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2:59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陈家梁子 Matters 20240624   转自新世纪

近日,《美国之音•纵深视角》栏目主持人陈小平专访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提出一个问题,”中共政治新谜团,今日中国是’党天下’是’习天下’?”节目谈到,

伦敦国王学院刘氏中国研究院主任克里·布朗( Kerry Brown)认为,今天”的确有个独裁者统治着当代中国,但那是习近平为之服务的中共,而不是他个人。而且,他和其他人一样,以一种奇怪的方式遭到这个政党的劫持”。

而蔡霞提出相反的看法。

她认为在中共二十大之前,是”党天下”的习近平,而二十大之后,则变成了”习天下”的共产党。她进一步指出,中共实质上已经不复存在,中国是被习近平一小伙人继续以中共的名义控制着。

这里,蔡霞所谓的”习天下”是”指中国是被习近平一小伙人继续以中共的名义控制着” 。具体而言,就是被习近平及他的亲信所控制着。二十大后中共的领导层确实与以往有所不同,除习近平之外,其它六名政治局常委中有三名过去是习近平的直接下属,包括总理李强、书记处第一书记蔡奇,副总理丁薛祥。这与邓江胡时代的集体领导显然不同。即使毛时代,政治局常委中毛过去的直接下属也没这么高的比例。在这个意义上而言,现在中国可以说是”习天下”。毛虽然也有自己的嫡系,但毛超越了所有”山头”和派系,没必要将多个自己过去的直接下属安插在领导班子中。习则不同,无法超越其它派系,只好将自己的亲信尽可能多地安插进领导班子。看上去这样似乎大权在握,政令畅通,其实习近平的权力基础比毛薄弱得多。

但”习天下”与”党天下”并非对立,而是具有一致性。正确的答案是现今中国既是”习天下”,也是”党天下”。而”党天下”是”习天下”的基础。没有”党天下”就没有”习天下”,但有”党天下”不一定有”习天下”。正是党控制了中国社会的一切,”习近平一小伙人”才能通过控制党来控制中国社会的一切。蔡霞之所以将”党天下”和”习天下”对立起来,是她以为党实施集体领导才是”党天下”。这就片面了,个人独裁当然也是”党天下”。她说”中共实质上已经不复存在”,则明显违背事实。

而且,”党天下”肯定比”习天下”更长久。习近平交出权力后,就不是”习天下”了。虽然习近平加速了中共的崩溃,缩短了中共的命数,但中共不会在习近平手中完蛋。而习近平将大位交到自己子女的手中,也不太可能。那样的话,就是”家天下”而不是”党天下”了。

至于克里·布朗说,习近平”以一种奇怪的方式遭到这个政党的劫持”,也是将习近平与中共对立起来。好像习近平搞个人独裁和终身制很不情愿似的,是中共的集体意志强求习近平搞个人独裁。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应该有一出”黄袍加身”的戏码,习近平推辞再三才勉为其难。习近平本人也没像胡锦涛那样对小朋友说,”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我不应该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而是当仁不让、敢做敢为、舍我其谁的”大无畏”蛮横劲!

如果说习近平搞个人独裁是为了挽救和延续中共的统治,说习近平被中共劫持还勉强说得过去。但这也只是动机层面,实际效果并不一定,事实证明适得其反。如果习近平真是这么想的或是说服党内支持他搞个人独裁的理由,那也是欺骗他人或欺骗自己,将自己对权力的执迷伪装成为了中共的千秋伟业和为了中国的伟大复兴。

归根结底,中共的”党天下”是习近平搞个人独裁的基础。习近平搞个人独裁或许受到中共党内的一些反对,但因为中共官员个个都习惯于盲目服从上级,恣意使唤下级,不这样就会被淘汰出局,更不可能升官;没有防止个人独裁的制度机制,”党天下”呈现为个人独裁就是必然的趋势,而集体领导则是特殊历史原因导致的偶然现象。

2024年6月24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