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回归基本的独裁者

0

图片来源:Alexey NIKOLSKY / SPUTNIK / AFP

近年,国际著名纪录片导演Vitaly Mansky曾形容,普京从小心翼翼走进地雷阵的人,变成了站在地雷阵中心的人。身为2012年书籍「独裁者的进化」封面人物,普京亦成为近年观察独裁者如何「与时并进」的指标。英国皇家联合研究所(RUSI)资深研究员、伦敦大学学院斯拉夫东欧研究院(SSEES)教授Mark Galeotti就认为,现时的普京,开始由「混合威权主义」(hybrid authoritarianism)回归独裁者基本步。

人称俄罗斯新沙皇的普京,掌权至今超过二十年。Galeotti于「莫斯科时报」(The Moscow Times)发表的文章认同,普京通常不依靠恐惧与武力作控制,属于后现代威权主义(post-modern authoritarianism)人物,他所容许出现的假议会、假反对党派,在过去二十年为俄罗斯披上充满戏剧元素的民主外衣。

过去,普京的统治策略基本奏效:以良好生活质素抚顺国民、用大量额外利益收买精英阶级;对反对人士则小心谨慎压制,施以威吓噤声,令人们慢慢失去改变的希望。他指多年来,俄罗斯一直以自上而下的管治模式运作,从解决国民生活问题的国家计划,到建立联邦国家近卫军(National Guard)增强国家威慑力,不同范畴各个项目均调整以适应这种管治模式。然而Galeotti 有感,与过去纯熟的手腕相比,不论处理反对人士抑或精英阶层,普京均愈见生疏,信心趋弱。

Galeotti 推测,去年8 月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海外被投毒的事件,反映普京变得不安,认定纳瓦尔尼及其行动已对克里姆林宫构成威胁。去年白罗斯公然操纵选举引发的政治危机,可能是普京转变的关键。Galeotti 解释,普京从白罗斯这次危机中察觉,俄国需要采取镇压行动杜渐防微,特别是纳瓦尔尼提倡的「智能投票」配票方案一旦证实有效,便有机会要以大规模镇压收拾场面。

强硬镇压路线难以回头。Galeotti 认为,当纳瓦尔尼由德国返回俄罗斯时,普京政权感到别无选择,只能囚禁对方以免被他人认定自己软弱。同时,在大城市开始的抗议运动已超出城市范围,蔓延至全国各地,令普京更倾向大规模镇压的「逻辑」。

Galeotti指,正因为无法回头,一旦选择镇压,就只会一直往大规模镇压这种「逻辑」推进。独裁者往往通过广泛的暴力与拘逮行动,阻吓人们参与后续抗争,近期俄国的抗议活动反应亦转趋低调。值得注意的是,即使示威活动偃旗息鼓一段时间,独裁者仍会有新的打压动作。上月底,官方便将纳瓦尔尼营运的网络,列入极端主义名单,并计划禁止列入极端主义名单的人士参选,试图令纳瓦尔尼在政治上成为无兵司令。这种自我推进、扩大打压范围的行动,旨在令人们有更多顾忌,不敢表达反政权的主张,亦正是最普通、最老式的专制统治手段。

当然,普京的镇压,仍不能与史太林年代「大清洗」程度相比。想要避免俄国出现白罗斯人民与政权公开对抗的局面,普京现时正以自己在KGB年代运用的「预防性对谈」(prophylactic chats)为技巧提前部署。但Galeotti表示,各种先发制人的手段,本质仍是压制及威权主义。即使压制的规模可随政权需要,以及其所感到的威胁来调整,却已不可能回到更早期「后现代威权主义」的微妙状态;如今这位新沙皇,已坐上由刺刀与警棍堆砌成的皇座。

文/HUGO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