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23 上午

专栏 | 纵横大历史:文革系列 第九十讲 批判资反线(二)
文革中“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运动的简称叫做“批判资反线”,是由毛泽东在1966年9月下旬决定发起。美联社资料图片

一、“誓师向资反路线猛烈开火”大会:江青带动狂热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文革历史系列节目。

在上一讲当中,我们谈到了文革中“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运动的开始。这场政治运动的简称叫做“批判资反线”,由毛泽东在1966年9月下旬决定发起。在这一年的10月1日,中共官方喉舌《红旗》杂志的第13期,以及在同一天林彪在中共国庆日发表的讲话,都提到了这一问题。在毛泽东提出的概念中,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实际上指的是一种干部们动员“保皇派”红卫兵势力、压制造反派的行为。尽管“保皇派”老红卫兵一开始也是在毛泽东的同意和支持下发动起来的,但到了这个时间节点,对毛泽东来说,老红卫兵已经算是完成了制造出一波秩序大乱的任务,也帮助他清理了不少在北京的所谓“黑五类”反动分子。现在,对于把文革的首要攻击目标定为所谓“走资派”干部的毛泽东来说,干部子弟老红卫兵“保爹保妈”的行为已经影响了他的“战略部署”,不利于他把文革向更深入的方向推动下去了。因此,他决定抛弃掉这些人了。

在几天以后的1966年10月6日,经过中共中央的批准,造反派红卫兵的总部红三司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了有十多万师生参加的“誓师向资反路线猛烈开火”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毛派骨干、毛泽东的夫人江青进行了讲话。她狂热地说道:

“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我受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委托,问你们好。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全体同志问你们好,向你们致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敬礼。我们支持你们这种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的英雄行为,我们学习你们这种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我们坚决和你们站在一起,捍卫和执行党中央十一中全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

“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一定要掌握原则、掌握政策,懂得策略。我希望同志们在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掌握稳政策,学会善于运用斗争的策略,最重要的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原则基础上,在斗争的考验过程中,发展壮大左派队伍,团结大多数愿意革命的人,孤立打击那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党中央在十月五日批转了军委关于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

在讲完了这些内容之后,江青炒热气氛地说道:“现在请张春桥同志向同志们宣读,好不好?”而现场的“革命群众”的反应,则是狂热地高呼:“好!”

 

二、张春桥宣读中共中央军委指示

于是接下来上场的人物,就是毛派最核心的人物、理论家张春桥。他宣读的这份指示是以中共中央军委和总政治部名义发出的,其中的内容是对于如何在军事院校展开文革的指示。张春桥读道:

“军队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把院校作为重点之一,总的说来形势是好的。但是,有些领导机关和院校的领导过分强调了军队院校的特殊性,至今还有压制民主的现象,不许班、系、校串联,把运动搞得冷冷清清,甚至挑动学生斗学生,打击左派,严重地违背了党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

以上的这段话,提到了军队院校当中存在着领导干部压制造反派群众,乃至扶持“保皇派”打击造反派的现象。事实上,这种现象绝不仅仅存在于当时的军事院校当中,而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然而,毛派们在这里却专门把军事院校的情况拿出来说事,实际上是自有一番玄机的。且让我们看看接下来张春桥宣读的指示内容:

“因此,根据林彪同志的建议,军队院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必须把那些束缚群众运动的框框统统取消,和地方院校一样,完全按照十六条的规定办,要充分发扬民主,要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在这方面,军队院校要作出好的榜样。”

在几乎任何国家,军队本身都会强调纪律性。现在,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总政治部的这份指示,就连军队院校里都可以大张旗鼓地搞所谓“革命群众”的造反运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通的院校就更不必多说了。而且,这份指示中专门提及了林彪的名字,事实上也是在向在场参加大会的造反派们表明,林彪乃至军队也站在他们那一边。这无疑是给他们的一颗超强效定心丸。

接着,张春桥又继续宣读起了指示的内容,说道:

“在运动中不许挑动学生斗学生;要注意保护少数,凡运动初期被院校党委和工作组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右派分子’和‘假左派、真右派’等的同志,应宣布一律无效,予以平反,当众恢复名誉。个人被迫写出的检讨材料,应全部交还本人处理,党委或工作组以及别人整理的整他们的材料,应同群众商量处理办法,经过群众和被整的人的同意,也可以当众销毁。要充分信任群众,不要怕群众,要敢字当头。”

