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2:43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By Charlie Campbell / Taipe  《时代》杂志 JUNE 13, 2024  转自:新世纪

台湾总统赖清德于 5 月 30 日在台北总统府与《时代》周刊进行访谈。这是他就任这个拥有 2,300 万人口岛屿的领导人以来首次接受访问。

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赖清德坦诚地谈论了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他为了加强与美国关系所做的尝试、贸易和科技方面的地缘政治摩擦,以及他朴实的成长背景如何影响他的价值观。 赖总统用中文与《时代》杂志记者 Charlie Campbell 采访,以下是他经过微编辑的言论。

时代周刊: 非常感谢赖总统今天拨冗与我们见面,也要向您致上恭喜之意。请问您目前对新工作都还适应吗?是否仍一样爱喝珍珠奶茶?

总统: 喝珍珠奶茶的兴趣没有改变。在工作上也很顺利,因为只是从4楼搬到3楼,更何况我当过国会议员、行政院长,也担任副总统4年,对国家大政及蔡前总统过去的施政方针都非常清楚。目前为止还算顺利,谢谢关心。

从您当选之后已经过了4个月,请问在这4个月中,您做了什么准备工作?蔡前总统是否提供您关于接受总统这个重要职位的建议?

这4个月当中,最重要的是跟蔡前总统进行交接工作,包括外交、国防、两岸,还有一些国内重大议题,这些交接有些是在总统府开会,有些会到国军或是政府相关单位去做交接。第二,是我筹组内阁,邀请卓荣泰先生来担任行政院长,副院长是由郑丽君女士来担任,秘书长则是由之前的国家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龚明鑫先生来担任;后续卓院长也用人唯才,不分党派,邀请社会上好的人才筹组内阁,目前为止社会上的反应也不错。蔡前总统亲自给我的勉励包括,第一,总统的职责就是守护国家,维护民主自由的宪政体制。第二,是倾听民意,照顾人民。第三,是如果遇到重大问题,不妨集思广益,大家好好讨论,然后拟出好的对策来推动,这样的话阻力会比较小。

提到阻碍,我们知道在您当选总统48小时后,中国就宣布台湾的邦交国诺鲁要承认北京。请问您对台湾的国际承认及邦交国数量不断下降,是否有担忧的心情?

台湾一直都诚心诚意、秉持互利互惠的原则,来跟邦交国交流合作。我们非常珍惜每一个邦交国的友谊,也感谢他们在国际社会为台湾发声,协助争取台湾的空间。我们也非常重视台湾与邦交国之间的合作计画,因为这对两国之间的人民是有帮助的。这样的原则是不分哪一个党执政,台湾的立场都是如此。当然,如果我们的邦交国最后选择要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我们也给予祝福,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措施,不会影响台湾成为世界上自由的灯塔、民主的堡垒这样的成果,所以我们并不会担心。

我们知道赖总统您选择的副手是台湾前驻美大使萧美琴,这是否代表您认为,未来执政时,台美关系会有新的重要性?

萧美琴副总统在美国担任大使期间表现非常杰出,不仅台湾社会认为她是中华民国有史以来最好的驻美大使,国际社会包括美国,也非常肯定她的杰出表现。所以美琴担任副总统之后,可以帮助新政府持续跟美国建立一个信赖的管道,增进新政府跟美国的继续合作。而且,台湾跟美国在美琴的帮助之下,不仅是台湾跟美国彼此的信任而已,实质上的国防军事合作、经济产业合作,甚至各种交流工作,我相信都可以继续顺利进行,因为美琴是成功搭建起台湾跟美国信赖桥梁的重要人士。

在您的就职演说中提到,要恢复两岸对话、贸易跟教育交流,但上述必须建基于尊严与对等,您如何定义与中共的「尊严与对等」?

