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历史 口述史/回忆录 裴毅然:对比中国贪官和美国贪官

裴毅然:对比中国贪官和美国贪官

0
集权必孵贪腐,1949年前中共烈士江姐等就看得很清楚了,传函给组织<狱中八条>,其中——
防止领导成员腐化;

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①]

如今,中共早已不好意思再自吹“特殊材料制成”,贪腐成风、贪官遍地,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科长股长,总不能再指局部与个别问题吧?当年那么气壮山河指责国民党贪腐、抗战后接收大员“五子登科”,这会儿轮到自己了!而且今非昔比,“当家才知柴米贵”,原来“特殊材料”更贪更腐、把持度更低。当年打过国民党的枪,人家用来打自己了。

选吏不如科举

第三代、第四代中共领导人不会不明白分权制衡的优越性,不会不清楚三权分立的精密度,之所以硬着脖子不承认,还在那儿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个自信”,底牌当然只有一张——“红色江山”岂能拱手相让?名曰“红旗不能自己倒掉”,实质还不是“特权岂能自己放手?”

红朝72年,选吏制度还不如封建皇朝。唐代进士及第,还不等于进入“第三梯队”,吏部还有一道“书言身判”——书法、言谈、形貌、逻辑,四项合格,才获授官资格。1999年,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1948~2000)贪腐落马,再三再四强调受贿理由:“我收了人家的钱,就应该给人家办事。不然,我这人就太没人品。”这位省部级高干的“阶级觉悟”,一再雷倒检察官,估计也让中组部很难堪。[②]选拔出这样的“人民公仆”,执持如此道德标准、运行这般逻辑,距离“选贤与能”差多少?

中国腐情点滴

2005年中国商务部数据:4000余名贪官携带500多亿美元逃往国外。按当年汇率,$500多亿= ¥4150亿。此时,中国绝对贫困人口2610万(每餐伙食费¥0.12[③]),500多亿美元贪款摊到贪困人口,人均¥1.59万,相当于贫困者24年纯收入。

河南漯河市委书记程三昌(1941~ )逃到新西兰,当地报纸称他黄金装修厕所,每天喝人奶,每餐开支几千美元,当地最富大款。

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许超凡(1964~ ),40亿人民币转往美国、加拿大,顺利出逃,极度奢糜,包养情妇、雇佣打手、保镖、厨师,共计几百人;带情妇上珠宝店买手饰,半天消费500万美元,当地人目瞪口呆,甚至惊动警察维持秩序。

2005年春节刚过,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1965~ ),贪腐10多亿人民币外逃加拿大。当地媒体称高行长富比王侯,情妇多达几百,花钱疯狂程度无人能比,奢侈远超常人想象。[④]

1997~2005年,九省区交通厅长落马,有的省区交通厅长甚至「前腐后继」,形成刺目的「厅长现象」。次一级的交通系统官员,也频频落马,如北京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2004年被捕……。不消说,哪儿有工程有大工程、哪儿政府要花钱,哪儿就出大贪官。很简单,工程给谁、这笔财给谁发,还不是主管此事的官员说了算?各路商人又不是「特殊材料制成」,深谙人性,更通国情,不花钱就办成事,怎么可能?能那么傻乎乎相信中共官员一个个「金刚之身」?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前交通厅长阿曼·哈吉被「双规」时,一吐胸腑:

巨大的投入在改善中国交通状况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个“副产品”——交通厅长落马。[⑤]

更可怕的国情:律师及国人均认同一项潜规则——被揪出的贪官是偶然的“倒霉”,而非必然的“应该”。因为更多的贪官没有“倒霉”。北大汇丰商学院深圳校区美国教授克里斯托弗·保丁(经济商科),2018年被解聘(执教九年后),临行掷言:“中国是一个根本没有法律法规约束的丛林”,“中国对人的生命缺乏最基本的尊重”。[⑥]

美国贪案

2015年,美国新墨西哥女州务卿戴安娜·杜兰(Dianna Duran,1956~ ),“倒霉”了,吃官司——因赌博挪用公款$13800(¥90000)。她遭到同为民主党的州司法部长的起诉,控罪64项。州务卿主要职责:管理选举和竞选资金运用、监督州公务员道德规范。杜兰知法犯法,影响恶劣。

她得到的处罚:①入狱30天;②退回$13800,罚款$14000;③出狱后必须佩戴GPS卫星定位器,以监控她两年内不进赌场;④社区义工2000小时(每天8小时、每周5天,得一年);⑤六家报纸上公开承认罪行;⑥到不同公众场合(学校、老人中心、商场等)现身说法144场,让民众得到守法教育。如不接受上述惩罚,立即取消七年半监禁的缓刑,马上送狱。

杜兰当庭痛哭流涕,写给媒体刊登的认罪信中要求新墨西哥民众原谅其罪行。协商认罪协议时,杜兰有机会要求不必入狱,但杜兰认可这项处罚,愿为罪行付出代价。

美国华媒一位中文女播报:“判罚如此之重,美国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呵!”[⑦]

结语

选吏水准,衡量执政能力与理性程度的当然刻线。既不能“选贤”,也无法“与能”,只能选出一茬茬胃口越来越大的贪官,如此这般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不让人民批评指点,还好意思继续“自我表扬”?啊哟喂,您是不是也太好意思了?

至于中美对贪官的不同“认知”,则清晰折射两国人文差距——比人均GDP(至少五倍)更大更关键的差距。

作者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注释:

[①] <江姐等數百名烈士總結出來的「獄中八條」>,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7008041395407014&wfr=spider&for=pc

[②] 顾亦:〈绝路早在脚下〉,《检察风云》(上海)2015年第10期,页56。

[③](江西财经大学2007-2008年第一学期“毛概”试卷)https://wenku.baidu.com/view/a3c8ebea0242a8956bece4fc.html

[④]周军:〈完全不同的两张中国人面孔〉,《检察风云》(上海)2005年第21期,页23。

[⑤] 谭少宁:〈毕玉玺落马大揭秘〉,《检察风云》(上海)2005年第3期,页10。

[⑥] 自媒体:《糖堆儿实验室》,2018-9-12微信网传。

[⑦] http://hx.cnd.org/2018/10/05/钱定榕:新墨西哥州州务卿度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