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关注维吾尔人遭遇「种族灭绝」(下篇)

0

解决维汉矛盾从反思汉人特权开始

滕彪律师是伊力哈木·土赫提好朋友。他表示,在与伊力哈木相处的那段时间,他切身感受到了维吾尔人遭遇中共政权的残酷迫害,远胜过我们汉人。

滕彪说道:我与伊力哈木交往的过程当中,以及一起处理涉及维吾尔人的案件中,真心地感觉到,维吾尔人受到的迫害远远地高于汉人。那还是在2014年之前,后来的情况,我们都看见了,「种族灭绝」正在发生,也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觉得, 我们在坐的异议人士,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所有汉人,都应该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身分、特权,反思自己多多少少的大汉子主义思想。

前不久我们在Clubhouse线上语音聊天社举行了一个讨论会,讨论汉人的特权问题,汉人是不是中国的白人,汉人是否应该反思自己的特权和大汉族主义?很多人不明白,汉人难道还有什么特权吗?实际上作为汉人,你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语言受到排挤,不用担心自己因为身分证上的汉族,被酒店拒绝入住,包括不用担心整个汉文化被灭绝等等,这就是汉人的特权。

滕彪律师。图/田牧提供

我证明维族人遭遇中共政权的迫害

王瑞琴(笔名安娜),前青海省政协委员,企业家、公益人士,2018年流亡美国,创办光传媒。2020年5月21日,中国两会召开时,王瑞琴发表《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呼吁罢免习近平。公开信发布后,王瑞琴在中国的家人及亲属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恶意骚扰,公司资产被冻结、财务票据悉数扣查运行受阻,本人不得已公开发布《与亲属断绝关系的声明》。

王瑞琴说道: 我生活在西北方,有很多少数民族朋友,也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我能证明,在新疆迫害少数民族状况,及针对维族实施「种族灭绝」政策,是确实存在。我身边的朋友曾经讲述了几个亲身经历:

一、我的一位体制内朋友,在南疆工作的时候,在一个小县城设置的集中营,营区关押了大量维吾尔族壮年男子,可说是人满为患,非常拥挤,营区被关押者睡觉分「三班倒」,只能轮流睡觉,只有坐的地方,这令我非常震惊。我的律师界的朋友表示,这样的人权侵犯非常严重,特别是喀什地区,白天不停的拉响警报。按我朋友说法,这是政府采取的恫吓手段,其实是实施精神迫害。

二、我们在新疆地区的教会组织与人员,遭遇中共政府的打压,我们只能将组织撤回来,那里遭遇的迫害令人震撼,比如说:一个县城到另一个县城,要在当地街道派出所开路条,如果得不到路条,便不可以正常地自由旅行。

我在青海经营宾馆,曾经有一段时间,大约在2013〜14年,地方政府就通知我们,不准藏族住宿宾馆,如果他们需要住宿,所有宾馆都会说「客满了」,后来也延伸到针对维吾尔民族。我也把一些资料发给了会务方。「新疆人的住宿登记时,要见人、见车、见物,身份证信息要认真核对,做到一日三报,客人离开后,形成光盘上报。」

前青海省政协委员,企业家、公益人士王瑞琴(笔名安娜)。图/田牧提供

对维吾尔人受到这种全方位的民族压迫,这在大陆普遍地、确实存在。海外一些人,甚至包括中国大陆一些人,他们对新疆的人权迫害真实情况,知之甚少,原因是中共当局刻意的隐瞒了。

有一次,从新疆来青海出差的一位塔吉克族,预计在我们宾馆下榻,这人应该是早上就到了,下午5点还没有登记是怎么一回事?我当时问「国保(国内安全保卫警察)」:不是说新疆的政策是专门针对维吾尔民族的吗?但这位出差干部是塔吉克族。当地「国保」回答:「新疆所有的穆斯林,除了汉族以外,全部是一个政策。」这不光是一种赤裸裸的民族歧视,还是一种民族压迫。

还举一例,国家民委(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是国务院主管民族政策的部门),去年12月16日发生了一个非常突出的改变,国家民委主任、民委书记由陈小江担任,这是66年(自1954年)来首位汉族人担任此职务,这说明习近平时代对民族的迫害,会越来越严重,我希望社会必需关注中国的民族政策在恶化。

