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立:远离培养韭族的生产加工基地 拒绝中共当局意识形态教育

0

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2020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指出:“有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各级各类民族学校应当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进行教学;有的规定,经本地教育部门行政部门同意,有条件的民族学校部分课程可以使用汉语言文字授课。我们认为,上述规定与宪法第十九条第五款关于国家推广全国通用语言文字法、教育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不一致,已要求制定机关做出修改。”

从法律层面,中国的《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都规定“各民族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因此,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的语言乃是一项重要的宪法赋予的权利,但这仍不妨碍中共当局对于宪法的侵犯和法律的蹂躏。中共当局显然想以政治需求凌驾于宪法之上、法律之上、教育之上、人权之上。缩减或禁止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进行本族母语教育,这不但公然否认中国宪法、国际标准及专家共识,这种种族灭绝政策也是在削弱的维吾尔等少数各民族独特身份认同。中共当局既想要从语言文字方面消灭维吾尔等族群,还想在精神层面上使之被消灭。宪法所规定的“国家保护和尊重少数民族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和自由”是一句空头支票而已。

其实,中共当局不单单对维吾尔、哈萨克等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进行消灭或汉语的同化,还对当年英国卫理公会传教士柏格理在云南贵州石门坎所发明的苗文和苗文圣经也想除之而后快。所谓的尊重少数民族人权、宗教信仰自由和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等承诺,在中共当局所统管的现实社会中,只不过是欺骗百姓的谎言和蒙蔽国际舆论的华丽外衣而已。

中共当局不只是对新疆等少数民族进行打压和控制,对汉族的控制目前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地步。中共当局对于汉族的管控主要体现在思想教育改造方面。比如,中共当局严格把控学校教课书内容的选材,师生集体接受中共政治思想教育等方面的控制权,就连私立、民办教育也惨遭中共当局魔爪的毒害,甚至中国社会各界人士也未能逃过中共当局对他们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的劫难。

据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5月15日报道,中国国务院周五(5月14日)出台了一部新的民办教育管理条例,以加强中共在中国社会管理中的作用。观察人士指出,这个动作是北京对科技、教育等领域的民间资本进行整顿并加强控制的又一个开端。

这个被称作修订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简称《条例》)的第一条就规定,民办学校应当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落实中共领导的具体办法是:学校中的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参与学校重大决策并实施监督;学校决策机构组成应当有中共组织负责人参加,有关监督机构中也应当有党的基层组织代表。

条例还严禁任何社会组织和个人通过兼并收购、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实施义务教育、非营利性学前教育的民办学校,加强对外方为实际控制人的社会组织办学的监管等。该条例将从今年9月1日开始生效。

由此可见,中共当局对于全国教育方面的管控从来就只有拧紧发条,没有松懈过。我们只有对中共当局的教育实质弄清楚,才能更好的理解为何中共当局宁愿对新疆等少数民族施行语言文化管控、种族灭绝并扼杀各个少数族群的自由创造力,学校教育更是任何清新的空气。

经常会有媒体消息报道出很多墙内的家长们,对自己孩子在中共当局管控的学校里获得各种奖状证书而感到骄傲,并引以自豪。当然,这并不是错,传统文化也要求人要勤学好问,学优兼并。错的是这些墙内的家长们并未意识到:当他们的莘莘学子在学校里勤奋读书的时候,读到的不是求智慧求真理的知识,乃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愚民教育,是一种会将孩子的优秀大脑变成专制机器的谎言存储器的教育,是一种会将孩子变成未来小粉红和大五毛的生产基地的教育。

不得不说,这样的教育是可怕的,是贻害子孙后代的,是变相杀人灵魂的教育。中共当局作为一个依靠谎言和暴力夺得政权的非法政权,它对本国百姓及海内外舆论的欺骗持续达到70多年,这些要归功于他的“大内宣”的成功,可以洗尽十四亿百姓的大脑;还用“大外宣”等阴谋手段影响并控制海外华人及许多中文媒体,犹如一个大淫妇,正在迷惑天下万国。

从中共当局对少数民族文化教育、民办教育及全国学校教育的干预和管控来看,其目的不外乎一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共当局的历史以谎言掩盖真相,所以学校的历史课本很难相信。

第二,中共当局的政治是极权专制的洗脑工具。所以政治课本更难让人接受。

第三,学校教育体制模式、语文等教科书内容被严格按照中共当局的意识形态来命定,只是中共当局对其各民族百姓从小进行变相的、无形的洗脑工具。

第四,学校教育相关的自然科学基础课程,是被无神论意识形态渗透的课程,比如加尔文的进化论,马毛列主义的无神论思想等。

总之,中共当局所管控的学校教育就是韭族的培养基地之一,中共当局奉行“病毒”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中国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都是在这种携带“病毒”的教育土壤中被熏陶、被教育、被毒害,失去了做一个正常人、真正人的权利和自由,长大后就成了广场舞大妈式的、地痞流氓恶棍大叔大爷式的韭族,即便有人长大后,有幸偶尔成为官僚阶层的一员,也必须要牺牲掉自己的良知为代价去做蝇营狗苟的行径。在中共极权制度下的教育,任何孩子的灵魂都是被扼杀的对象,而不是呵护和成才的对象。可悲的是,中国的家长们并不明白中共当局的邪恶本相;因此,中共国里没有觉醒的那些家长和孩子是最没有希望的族类,是最有可能变为韭族的群类。

纵观中国教育界人士和诸多的有识之士之中,已有许多人从所谓的“教育救国”的梦想的破灭中被唤醒,意识到“教育救国”乃是中共当局对人民的在政治上冠冕堂皇的又一个欺骗口号,并不能起到救国救民的作用。中共当局实际的操作乃是教育产业化,让人民子弟成为教育产业化体制下被欺骗被收割的韭族,阉割一代又一代人的灵魂。

作为共产极权政府下的人民,的确是最为可怜的族群;世界上除了前苏联和朝鲜之外,还有哪个族群可以甘愿承受数代人被邪恶的极权政府的洗脑加工,却没有任何觉悟去反省中共极权意识形态教育的邪恶本质呢?

即便有些孩子可以躲过红黄蓝幼儿园的叔叔们和阿姨们的合谋;可以躲过小学校长伸出来的色性魔爪;可以躲过中学阶段的同伴霸凌、可以躲过色性成瘾的官员们的邪恶嗜好;可以躲过克拉玛依的大火……但后面还有很多防不胜防的重重陷阱和危险等待着。总之,在一个罪恶的国度中成长,中国的孩子,中国人民的确有着太多的危机需要面对。

综上所述,从中共当局在对待新疆等少数民族的本族语言的教育的政策和全国学校教育(包含民办教育)的法律政策来看,中共当局想通过灌输意识形态教育来洗脑国人,使其成为中共当局生产韭菜的加工厂和政治统治的下的被奴役的工具。中国人需要觉醒,认清中共当局管控下的学校教育的本质,国人当自强,要坚决拒绝中共当局一切有毒害的意识形态的教育。

目前,无论是平躺运动还是躺平运动,人民要坚决地、完全地、决然地与邪恶意识形态的教育决裂;展开全面的与中共当局的各种不合作姿态。教育获得自由的道路纵然艰辛,只要从每个个人做起,拒绝邪恶教育,坚持追求教育自由,就能更多地挽救自己的孩子免遭毒手。我们的下一代才会有希望,否则,中国的未来将会是万劫不复。希望墙内的每个人都能觉醒和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