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凯晴 — 廿三岁少女的无悔告白

0

符凯晴,23岁,中文大学生,于2019年11月11日在守护中大的「二号桥之战」中寡不敌众遭警方强行拘捕。

在被宣判入狱4年11个月后,符凯晴选择在「陈情」时段解除了代表律师的职务,并亲自读出了下面此无悔的宣告:

首先表明,我无意以这封求情信来博取法官阁下的怜悯。

在还柙期间,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报告时,我坦言对于自己的行为并无后悔,亦没有说话要向法官阁下求情,因为我并不认同法例本身,亦不觉得自己有做错的地方。简单而言,我不认为这是合理的判决。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系犯法,就系要负责」,有些人亦可能认为法庭的裁决证明了示威者的行为是错误的,是徒劳无功的。但我认为,权威并不代表正确。

首先,香港现时的法律,并非由人民共同认可,社会并没有空间讨论现行法律合理与否。其次,暴动条例的定义本来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权灵活解释和操控。 2019年后暴动案件急升,法庭时而重新诠译暴动定义,令更多行为被列为「法律不认可的行为」,从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权得以打压异见者。

极权下的法律只是政权用以规范人民行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个彰显公义的地方。这里只会流于表面地关注社会秩序,并不会着眼社会撕裂的根本原因。

当政治案件的刑罚日益加重,有些被告会选择认罪或向法官求情,以减轻刑期,但或许并不代表他们认同现行法律具有道德正当性。法官阁下可能会指出,若不满阁下裁决,大可以申请上诉。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级的法庭亦不见得会聆听异见者的声音。

我只是希望借此机会表达我的不满。如果法庭听毕本人以上的言论,认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从而后悔及反省,那便悉随尊便。

–网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