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若说觉悟高,韭菜赞镰刀

0
47

——论奴性和恶性

奴性深重者必恶,
恶性深重者必奴!

—东海律

“韭菜镰刀”的图片搜索结果网络图片

暴秦一词,涵盖秦学、秦政、秦制、秦法及秦君。秦学即秦法家,其学其人皆极邪恶,学为邪说,人为邪恶之徒,以商鞅、韩非、李斯、赵高为代表。秦政秦制,即君本位、家天下的古典极权主义政治和制度。至于郡县制,暴秦之下为恶,儒政之下为善,郡县制本身无关善恶。秦法,即暴秦的法律。

秦学秦政秦制秦法,是典型的古典极权主义邪说暴政恶制恶法。凡是以秦法家治国的秦君都是暴君,以秦始皇为代表。暴秦之四反性质,史有定评。四反者,反人伦、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也。

这是一条东海律:凡美秦者,若非愚昧之极,就是邪恶之徒。美秦,赞美暴秦也。美秦者,包括信奉秦学、赞美秦政秦制秦法及秦始皇者。

凡美秦者,为君必暴,为臣必奸,为师必恶,为士必邪,为民必愚。此等人必无底线,必非善类,必非人化,误人自误,恶业深重,不易救药也。

暴君暴政恶制恶法就是盗贼的政治化,美秦就是美贼,赞美盗贼是对盗贼最好的帮助。没有盗贼,会从外部招徕过来,或自内部培养起来;有了盗贼,会使之更猖獗、更持久、更难驱逐。

无论是精英群体还是弱势群体,赞美盗贼都有恶业恶果,必然命运恶化,或灾难深重或下场悲惨。为了证明这条定律,历史已经提供了无数血淋淋的事实。君不见,暴秦、长毛、纳粹、前苏联和古来所有盗贼集团,无不始于害人,终于害己。它们自己和赞美支持它们的知识群体弱势群体,无不厄运缠身。

奈何赞美盗贼者,往往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深受其害不会觉悟;甚至很多人见了棺材也不掉泪,受害至死也不觉悟。更有甚者,前仆后继,子子孙孙,颂贼不止。赞美盗贼者,对于往往比盗贼更加痛恨批判盗贼的正人君子,故特别善于告密君子,迫害正人,恨不能灭之而后快。

赞美盗贼的社会,盗贼一定得势,想不得势都不行。而圣贤君子一定失意落魄,怎么努力都不行。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豪不自由。就像孔孟,不屈不挠呕心沥血努力一生,终究无法挽回历史的车轮向秦王朝滚滚滑去。

儒家反对辱骂,但并不一概反对。污言秽语,施之于人是恶,施之于圣贤君子是大恶,但施之于暴秦及赞美暴秦者,则可谓物得其用。骂人非礼,骂圣逆理,骂贼合情合理又合礼。孔子“斗筲”“无后”“老贼”之斥,孟子“豺狼”“禽兽”“非人”之骂,更显孔孟的正义和威严。

美暴秦与诬文武同恶。流行诬文武、美暴秦的社会,必是三非社会,而暴秦则是典型的古典极权社会。中国历史上没有经过奴隶社会这个阶段,但有过短暂的奴隶社会。从商鞅开始,秦制就是奴隶制,秦国就是奴隶国,短命的秦朝就是奴隶社会。由于秦学不适合洗民之脑,秦国在奴化人民方面做得不好,远逊于现代极权主义。民众虽然不幸沦为奴隶,但奴性不足,抗争精神不死。

所有好社会的共同特征是有序自由,秩序和自由并重。王道社会最好,以礼制维护秩序和自由,两者品质双高。自由社会次之,以法治维护秩序和自由,两者品质一般。极权社会最坏,没有自由,只有秩序,恶制恶法恶秩恶序,社会仿佛监狱地狱,人民沦为奴隶奴才。

可悲可耻的是,极权社会,不仅精英群体,弱势群体也热衷于美秦。如厓山遗民同道所讥:“若说觉悟高,韭菜赞镰刀。”

韭菜之所以赞镰刀,要因有三:一因无知,韭菜不知道自己是韭菜,自以为是镰刀;二因利欲,或有汤喝,或试图通过对镰刀的赞美和帮助而挤入镰刀队伍,获得割菜的权力和机会;三因奴性,置身韭菜行列,拥有镰刀思维。镰刀猖獗,就是因为这三种韭菜太多了。对于韭菜来说,镰刀固然凶恶,这三种韭菜同样险恶。

奴性与恶性都属于恶习,而且相辅相成,奴性深重者必恶,恶性深重者必奴。很多奴才一旦成了主子,会比原来的主子更加凶狠恶毒,原因就在于此。奴性表现很多,概乎言之有三:一是身为人役,奴才也;二是身为物役,物奴也;三是身为权役,权奴也。

古今中西任何邪恶组织和势力的首脑,都是被绑架着的,或心被权欲所绑架,奴性与恶性得到了最圆满的统一;或身被权力所绑架,要干坏事,当然顺风顺水;要干好事,那就千难万难;若想从善归正,那就更难了。恶海无边,回头无岸。此之谓也。能将邪恶势力领向正道,非大豪杰莫为也。

盗贼成为赢家,就是没有赢家。盗贼势力在成功、兴旺、维持、衰败直到最后灭亡的过程中,不仅正人君子和正义力量深受其害,人民、社会、国家深受其害,盗贼群体自身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就像暴秦,从商鞅变法崛起到嬴政统一天下再到全族灭绝于项羽,全程都是尸山血海,历代君臣、秦国王族和广大秦人无非牺牲品。生的可怜可恶,死的可悲可耻;生的渺小卑鄙,死的龌龊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