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彭斯的末路

0
周三,副总统迈克·彭斯主持了国会两院联席会议,确认选举人团的计票结果。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迈克·彭斯是一位悲剧人物。民主党与共和党参与竞选的高层人士,无论他们党内的分歧如何严重,都自始至终为本党候选人的胜选而争斗,唯有彭斯,在1月6日,决定大选胜负的国会参众两院认证各州选举人票的联席会议上,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宪法规定,认证了有争议州的选举人票,使得川普总统输掉了大选,彭斯自己也陷入被共和党边缘化的境地。

1月6日,有上百万川普的支持者聚集首都华盛顿,要求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拒绝认证有争议州的选举人票,他们认为民主党的拜登团队在竞选中作弊,尤其是各州普遍采用邮寄选票和多米尼投票机,为大选作弊提供了充分的可能。1月6日那一天,布鲁克斯、霍利等超过150名参众议员,要在两院联席认证会上挑战各争议州的选举人票;资深参议员克鲁兹准备要求国会成立委员会,对大选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然后召开特别立法会议,对大选投票结果的变化进行认证。在国会认证会上,对各州选举人票认证具有关键作用的,是副总统彭斯。彭斯在1月6日国会认证会前夕发表谈话称:要把各州的非法选票剔除,只计算合法选票;彭斯还发表声明,欢迎议员们利用法律赋予的权力挑战选举人团的选举结果。这表明,彭斯也认为,各州送交的选举人票,有非法选票。1月6日百万川普的支持者聚集首都华盛顿,要求彭斯在国会联席会议上拒绝认证有争议州的选举人票。但彭斯在国会认证会上的表现,却令人惊诧不已和大惑不解。

在1月6日最重要的历史时刻,彭斯出人意料的认证了所有选举人票。当时,民众进入国会大厦表达诉求遭到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调动国民警卫军镇压,军警开枪射杀了进入国会大厦的一名没有暴力行为的中年妇女。彭斯的认证完全背离了他1月6日前的讲话。是彭斯被刚刚发生的国会镇压吓破了胆呢?还是他遭受到来自某一方面的生命安全威胁呢?人们无从知道,只听到彭斯在认证会结束后为自己辩解说:宪法规定,副总统认证选举人票只是象征性的,宪法和法律没有明确赋予副总统否决选举人票的权力。

美国宪法是一部极不完备的宪法,有巨大的空间给人按照自己的愿望来解释;宪法规定由执政党的副总统到国会去认证两党竞选产生的选举人票,是荒诞不经的事,就像运动场上的比赛双方,其中的一方的运动员兼裁判员,最后裁定有争议的比赛结果一样。不过,宪法和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赋予副总统拒绝认证选举人票的权力,但也没有明确规定副总统不得拒绝认证选举人票。按照对宪法有关条文的正常理解,一旦竞选双方对选举人票有争议,那么手中握有宪法赋予选举人票认证权的副总统彭斯,理应拒绝认证有争议州的选举人票,至少可以下令这些州重新点算选票,剔除他所说的“非法选票”。但是彭斯竟然为一个不存在的宪法规定,认证了有争议的选举人票,这不但给竞选连任的总统川普以毁灭性打击,而且为弊端百出的美国选举制度又刨开一个大漏洞:今后任何有争议的选举人票,都可以在国会认证会上获得认证。

彭斯,毫无疑问,他是让共和党总统川普最终败选的关键人物,他像是民主党潜入共和党城池内的特洛伊木马,比特洛伊木马的故事更离奇,因为彭斯本身就是竞选连任的川普总统的副总统。在1月6日那一天,彭斯出卖了川普,也出卖了自己,出卖了共和党选民,聚集首都华盛顿的川普支持者激愤的喊出”绞死彭斯”的口号。

美国的两党政治,就如钟摆,今天摆向民主党,明天摆向共和党,全看谁能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共和党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竞选连任,赢得7500万张选票,包括许多华人选民,过去一直支持民主党,现在改投共和党,最根本的原因是:川普提出了“美国第一”、“让美国重新伟大”,带领美国重回传统的保守主义,重振建国之初确立的美国精神;同时,川普和他的团队,一举扭转了西方世界近三十年来对中国的绥靖政策,使得抗击中共政权对民主国家的渗透和侵害,成为西方世界政治的主流意识。而这一划时代变化的标志,是彭斯代表美国共和党执政团队,2018年10月4日,在华府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关于中国政策的演讲,彭斯在演讲中批评前几届美国政府助长了中国,他说“这样的日子结束了”。彭斯的演讲深刻而凌厉,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被称作讨伐中共政权的檄文。如同1987年6月12日里根总统在柏林勃兰登堡柏林墙前所做的“推到这堵墙”的演讲,敲响了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集团的丧钟,彭斯的演讲,吹响了埋葬祸害人类一百多年的共产主义最后堡垒中共政权的号角。那时,许多人甚至认为,与常常率性而为的川普相比,彭斯更堪称是领导西方民主世界的领袖。遗憾的是,彭斯为自己赢得的崇高声誉,却在1月6日被他自己糟蹋和毁弃了。

1月6日至今,美国的大选纷争延续了整整四个月。就连一向支持民主党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新民调也显示,近半数美国选民认为,舞弊是总统大选的最大问题。多个在2020总统大选竞争激烈的州,如亚利桑那、乔治亚、佛罗里达、密歇根和德克萨斯,提出了让投票程序更加严格的法案。亚利桑那州正在重新计算有争议的选票,州参议院扣押了该州最大的马瑞波卡郡所有选票及投票机,重新手工核查马瑞波卡郡全部210万选票,核查出大量非法选票。未来还会不断有事实证明,彭斯1月6日认证有争议州的选举人票,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大选结束,彭斯返回自己的家乡印第安纳州,一度居无定所,后住院接受心脏手术。4月29日晚,他出席南卡罗来纳州保守派团体“棕榈家庭理事会”年度晚宴并发表演说,这是他卸任后首场政治演讲,彭斯说,尽管他已不受川普青睐,但他在可能参选总统的仕途上,仍会试图赢得川普的欢心;彭斯还宣布成立一个名为“推进美国自由”的政治权益组织。媒体报道说,这些活动标示彭斯想回归公众生活及政治镁光灯下。但2月在佛罗里达州川普的海湖庄园举行的共和党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没有邀请彭斯参加;日前川普表示有意再战2024年总统大选,点名的副总统人选是共和党佛州州长迪桑蒂斯,而不是彭斯。

现在共和党正由川普主导,为赢取2022年中期选举和2024年总统大选做准备,川普不再接受彭斯,共和党也不会接受彭斯。人,尤其是政治人物,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犯了错误必须付出代价。彭斯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他从1月6日开始便走入末路。他现在固然需要镁光灯,但更需要忏悔。如果上帝不管美国总统选举的事,那么彭斯应该向共和党的选民忏悔,向自己的良心忏悔。

(2021年5月5日)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