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朱贤健的悲剧是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悲剧!

0

11月28日,从吉林监狱越狱逃亡了41天的案犯朱贤健,在吉林市丰满区松花湖黑瞎子沟落网了。

朱贤健曾是一个热爱自己祖国的人,1982年10月13日,朱贤健出生在朝鲜咸镜北道京原郡1区第四人民班一户农民家庭,除父母外,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2000年底,18岁的朱贤健应征参军,在特种部队服役4年。

2004年,朱贤健一个已婚的姐姐全家逃离朝鲜,导致这个家庭受到株连,朱贤健立刻被捕,经审查后,被遣往新星郡龙北煤矿劳动改造,从此,每日在漆黑的井下辛苦劳作,一干就是9年。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劳窑里的人看不到任何一点活着出去的希望,于是他决定逃离。

朝鲜新星郡与吉林省图们市中间只隔了一条图们江,两边隔江相望。2013年7月21日凌晨1时许,朱贤健跳进了湍急的图们江,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从龙北煤矿到图们江边,他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没吃没喝没休息。一般冬季才是偷渡的高峰期,因为江面结冰,容易穿行;夏季很少有人偷渡,因为江流湍急,危险性大,因而冬季戒备较严,夏季戒备较松。因此,朱贤健选择夏季偷渡,仅用了十多分钟就游过图们江,在彼岸登陆了。

7月22日凌晨3时左右,朱贤健来到图们市红光乡集中村,溜进了冯某某家中,盗窃了一部oppo手机、一个男式棕色折叠钱包、一双蓝色运动鞋。

上午7时左右,他重新回到该村,在一间空房内盗窃了一把刀、裤子、眼镜、帽子、一双鞋、白色短袖等物品。

上午10时40分许,他再翻入全某某家的院内,正准备离开时,碰上了回来的全某某。全某某立即大喊:“捉贼!”朱贤健便朝全某某背部砍了一刀,发现全某某身上有个挎包,他拽了拽包,全某某不放手,他又朝全某某背上捅了几刀,然后逃离现场。

朱贤健捅伤全某某后,身上的衣服沾上了血,就想偷件衣服换换,于是在当日上午12时许,来到曹某某家,偷了6盒烟、两罐啤酒,以及短袖、短裤、挎包、折叠刀、毛巾、袜子等物,然后来到图们市火车站附近,准备乘坐出租车离开。不料在不远的加油站遇上了检查,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匕首,因此被拘,后被判刑……

服刑期间,朱贤健曾于2017年、2020年两次分别减刑6个月和8个月,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于2023年8月21日获释,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驱逐出境遣返回国。这对他来说遣返回国,就意味着死亡,只是怎么个死法没有人知道。

10月18日朱贤健越狱,吉林狱方随即发布悬赏通告,对提供线索协助抓获逃犯的,奖励人民币10万元;凡提供线索直接抓捕逃犯的,奖励人民币15万元。

11月9日,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再次发布悬赏通告,通缉逃犯朱贤健,赏金提升至20万元。

11月14日,吉林市公安局发布第三次悬赏通告,捉拿逃犯朱贤健,赏金大幅提升至50万元。

到了11月16日,悬赏金额更是高达70万。这样的赏金,用于围猎来自异国的逃犯不可谓不高,对于收入微薄的东北地区来说也具有巨大的诱惑。

11月28日,朱贤健被抓捕的消息传出后,有个视频在网上热传,三名东北爷们拿着朱贤健的照片,标有一行小字“70w到手”,瞬间在网上引发喧哗。

朱贤健越狱的消息传出后,稍有良知的人都希望这个一生受尽苦难的人能够逃出生天,他所遭受的苦难,只是因为出生在朝鲜,没有选择,他选择逃离,也只是为了能够活着。

没想到今天的中国到处都是监控到处都是眼线,朱贤健很快在吉林被三个告密者出卖,三个告密者为了70万赏金,把一个无助又可怜的人再一次推入万丈深渊。

图像一个告密者泛滥的社会已经腐烂透顶,一个怂恿告密者的时代可谓黑暗至极,一个以告密为荣且形成了告密制度的民族必定万劫不复!

有人说沒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对于朱贤健來说,离开祖国才有自由。这个曾经忠于祖国的人却宁愿坐牢,也不愿回到祖国,回到祖国就意味着死亡!越狱显然是朱贤健的求生之举,哪怕再次被抓,至少还能在异国牢狱里多活几年。

朱贤健的遭遇并非特例,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还有一些国家或曰王朝,还有许多朱贤健这样的人根本逃不出去,因为地狱漫无边际,谁也无法逃出坚固的牢笼。

朱贤健的悲剧不仅是个人的悲剧,也是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悲剧,如果他出生在朝鲜半岛的另一边,我相信他不会遭遇一连串灾难性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