维汉交流与对话必须扩大到两族青年

海玉儿·库尔班(Haiyuer Kuerban),是世界维吾尔大会青年部主任、兼世维会驻柏林办公室主任。

他的发言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中国、台湾民主运动各位领导,为此,我非常高兴。我在中共占领的东突厥斯坦出生,并在那里成长与读书,现在离开中国已经十几年了,我现在的汉语水平退步了,说不好,但我今天尽量用汉语发言。

我作为普通的维吾尔青年,也是作为维吾尔「自由解放运动」的工作者、接班人,通过今天的会议,我聆听了东突厥斯坦、台湾、中国民运等领导人的演讲和表态,从中学到了一些,前辈们针对眼下维汉两族发生的矛盾悲剧,及维吾尔民族遭遇的「种族灭绝」灾难,均提出了分析与判断,更重要的是还提出了应对措施和解决方案。

我希望两个民族的类似会议,交流与对话,坚持下去,其规模还须延伸和扩展到维汉的青年学生中去,使得咱们青年人相互倾听与理解各自的观点,培养相互的尊重,互相理解与支持各自的政治理念与选择。时下维汉民族共同面临的挑战,必须立足于平等的、和平的、相互尊重的基础,并建立起对话与合作,共同去对抗中国共产党的霸权独裁统治,如果我们不交流、不接触、互相不接受,在发生「种族灭绝」的今天,我们不可能取得一致,取得胜利,谁也不会有好处,「种族灭绝」还将持续发生。

我们年轻人必须冷静的坐下来,团结起来,试图了解与理解两个民族的矛盾症结,尊重对方的观点,相互帮助,相互支持,共同创造真正意义上的、和平和谐的生存环境与美好的未来。

海玉儿·库尔班(Haiyuer Kuerban),是世界维吾尔大会青年部主任、兼世维会驻柏林办公室主任。图/田牧提供

族群联合是共同推翻中共政权的基础

夏业良教授,是美国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他的发言首先强调维汉两族的共同敌人,搞清了朋友与敌人关系,维汉民族才能方向准确、弹无虚发的对抗共同的敌人——中共反动统治政权。

他说道:现在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存在着比较深刻的矛盾,要是仅仅理解成是中共集权专治统治造成的,无论是对汉族还是其他族群都是一种灾难的话,那么这还比较容易理解。遗憾的是我们也看到,维族人、藏族人、蒙族人和其他的族群,他们除了对中共的痛恨以外,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还痛恨汉人,这一点我觉得是有很大的问题的。这就是说有可能把目标对错了,当方向错了,必将产生内耗,因为我们无论是汉族,还是其他族群,都是中共集权专制统治下的共同受害者、牺牲者,所以在目前中共集权统治没有结束之前,我们不要去挑另外一个族群的毛病。因为每一个族群可能都会有一些毛病,因为这样的话,就会形成族群之间的矛盾和敌对,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要加强族群之间的联合,我们各个族群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和冲突。如果都是爱好和平、爱好生活的正常人类,那和集权反人类的那些作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要把中共的这些暴行逆施都看成是汉人的罪恶。同样反过来汉人也不要把那些经过中共长期宣传洗脑教育得出一种印象,认为真正的维族人、藏族人是野蛮落后的,他们不讲卫生,他们喜欢占小便宜、会抢东西,会杀人,这种印象是怎么得来的,关于这个问题,今天无法展开。

我记得在1985年,当时有一位在新疆住了18年的共军师级干部,跟我谈话,他说:我们在新疆住了18年,我们对维族人那么好,他们有病、缺粮的时候,我们都像对待自己亲人一样去看护他们,对他们好,但是最终的结果呢?好像他们永远都不把我们当做他们的自己人。他说,看来我们这种汉维联合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当时听了比较震惊,因为这是他私下的话。公开通常会说,汉族跟维人、藏人的关系多么好,亲如一家,然而中共军队的高层军官,尽然有这样一个结论。这也反映了一种中共大汉族沙文主义政策,他们的这种想依靠笼络人心,给点物质上的帮助,就能够让这些少数族群都听从自己的安排,这个想法必然是要失败的。

我有一个建议, 藏人有一个流亡政府,维族人有没有可能也成立流亡政府,还有蒙族人,不是说成立政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封官许愿,大大小小都有职务,而是说有一种更加凝聚的力量。因为我们知道,在新疆那些维族人是没有办法自由地表达自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够在海外有一个更加集中的发声地,恐怕可能是一个缺憾。