第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也要拿出诚意跟台湾民选合法的政府进行交流合作。第二,是每一个议题都应该要互利互惠,好比台湾开放观光客到中国去旅游,中国也应该开放观光客来台湾旅游。我们开放学生到中国去就学,中国也应该要开放学生来台湾就学。第三,是中国和台湾在进行交流合作的时候,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促进两岸人民的福祉,未来迈向和平共荣的目标。

您在就职演说当中也提到,两岸互不隶属,这也引起中国的军事演习,台湾在野党有些人认为,这句话其实是打破之前所谓战略模糊,也影响到两岸和平与稳定,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样的回应?

我讲的是事实,而且这个事实我不是第一个讲,我完全没有挑衅的意思。因为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蔡英文前总统在2021年国庆日的时候,提出的四大坚持就已经提到。马英九前总统任内也讲过,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两岸互不隶属。第三,我根据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跟第三条来陈述这个事实,在台湾这几十年来有人民、土地、主权、政府,本身在国际法上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的目的是在团结台湾人民。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4月到中国会面习近平,据报导有外交管道表示,习近平在谈到台湾议题及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时,讲话变得很生动激动,不知道您是否担心习近平现在变得更加胆大妄为,以及在台湾议题上面缺乏耐心

台海的和平稳定,是世界安全繁荣的必要元素。我在就职演说当中已经跟国际社会传达,我会根据蔡英文前总统的四大坚持,不卑不亢、维持现状、善尽台湾的责任;我也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能够了解,在台海制造争端,影响印太区域和平稳定,是不会为国际社会所接受的。我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跟台湾共同承担起区域和平稳定的责任,创造区域的繁荣,也带给世界和平的利益。

自从我们上一次专访之后,中国经济问题持续恶化,您是否担心这会让台湾变得更加脆弱?还是您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合作的契机?

我内心一直有一个看法,一个稳定的中国可以成就安全的台湾;一个繁荣的台湾也可以带动进步的中国。所以我并不乐见中国的经济变坏,社会出现混乱。台湾跟中国的经贸关系,其实是一个全球供应链分工的结果。过去中国是世界的工厂,也是世界的市场,所以全世界很多国家包括台湾在内,会去中国投资生产制造,也把自己国家生产的商品,透过中国转销到全世界。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因为中国的经商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他们对于自由市场的控制变得更加严厉,所谓国进民退的产业政策,长久以来对于智慧财产权的保障,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

另外,中国在东海、南海扩军,影响区域的和平稳定,所以包括台湾在内的世界资金,已经不再像以往一样进到中国,台湾的企业也大举离开中国生产制造,到印太、日本、美国、欧洲去投资。

台湾在2010年的时候,对于中国大陆的投资占台湾对外投资高达83.8%,每100元有83.8元是投资在中国大陆。台湾的对外贸易50%以上是与中国大陆进行,台湾生产制造的零件设备会送到中国,中国组装之后,或者是利用我们的设备生产制造再销往全世界,这比例占50%以上。也就是说,零件跟设备是在台湾制造,然后卖到中国,中国利用这些零件设备组装,或是生产制造其他商品再销往全世界。

去年台湾对外的投资,在中国只占11.4%,从83.8%降到11.4%;(对中国的)对外贸易也从50%以上降到去年35.5%。但是台湾经济成长率过去8年平均3.15%,是亚洲四小龙第一名;蔡英文前总统8年任内,股市成长155.5%,股市的市值8年后跟8年前比较,成长1.8倍,现在股市已经2万多点,蔡前总统接任时才8千多点。换句话说,中国经济持续变坏,台湾的经济变好,并没有受到中国经济变坏的影响。台湾新政府愿意协助中国,增进台海的和平繁荣,两岸的和平繁荣。

台湾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有超过90%最先进的晶片都在台湾生产。美国对中国进行晶片出口限制,而您也提到,台湾对中国的投资不断下降,同时一些台湾重要企业如台积电,都因为美国晶片法案而获益,并不断分散化企业经营,可能到美国而离开中国。您认为这是否会增加冲突发生的风险?

