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福州地铁一条造价200个亿,十条就是2000个亿。

0

福州地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三江口征地2万亩,拍卖1000万一亩,价值2000个亿。差不多够修地铁了。

可以这么说,福州地铁是三江口数万农民血汗土地的奉献。

从此,农民失去世世代代祖传的土地,成了城市化进程的失地城市农民。

福州地铁就是福州所有被征地拆迁农民的奉献。

从中涌现许多的访民。

所谓经济可持续发展就是这么玩的。

被迫城市化的农民失去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失业的农民很难再就业,而且本土的小型工厂全部因征地拆迁或关门或倒闭或搬迁,本地农民工及农民收入下降,消费购买能力下降。

三江口征地拆迁,区域经济造血功能极差,征地至今已经超过十年,未见一家工厂,企业或公司入驻,本地农民再就业困难,拆迁造成大量本地人口四散流失,十年以前本地有大量小微民营企业,因征地而全部拆迁或关门或倒闭或迁移外地,大量外来民工流失。

在肥沃的农田上种植起一栋栋的钢筋水泥大厦,却几乎都是商品住宅及安置房,配套的设施极度缺乏,各路地产商拿地就是冲着拍卖价格稍便宜而纷纷盖起高楼。

而本地下洋村小学明明在十余年前就知道规划中要拆迁,而至今未见修建新校舍以满足农民子女的义务教育需求。听闻本村村官谈及需要借楼房以暂时安置小学生上课。我不禁想起1982,1983年时,为扩建下洋小学,正在念小学的我们曾经到处借地方上课而搬家,感谢当年的学校领导老师们及村干部的支持扩建校舍。而今21世纪,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了40年后,积累了巨量的经济财富,下洋小学面临我所知道的第三次搬迁。令人极度郁闷的是,为何不事先建设好小学校舍以满足学校被拆迁呢?而位于三江口下洋村的福州八中新校区(高中部)却在十年前就划拨大片农地,修建得漂漂亮亮。是不是因为高中是收费教育,而小学属于义务教育,双向标准待遇不同呢?

搞房地产异常积极,眼前巨额利益无比诱惑。

而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是否停留在口号上,在这里演绎得淋漓尽致,一目了然。

因看到网路上有关地铁的商业味道帖子,而偶有感,不得不讲几句,然后又说了某些方面话题,等日后补充完善,或专门叙述十年以来发生在福州三江口,下洋村,梁厝,樟岚,清富村等九个村庄征地拆迁实情。

土地,是巨大的蛋糕。

这是利益的激烈争夺。

房地产,沾染满满的农民的血。

我本是法律专业毕业于1995年。

不料,9年来(2010年——2018年),我三次进看守所,两次判刑,一次被暴力强拆,且眼下又面临第二次被强拆的巨大危险。这地,着实危险,风险系数5.0我是一点安全感都木有。

呜呼哀哉!

诸多奇葩事情围绕我而发生,维权,争取民主自由,宣扬民主理念,希望真正法治,冤假错案,被迫害,窝里斗,征地拆迁,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等等等等

–陈胜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