夏业良教授,是美国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图/田牧提供

明辨世界大局看清中共罪行

张杰是法律专家、也是独立评论人。他的发言深刻揭露了中共政权种种恶行,为中国民运与维汉两族的合作,明确了行动指南与斗争方向。张杰的观点是:

第1点:中共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反人罪行铁证如山,有大量的文件、视频,有集中营,有百余万的维吾尔族人正在被关押;

第2点:中共正在发动对所有中国人的战争,这个我们可以看到,绝不仅仅是对维吾尔族人,这种集中营正在内地蔓延。我们看看香港、看看台湾,我们都知道,它绝不仅仅针对维吾尔人;

第3点:中共集权挑战人类民主自由价值观,为什么中共会去迫害维吾尔人,其实就是集权主义。看看希特勒对待犹太人,我们就会知道,但是我要说,集权主义因为它的本质就是反人类、反文明,和反人性。中共这种极权主义不同于左翼右翼集权主义,它是集两翼极权主义,它是和皇权、专制为一体的,中国式集权主义更加邪恶;

第4点:21世纪出现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迫害,是整个人类的羞耻,这一点无法接受,所以整个文明世界再次集结起来,要共同战斗;

第5点:中共政权正在走向覆灭,对内来说它的危机重重:经济危机,人口危机,政治危机,文化危机,道德危机;对外四面楚歌;高层分裂、权斗。这里我同意王丹先生的建议,维族人也要和汉族朋友一起,把更多的信息传递给他们,让他们知道真相;

第6点:伟大的维吾尔族将会浴火重生,你们不要惧怕,中共集权正在崩溃,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定,中共对维吾尔族实施了种族灭绝、反人类罪,世界民主同盟正在集结,维吾尔族是中共政权走向败落的滑铁卢,中共70年的罪恶该结束了!善良、勤劳、智慧的维吾尔族将浴火重生,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法律专家、也是独立评论人张杰。图/田牧提供

维汉的共同点是:自由、人权、中共敌人

钟锦江是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现任主席,他代表中国民联组织表态: 在过往的几十年里面,至少在20年里,中国民联是最早同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站在一起,支持他们争取民权的海外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前任主席薛伟是最早访问世维会、并且把他的访问写成报道发表在《北京之春》上的人。我们的前任主席胡平,也是在许多场合公开支持维吾尔族人,支持他们的抗争。中国民联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维吾尔族人抗争。

造成维吾尔族新疆人权灾难的应该是中共政权。这里面不仅仅是维吾尔族人受到迫害,藏族人受到迫害,其实我们汉族人本身也一直遭受到迫害。我母亲家庭的6个至亲就是在中共的集权下,死于60年代的饥荒年。我们家庭就是中共集权的受害者。从这一点上来说,尽管民族问题会带来一些复杂的合作讨论,但是我们可以从寻找共同点开始。我们和维吾尔族人有什么共同点呢?争取自由是我们最大的共同点,争取人权是我们的共同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中国共产党,所以我想在现有的情况下,抓住共同点。希望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们一起合作,团结在一起,先把中共政权结束了,然后再谈其他的。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现任主席钟锦江。图/田牧提供

维汉团结起来,一致对抗中共

黄慈萍是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她的发言是:

今天维汉国际网络大会很重要,其焦点就应该是维吾尔人与汉人交流,互相理解,达到共识。

1、中共对维吾尔人的迫害,已是前所未有。如中共对非常温和的伊利哈木教授判处无期徒刑,就远远超过对其他类似的持异见者的迫害与惩罚。现在国际社会终于关注到维吾尔人的苦难,这是一个良好的转折点,我们需要更加努力,来推动,来改变。

2、二十多年来,中国民运尤其是魏京生先生领导下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一向坚定地支持维吾尔人的人权,在国际国内为维吾尔人呼吁。作为汉人,我本人就多次帮助过维吾尔人,甚至帮助他们获得所在流亡国家的避难身份。多年来,魏京生先生也曾为了被中共列入红色通缉的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多里坤先生向国际刑警组织抗议,并与国际社会及媒体联络。令人欣慰的是,国际刑警组织终于将多里坤先生从红通名单上拿了下来。

3、911发生之后,中共曾乘机将一系列维吾尔人及组织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并联络和督促正积极反恐的美国政府。我帮魏京生顶着逆流,给美国国务院与白宫等机构写信并呼吁,告诫他们必须团结乃至支持中国的穆斯林包括维吾尔人,而不是上中共的圈套。