在全面智慧化的时代,半导体是非常重要的工业制品。未来,食衣住行各种生活如果要科技化、智慧化,一定用得到半导体。半导体产业是全球分工的产业,从研发、设计、制造及原料、设备等,是一个分布全球的产业链。台湾属于IC设计、晶圆制造及末端的封装测试,但原料是分散在其他国家,如零组件、设备、技术是分散在美国、日本还有荷兰,所以这是一个全球分工的产业。

台湾虽然在半导体产业占有优势,可是台湾也有责任推动世界的繁荣发展,所以只要半导体公司,包括台积电在内,基于公司的利益跟发展,要到美国、日本、欧洲或其他国家,基本上政府都会尊重。

我认为,半导体公司的分布深受地缘政治变化的影响,在新的全球供应链下面所做的布局,也不是特别针对一个国家,应该不至于因此而产生更大的冲突。

您唯一一次访问中国是在2014年担任台南市长时,当时您也跟上海学生有非常公开坦承的对话,其中提到台湾人民对独立的意愿。您从那段旅程学到了什么?

2014年我到上海访问,是因为台南市政府为陈澄波先生120岁冥诞举办巡回画展活动。我在跟上海市政府及复旦大学互动时,都清楚表达两岸应该要求同存异,以交流合作促进彼此的了解、理解、谅解、和解,然后和平发展。

您以40%得票率当选,但民进党也失去在国会中的多数席次。现在立法院因为一些对行政部门严格检视的法案而有些冲突,但未来若要通过法案,还是必须与在野党合作。请问您是否有信心未来与在野党合作,顺利通过法案?

我对台湾未来的发展仍然充满信心。因为台湾的民主,经过几十年来大家的努力,也透过许多人的牺牲奉献,走到今天,民主的活力与价值深植在台湾人民心中,民主的力量是我未来推动国家政策非常重要的基础。

我在就职演说中提到,这次选举「三党不过半」,这是人民的决定,提供每一个政党分享自己理念,也提供共同承担国家责任的机会。换句话说,人民决定「三党不过半」,当某个政党不符合人民期待时,人民还是会出来做主,让国家持续前进。

我在就职演说也点出,民主、和平、繁荣是台湾的国家方向,也是台湾跟世界的连结。所以我未来的施政,会深化台湾的民主、维护区域的和平,同时也让台湾跻身国际社会,协助推动世界的繁荣发展。这个方向不仅对国家有利,对人民也有利,所以推出的相关法案,相信应该不至于受到在野党的强力反对。

有些民进党成员指控之前到中国访问的17位国民党立委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王沪宁会面,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摧毁人民对现任政府的信心。不知道您是否同意此看法?

在民主的社会,人民利益至上,这是民主原则;政党也应该把国家利益置于政党利益之上,这是政党的天职。在台湾面对中国各项打压时,不分哪一政党,所有人都应秉持「人民至上、国家利益优先」,不应该受到任何极权国家的影响。

现在中国共产党拒绝与现任政府有任何沟通对话,您认为这些国民党籍立委或是马前总统等前往中国与中方互动,是否有帮助?

中国对台湾并吞的态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策,台湾人民或政党不分朝野都应该共同面对。也只有团结并与国际社会连结,台湾才有办法确保我们的主权不被侵犯,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不被破坏;我们也才有能力、机会决定我们国家的前途。任何政党都不可以为了政权而牺牲国家主权。

几个月前花莲发生大地震,当时中国表示愿意提供援助但遭到拒绝。这是否是正确的决定?因为或许可以促进两岸之间的合作。

台湾非常珍惜来自国际社会的关心与支持,国际间互相帮助可以促进善的循环,让彼此交流更加密切,这对国际社会的发展跟稳定有所帮助。但中国要提供的是100套组合屋,并不符合花莲受灾民众的需求。 1999年9月21日台湾中部发生大地震,当时政府使用组合屋协助解决民众居住问题,但经过二、三十年来,台湾对救灾重建的经验越来越好,能力也越来越足,目前已经走过组合屋的阶段。

我们目前的做法是,受地震影响而有安全之虞的房子会贴红单,屋内财产和房子重建政府都会提供补助,并后续协助灾民住在旅馆、民宿;如果住在亲戚家或租屋则有租金补贴,直到政府协助他们把房子盖完为止,并不需要组合屋。住在旅馆或民宿也可以同时解决因为地震后观光客大量减少的旅宿问题。

有一些反对党成员希望可以重启《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谈判,进一步深化跟中国的经济整合。请问您为何反对重启服贸谈判?

