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中共2021,不计成本的末世维稳

0

“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共政权的治国纲领。

窃国篡权的政权,需要稳定地掩人耳目延续基业。

穷兵黩武的土匪政党,需要稳定地搜刮供养保持实力。

贪污腐败的行政官员,也需要稳定的环境上下其手、中饱私囊。

无怪乎中共把“维护稳定”放在“压倒一切”的至高地位。因为稳定既符合红党的基业永续,也满足红朝权贵的家业传承。

维稳,就成为中共执政的主旋律,而且中共上下对此不曾有过丝毫的懈怠。

援引香港《苹果日报》2019年3月11日发表的署名文章,引述广东《21世纪经济报道》稍早前引述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2019年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占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若按这个比例以及238000亿元的基数计算,中国的公共安全支出的预算高达13500亿元,比军费还高,2019年中国军费开支是11900亿元。

对内维稳的开支居然超过对外国防支出!

这恐怕是空前绝后的现象,人类社会绝无仅有的荒谬态势,竟然“无比和谐”地出现在二十一世纪,中共治下的中国。

“维稳”即“防民”。

从维稳开支数据以及相关对比可以看出来,中共政权的防民压力是何等的巨大。

什么样的政府需要对自己的公民进行如此不惜血本的防范?什么样的公民值得政府不计后果地防范?

国家机器枪杆朝内,坦克装甲车进城,恐怕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权,存世的已经不多了吧。

1949年匪共党窃国登殿以后,他们构建了更加完备的国家机器系统。中共国的国家机器最显著的特点,便是一切为了共产党的统治地位。一个不具备执政合法性的政党,在占据了执政党位置以后,主业一定是排除异己巩固政权。所以在中国,一切的军事力量、公检法队伍、立法机构、监狱系统、行政职能部门,无不是“维护稳定,确保红色江山世代相传”而运转。

而这一套国家机器系统,却是靠着集权和威压来压制民众日益增长的客观认知和民主自由的诉求,机器内部也依靠利益分配、贪污腐化、权钱交易来维持基础的平衡。所以,中共国的这套国家机器渐渐地蜕变,长成了机器怪兽!

一个原本属于人民的国防机器,却被驯化成“人民的军队忠于党”。当国防军的枪炮对着自己国民开火,这个机器就已经完全失控,沦为自我毁灭的定时炸弹。

中共国的警察队伍,从成立之初便是这个邪恶政权的常规“枪杆子”。为了“维稳”,中共高层一贯放任警权的泛滥。中共国实际是一个警察社会,告密、滥捕、栽赃陷害、警匪勾结、滥用暴力、执法犯法、失职免责……这都能证明这是一个纯粹的警察社会。

至于检察院、法院、看守所、监狱,无不是这套警权机器中的重要零部件。他们疯狂打压民众,只为构建一套他们期待的“稳定模式”,多少对生命和财富的绞杀,都假借“正义执法”之名!失控的机器,便是杀人凶器!

于是乎,军、警、武警、司法,全系统满负荷运转的国家机器产生了相当巨大的能耗。

惊人的维稳开支便顺理成章地产生了。

进入习近平时代之后,中共政权的内部大缠斗,与民众日益激化的矛盾,以及社会利益的掠夺式再分配,导致2020年代的中共体制下,暗流涌动、官民对立,甚至官官之间也存在着尖锐的对立!

习治下的烂摊子危机四伏,维稳的需求更加强烈。

2021年的今天,中共政权处在末世煎熬、沉船恐慌之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方群情涌动,八方军警支援。

我其实很乐意看见中共这种“炫耀式”维稳—-出现群体事件时,动辄不计成本调动周边地市州的国家机器进行大支援。比如广东军警到香港屠城。

而如此这般的高成本执法,对一个正在遭受经济坍塌的政权来说无疑是竭泽而渔,饮鸩止渴。

那是在掏空红龙,让中共财政系统和行政人力资源被压榨式耗费,跟贪腐亡国的作用很接近。

内忧外患,大厦将倾。习政权在这风雨飘摇的2021,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会是哪一根?目前不好说。

然而不计成本的疯狂“维稳”,绝对会成为中共政权经济失血导致坍塌的致命内伤。

(葵阳 写在2021年7月10日星期六 斐济苏瓦 时间晚上11:20)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