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31 上午

作者:卢斯达 2024年05月22日来源:上报
太陽花學運(2014)的時候,香港也出現爭取普選而爆發 80 天以上街頭占領運動。(維基百科)
太阳花学运(2014)的时候,香港也出现争取普选而爆发 80 天以上街头占领运动。 (维基百科)

久不久也会听到「大不了,再来一次太阳花」,这句话的意思是,事情在不可回头前,其实还有及时修正的空间。这确实是成长生活于民主社会的人,很容易就相信的前设:民主不就是人民有选择权,之后不喜欢就有权换吗?

台湾自从解严和民主化之后,比起其他很多地方都要相对稳定。即使「两岸」之间有军政冲突,压力山大,也没有爆发成战争,可以挡在家门之外,不打扰到一般人。

太阳花学运(2014)的时候,香港也出现争取普选而爆发 80 天以上街头占领运动。持续的社运持续消耗资金、人力和心力。人们被打要医疗费。人们惹上官非要律师费。要找人帮忙要刷很多人情卡。有人辞工全程投入运动,失去收入支柱。

社会运动、媒体重要人物,最后又一定很多痴心错付的事情,令人觉得错信了谁,看着对方变质,后悔自己支持过某某某,十分常见。除了燃烧物质,精神也要受考验。 10 年前人们受到感召投入、支持运动,但事后想来可能过程中留下不少创伤、很多壮志未酬的遗憾。

对上一波人来说,就不一定会很轻松讲得出「再来一次」,如果全情参与那种事,多数是越参与越消瘦,所以表示说「再来一次」的论者,其实可能是期望「其他人再来一次」而不是自己再来一次。这种余裕感,大概是来自过去一段长时间的安定感(即使被评为虚假及表面和平),麻烦的事总有其他人代劳或挡在家门外。

人们在安定中变得脆弱、短视和封闭,无关个别人种或文化,而是人类本质如此。糖尿病被视为「富贵病」,因为千万年前人类并不吸收太多营养,所以现代人不防饥荒的时候,变成防糖尿、防痴肥。

和平的好处就像糖,太多原来也夺命。香港人也会自己开玩笑说香港一直很多「港猪」,是指一种对社会或任何深度事物都不关心的殖民地人口,所以当年他们也没关心过香港在1997 之后的前途,普遍不关心香港自己的大小事,不断赚更多的钱吃喝玩乐仿佛就是人生目标。一般来说香港地势连地震海啸都不会有,人们旧称这里是「福地」,但其实香港的危险是来自国际形势。

这些新一代港人多少不耻的旧作风和价值观,自然是孕育于上一个安定时代,大概是67 暴动之后、新港督麦理浩带来一系列革命性改革,将香港提升到另一个规模(他的名字后来变成了一条行山路线,因为总督当年喜欢行香港的山)。

那个时候香港由一个难民中转暂寄之城,变成可以长期居住的家,但老子也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后来一大部份香港人变得那么麻痹和天真,也是来自那种上升轨。甚至令他们当初产生过度的自信。假定香港经济那么强,之后地位不会改变。

香港由 70 年代发展到新世纪,其实可能是一段类似台湾解严后的相对安定快乐时期,但这也令香港自己持续付出代价。那时香港的有识之士说要启迪民智、共赴时艰,与其说他们是对抗愚民政策,不如说他们要对抗的其实是上一个美好年代留下的麻痹氛围。对抗和继承,有时是一体两面的事情。

 

※作者为香港评论者/作家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