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时机已经过了。我刚刚有说明,因为大量的台商都已经离开中国大陆,台湾未来的经济体也跟中国目前的经济体,性质上有很大的差异;更何况600万台币,中国就可以来这边开店,你在大街小巷所看到的商店,他们都可以来开,不仅老板来,他们的员工也可以来,这对台湾的庶民经济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北京现在正积极争取南方国家支持他们对台湾主权的主张,其中有28 个国家坚定支持中国推动统一,不知道您认为在这样的全球舆论当中,赢得关于台湾主权的论辩有多重要?

我希望全世界不管哪一个国家,都应该尊重台湾人民的选择,台湾人民的意志不应该经由多数决定、举手决定,或是受到暴力、战争的威胁影响。

中国目前进行的就是法律战,这当然会影响国际社会对台湾的支持,我非常希望除了台湾会尽我们的力量,澄清说明台湾本身的权益,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协助台湾、了解台湾、支持台湾。因为如果中国的法律战成功,会影响国际社会对台湾的支持,不管平时或战时。

在内政方面,虽然台湾的经济有成长,但是成长的幅度、速度较缓慢,有些人的薪资冻涨、没有上升,物价却不断上涨,不知道您有什么样的计画可以帮助一般的台湾人民?

我非常重视基层劳工的薪资水平,还有他们的生活,我也非常关注贫富差距问题,希望能够给年轻人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在蔡英文总统任内所通过的基本工资法,未来我会好好落实,根据经济成长力或物价的涨幅,调升基本工资的幅度,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协助产业能够升级、经济能够转型。

我在520就职演说中提到,未来经济发展有三个方向,第一,是前瞻未来、智慧永续,也就是一定要用科技来面对气候变迁及因应全球智慧化世代的来临,让台湾不仅能够推动创新经济,也能一举成为智慧永续的新台湾。

第二,是竞逐太空、探索未来,包括发展中低轨道卫星、无人机产业。另外要善用海洋国家的优势、探索海洋,让台湾整个产业能够更广、往更多方向发展。

第三,是立足台湾、布局全球、行销全世界。要改善台湾的投资环境、照顾中小企业,协助我们的产业到世界各地布局,让台湾经济可以更壮大、更加发展,营造更好的薪资环境,提升台湾的薪资。

我在竞选期间提出国家希望工程,我们会对社会做更大的投资,照顾年轻人、年纪大的人,以及社会上每一个需要照顾的人,解决贫富差距、生活照顾及年轻人未来发展的问题。

上一次专访的时候提到总统小时候成长的背景,之前您成为医生,您的母亲对于您要成为政治人物似乎有点不认同,如今您已经成为台湾的总统,是最高的职位,不知道您认为您母亲会不会以您为傲?觉得当时不应该反对您投身政治?

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在那个年代,台湾社会许多妈妈跟我母亲一样,都是辛苦工作、照顾家庭,希望孩子能够平安长大,我妈妈大概最关注的,就是我能够平安健康。她不是很在乎我能不能成为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像我本人也没有预期到今天我会坐在这里。

因为从小,我希望能够当医生、照顾病人、解决他们的痛苦,拯救他们的生命,但是因为台湾民主化的过程,许多年轻人投入政治,我也是其中一个,我并没有预期我会一直到今天,更加没有预期我会坐在这里。

我妈妈跟我讲过一句话,「如果人家要支持你,你就选;如果不支持你,你就回来当医师」,言下之意,我妈妈认为我从政大概不会太久。因为我们在乡下,而且没有任何背景。但是我把这个归功于台湾的民主,如果不是因为许多人牺牲奉献成就今天的民主,其实我也没有机会坐在这里,我的责任就是深化台湾的民主,让各行各业有抱负的人,都可以实现他们的理想、为国家奉献。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