中长大的,他们能够获得最高权位,与中俄两个共产帝国的制度转型不成功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换言之,如果俄国的民主政治成功了,不会有今天的「普大帝」,而如果中国的改革开放如许多人所希望的那样,推动了中国的政治改革,就不会有今天习近平「定于一尊」。

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这两个列宁主义的共产帝国向正常的「现代国家」转型,是不是从根本上就注定搞不成?如果是这样,这两个共产帝国的转型失败,是不是一定会给世界秩序带来巨大威胁呢?

对这两个问题,我现在的认识是这样的,列宁主义共产帝国的政治秩序所塑造的社会,不可能形成足够的社会资本支持法治建设,而没有法治成长的支持,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都不可能发展成可持续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说,没有美国和西方从外部支援俄国和中国的法治成长,步入歧途的俄国和中国是不可能完全靠内部变革完成现代国家建构的。但是,这不意味著今天普习联手挑战美国和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是必然发生的。为甚么呢?因为美国和西方曾经有机会不让这两个转型失败的共产帝国走到一起,也有机会不让他们的实力,如现在这般强大。也就是说,俄国和中国这两个红色帝国的转型失败虽然有其必然性,但形成普习联手这样的局面也确有其偶然性。

如今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就是,这个具有偶然性的普习联手格局,是俄中两个列宁主义共产帝国转型必然失败可能形成的各种格局中,一种比较更危险的格局,因为普京和习近平两个领导人如果没有机会联手,他们有可能早就被本国的反对力量搞掉了,而他们现在搞在一起,就可能比分开来要更加冒险、也更加邪恶;而两个庞大国家的国力如果不通过两个邪恶的领导人整合在一起,也不至于给整个世界带来如此巨大的危险。

那么,普习联手会不会也给世界带来了更积极的可能,比如说,加速了全球秩序重建的进程?这当然是可能的,但前提是,自由的国家和人民,必须首先为最坏的事情发生做好准备。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