4、这二十年来,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但因此可以肯定,我们汉维之间是有善待对方及团结合作的历史与基础的。然而,这也正是中共要破坏的。仔细观察,尤其是近两年维吾尔人的苦难终于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并予以回应乃至制裁,我们多年的努力终于达到一定的效果时,中共更是狗急跳墙。我们不能忽略和忘记中共一时一刻也没有放弃其一党独裁专制,包括破坏维汉关系,乃至派遣特务到两边挑拨离间搞破坏。其实中共从来如此,我们必须警惕。在过去,中共针对藏汉等关系做了类似之事,但很不成功。

5、面对维吾尔人的苦难,我们汉人应当自省,尽力并尽早结束中共的极其残酷的迫害与镇压,争取早日实现大家都向往的民主自由。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必须认清中共是迫害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维吾尔人、藏人、蒙古人等各族人民包括汉人的敌人。我们必须反抗中共极权政府对所有人民的迫害,对全世界的扩张。我们必须团结,相互体谅支持。汉人、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等各族人民只有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才可能推翻中共,给大家都带来自由民主与尊严!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慈萍。图/田牧提供

中共针对维吾尔的镇压模式会延伸到汉人世界

钱跃君是前《欧华导报》主编,他的发言是:

主持人艾克林开场时就说了,新疆问题一个是宗教问题,一个是民族问题。这两点加重了新疆问题的麻烦。因为在中国大陆,尽管说有佛教,但好像没有像基督教、伊斯兰教这样真正意义上的宗教。所以一般老百姓包括中国共产党不能真正理解宗教的意义。中共相信世界上任何东西,通过暴力都能取得,并达到目的,这种思维就加重了有宗教信仰的人的苦难。民族问题相当麻烦,一方面来说,中国有传统的民族主义思想,孙中山提倡三民主义的「民族、民权、民生」,其实一点也没有民权思想,最后成功就是靠的民主。共产党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他们压迫少数民族,不会在汉民族中引起反感,不会受到舆论攻击。我们今天讲的民主好像是理想的东西,实际上是势力平衡的结果。恰恰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本土化运动,很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抗拒中国集权的力量。就像台湾的本土化运动对台湾的民主起了很关键的作用一样。所以中共特别担心、惧怕,在那些地区的民心同北京越来越远,最后走向了不说独立至少是民主。那里的变化很有可能引起整个中国社会的变化。因为专制就是铁板一块,不能这个地方给你民主,那个地方实行专制,行不通的。少数民族地区对中共的恐惧要低于汉民。

另外,我们致力那么多年民主运动,以前都是想如何解救中国老百姓。没想到30年以后,中共的专制压力一直延伸到海外,通过「一带一路」等各种渠道,现在也引起了西方社会的震惊。所以这一次恰恰在新疆问题上,整个西方世界非常反感,而且提出「种族灭绝」的概念,遗憾的是中国百姓很少了解这方面的实情。西方一直试图将新疆人民的命运与中国人民的命运联系起来,现在有讲香港大陆化,大陆北韩化,对新疆问题的处理模式,以后会传遍全国,应该让中国的老百姓看到,中共今天对新疆百姓的镇压,以后会逐步推向全中国。一定要让中国的百姓看到,今天对新疆的声援,其实就是对他们自己的声援。要把这两者的利益、关系联系在一起。

前《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图/田牧提供

会议总结

主持人艾克林总结道:此次会议主要有三个层面的特点,一、对话与沟通:面对问题,表述观点,提出己见。二、不认同集权统治:谴责中共在东突施行暴政,追责中共的「种族灭绝」之行为。三、维护正义:声援维吾尔人的行动,支持其民族大业。

艾克林还期待维汉民族交流与沟通的远景:此次会议应有后续工作,一、换位思考,达成思想共识;二、求同存异,解决民族分歧;三、共同行动,制定相关计划;四、维护利益,实现各自政治诉求。

主持人廖天琪认为,这次会议取得的共识有:不论中外,人们对东突问题认知的高度,从人权侵犯提升到种族灭绝,这是一种突破;中共政权对异族的压迫,也对同文同种(不存在民族和宗教的分歧)的自己同胞、香港、台湾在施行,中共极权体制是自由、民主的共同敌人;团结才是力量,不论何种族裔、国家,凡是追求和平自由的个人、民间团体、政府组织要同仇敌慨、戮力同心面对极权暴力。

全球关注维吾尔人遭遇「种族灭绝」(上)

全球关注维吾尔人遭遇「种族灭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