张春桥所读的以上内容,可以说真的是深得造反派之心,因为成千上万的普通师生确实曾在文革初期被和校党委合作的工作组扣上了“反革命”、“右派”之类的罪名,受到过很厉害的政治迫害。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从来都是党委整群众、工作队整群众,给民众安上各种各样可怕的政治帽子,并把这些帽子记入被整民众的档案,使这些民众长期背上无法摆脱的政治枷锁。这一次,太阳好像是从西边出来了,看上去中共的官方居然要给被党委和工作组整的群众平反,而且还要求把党委和工作组弄到的群众“黑材料”交还本人,甚至是当众销毁。可以说,这一举措在当时收获了大量人的支持,使非常非常多的人投身到了造反运动当中。到这时为止,文革已经进行了几个月。在这几个月里,作为一个冷酷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毛泽东首先同意刘少奇派出工作组惨整群众,然后又同意老红卫兵在社会上横行霸道;然而,在这两件事积累了大量民怨之后,毛泽东就倒打一耙,否定工作组、在政治上否定刘少奇,把老红卫兵做的事情说成是执行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表示要给那些被工作组整的人平反,而且说自己和那些整群众的人不是一回事、是两条政治路线。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左右互搏之后,毛泽东就这样在社会上收割了大量的“铁杆粉丝”,以他们的“大救星”形象出现,制造出了毛式群众运动更为广阔的所谓“民意基础”。

 

三、周恩来也下场推动“批判资反线”

接下来,周恩来也在这场大会上发表了讲话。尽管如上一讲所述,“批判资反线”运动的发端,就是毛派一方对周恩来所谓“和稀泥”行为的不满。但是,一贯心细如发、谨小慎微的周恩来这时候已经认清了局势,也顺着毛派的意思做了下去。他在大会上的讲话中这样说道:

“同学们,革命的红卫兵战士们,我首先向你们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我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我完全同意刚才江青同志讲的那段话。她讲的那段话,我们大家都看过,都同意的。后来又请张春桥同志宣读了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那不但是对全军的指示,同样适用于我们大中学校。”

在这里,周恩来表示,不但他本人完全赞同江青的讲话,而且张春桥宣读的那个指示不仅适用于军队院校、也适用于普通的大中学校,从而明确了造反派们可以在院校当中放手造反。接着,周恩来又表达了对江青、张春桥发言的十足重视,说道:

“江青同志的讲话和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的录音,我们把它制成录音片子,到全国大中学校去放。这样就不仅是今天到会的同学、红卫兵战士都听到,而且是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红卫兵战士原原本本都听到。所以我们应该说,今天这个会开得好。不仅在这个地方我们把中央的决议宣布了。过去各级领导或者一些工作组对革命同志加以压制、围攻、斗争、甚至受压迫之类,这些事情,宣布一律平反。所以不仅对你们说,而且要对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说,而且对各级党委,各级领导机关都要说。”

如此前我们反复讲过的,事实上,毛泽东的文革运动的真正执行者正是周恩来。如果说毛泽东是一个充满狂想的董事长,那么周恩来就是个细致入微的总经理。当然,周恩来也绝不是一个没有自己算盘的、一味听从毛泽东指令的机器,或者说奴才。在毛泽东没有明确表态,或者更为常见地、在毛泽东的表态比较模糊的情况下,周恩来往往会利用自己所拥有的空间进行种种极限操作,试图把文革运动的方向拉向他自己的轨道,周恩来扶持老红卫兵、推动“抓革命,促生产”运动都是这样。但是,在毛泽东已经明确表态的情况下,周恩来就唯有执行。而只有周恩来的执行,像把江青、张春桥讲话的录音送到各个大中学校去播放这种细致的工作才能运作起来。事实上,周恩来的这种灵活身段和执行细致工作的“总经理”身份,正是他在文革当中能够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一直无法倒台的原因。

总而言之,在毛派和周恩来都已经明确表态的情况下,“批判资反线”运动就真的大规模地展开了。不愿意坐以待毙的老红卫兵们也展开了反击,他们所用的手段相当暴力,那就是对造反派红卫兵的总部红三司进行打砸。这些情况,我们留到下讲再进行详细叙述。

撰稿、主持、制作:孙诚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