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纵览:政府配发手机追踪前西藏政治犯,强占藏人土地引发冲突

0

玉树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镇藏族土地被抢占,藏民抗议。(消息人提供给西藏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获悉,西藏当局正在向前西藏囚犯提供手机,要求他们必须使用政府配发的电话,禁止他们使用自己的电话,以监控他们在获释后的行动和谈话。而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近期当地藏人与官员因土地纠纷发生扭打冲突。此外,藏人行政中央为加强推动藏中对话而成立的“策略规划小组”,近日召开该小组成立后的首场官方会议,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同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据西藏消息人士称,2014 年左右开始,国家特别发给前政治犯手机,他们必须使用该手机,并且禁止拥有或使用自己的手机。一名西藏前政治犯说,

“政府配发的手机上安装了跟踪设备,可以记录你的位置和你会见的人。”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这些手机中使用的用户识别卡直接连接到政府监控办公室,但不需要为电话服务付费。不过,如果我们将谈话与手机保持一定的距离,它们就很安全。”

同样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一名流亡藏人表示,他在四年前访问西藏时,曾看到这些手机被使用。他说,

“2017年去西藏时,我遇到了一些前政治犯,他们都带着这些政府配发的手机。我还遇到了一个在监狱里待了几年的一位前青海政治犯,他告诉我把手机放在另一个房间,有助于屏蔽跟踪设备。”

消息人士补充说,西藏政治犯通常被要求在出狱后,至少一到两年内,每周或每月向警方报告他们的行踪和活动。另一位住在西藏的知情人士说,

“为了追踪获释的政治犯,中国政府还通过使用他们自己的手机和用户识别卡来监控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政府特别登记当局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藏人的用户识别卡。 我自己的手机也被中国政府拿走了登记,现在我很难接收或分享任何类型的信息。”

总部位于伦敦的西藏观察的研究员白玛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政府向前政治犯发放手机的计划是在 2014 年左右启动的。白玛嘉说,

“我们从许多前政治犯那里了解到,正在使用的是苹果智能手机第4代。所以现在彼此分享信息变得更加困难”。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表示:“这几乎是可笑的,当局追踪人员的时间如此之长。人们不得不随身携带政府发给的手机,这也令人不寒而栗,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基本上是跟踪设备。”

理查森说:“这意味着你实际上会让政府一直在倾听你的意见,这显然会对言论自由产生影响。”

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对藏区的电话和在线通讯实行严格控制,有关藏人抗议和逮捕的消息常常被延迟,有时会延迟多年,无法与外界联系。

此外,据当地消息人士称,近期,西藏村民和中国官员因当局未能支付建设项目土地补偿金而发生冲突,工地至少爆发了一场混战。

一名住在该地区的藏人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11 月 10 日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镇的斗殴事件中没有人员受伤,该地区历史上是西藏东北部安多地区的一部分。不愿透露姓名的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说,

“没有人被允许录制任何视频或拍摄骚乱的照片,没有人受到伤害。不过,现在这个土地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所有的建设工作都暂时停止了。”

消息人士称,几个月前,为了促进当地发展,中共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镇扎玛村和尕秦村借打造国家公园为由征用土地。中共官员在2021年早些时候从清水河镇居民手中强占了大片土地。虽然中共当局向这些藏人承诺,日后会给予被征地的村民补偿,但却至今没有实现,尚未支付任何款项。

本月10日上述两村的藏人找中共当局理论,并要求补偿时,中共当局却出尔反尔,还告诉这些藏人,这些地区原本就属于中共,中共有权在那里打造国家公园。

本月13日清水河镇扎玛村和尕秦村藏人集体抗议中共强占藏人土地的恶行,并与中共政府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部分藏人用手机录下了中共当局强占藏人土地的恶行,但当局却强行删除了录影,并对他们做出了威胁。

消息人士又说:“因此,该地区的一些当地藏人,上周到工地要求停止施工,直到他们的土地得到补偿。”该消息人士还补充说,村民在提出要求时受到了威胁,导致了冲突。

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扎姆哈丹巴坚赞说,中国多年来一直在未经当地民众同意的情况下,将大量牧民和其他藏人从他们的祖传土地上移走。丹巴坚赞说,

“因此,该地区的一些当地藏人,上周到工地要求停止施工,直到他们的土地得到补偿”。

消息人士早些时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自四年前开始拆除牧民住房,代之以为汉人移民和游客建造的住房以来,清水河镇的紧张局势升级,该地区以其风景秀丽和水电供应良好而闻名。

消息人士并称,8 月,警方拦住了一群前往清水河镇的藏人,将一名反对随机搜查的藏人推入河中,随后死亡,并射杀了另一名试图干预的藏人。

据西藏之声的报道,中共在清水河镇扎玛村和尕秦村正在建设的“国家公园”,也因遭到该地区藏人的集体抗议而暂时停工。

2016年 中共当局印发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随后,中共在玉树藏族自治州和其它多个藏地建造所谓的“国家公园”,强占了很多藏人的土地,并强迫牧民从传统的牧区搬离。为此,流亡藏人和援藏人士长期呼吁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允许西藏牧民按传统方式自由地延续游牧生活。

另据西藏之声报道,今年八月,藏人行政中央宣布解散已成立了二十余年的“藏中和谈筹备小组” ,新设立由内阁政务秘书处、外交与新闻部、安全部及西藏政策与研究中心等部门官员组成的“策略规划小组” 加强推动藏中对话。11月16日, “策略规划小组”成员噶玛仁青(安全部秘书长)、噶玛曲英(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达瓦才仁(西藏政策与研究中心主任)和扎西嘉措(内阁政务秘书长),外加小组顾问格桑坚参(达赖喇嘛尊者前特使)、丹巴次仁(前藏人行政中央部长)与忠琼欧珠(现任新德里办事处代表)在达兰萨拉召开该小组成立后的首场官方会议,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才嘉也受邀出席。司政边巴次仁主持这场为期三天的会议。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噶玛曲英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到:““虽然藏中和谈自2010年处于停滞状态,但我们会为将来谈判做全方面的准备。”

“藏中和谈筹备小组”于1998年成立,负责藏中对话相关事务。截至2010年,在该小组的努力下,藏人代表得以陆续跟中方代表针对西藏议题进行谈判, 后来因中共拒绝合作导致和谈进入停滞期。 而该小组成员大都身居不同国家和不同工作岗位,而无法全力置身于和谈事业当中。因此,以司政边巴次仁为首的第十六届内阁噶厦对“藏中和谈小组”进行重组,从每年一次会议工作汇报方式改为由固定人员分析和整理西藏局势,向内阁噶厦汇报的工作模式。

此外,西藏之声根据《玉树民族之声》于近日发布的消息说,玉树市称多县近期宣布了一项新的政策,将藏文规范使用考核纳入该县县政府年度目标考核工作。要求称多县全县各单位在平时工作中重视藏语文的规范使用。

称多县制定的新政策内容包括各单位规范使用宣传栏、牌匾内容等均使用藏汉双语等等。

藏人行政中央智库“西藏政策研究中心”成员嘎玛丹增接受采访时表示,自从中共侵占西藏以来,中共一直称要保护西藏的传统文化和宗教文化,以及西藏的语言文字。中国的宪法里也有“保护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条例,但是,事实是中共当局把藏文学校的主要教学语言已经换成了中文,实施着彻底汉化藏人的政策。因此,他不认为中共真的会实施“规范使用藏文”的这项政策。 他还表示中共当局这次的举动背后很有可能隐藏着别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