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从“五月花”到“感恩节”的自由代价

0

因为不可言说的原因,飞骏近期很少写文章了,尤其难得写一篇思想性的文字。

今天是感恩节,全球正常人都在自发纪念这个国际性节日。我也破例写下几行文字纪念这个节日。

感恩节的气氛是欢欣鼓舞的,因为自由这个最珍贵的奢侈品,终于在人类世界开花结果。

纪念感恩节的华人有很多,可只有很少的华人知道,大写人从“五月花”走到“感恩节”真不容易!短短一个冬天,就付出了半数生命的代价。

1620年11月21日,五月花号在大西洋上漂泊了66天后,终于看到了望眼欲穿的陆地。102名船员,包括54名清教徒上了岸,开始在一块远离故国的陌生土地上,亲自动手营建自己的精神避难所。

因为在航行中遇上了风暴,五月花号的登陆点比原计划“北漂”了12个纬度。英王指定的登陆点纽约市附近的哈德逊河口风和日丽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五月花停靠的地方则狂风肆虐土地贫瘠一片肃杀景象。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户。远离英王的应许之地,也意味着与英王签订的条约归于无效。这批向死追求自由的人们,得以完全摆脱旧大陆的束缚,在一片“四不管”的蛮荒处女地,完全按自己的意志,自由自在经营自己的希望家园。“五月花人”毕生最执着的追求不就是自由么?

“五月花人”知道自由是有价的,她需要勇敢的心;但接下来的一年才知道,自由的代价比他们先前的想象要昂贵很多倍。

“五月花人”上岸后,迎接他们的不是山青水秀鸟语花香,而是西欧从没遇到过的凛冽朔风,和一望无际的乱石衰草,用中国的一句古诗“梦泽悲风动白茅”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五月花人”及后继者开拓的殖民地,后来被命名为新英格兰。

“五月花人”还没来得及在岸上搭好简易茅棚,新英格兰最寒冷的冬天就来临了。呼啸的朔风裹着鹅毛大雪,在极大震撼他们视觉的同时,也严重考验了他们的抗寒能力。因为西欧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他们根本想不到地球上会有如此寒冷的冬天。

因为没有经历严寒的历练,绝大多数人都病倒了,圣诞节过后只有六七个人还能强撑病体,勉强照顾幸存者的吃喝。冰天雪地的三个月,50条强壮鲜活的生命去了另一个世界,幸存下来的52人又面临着粮食难以为继的威胁。

新年来临时,一个新生命在“五月花号”降生,给“酷寒葬尽满船娇”的严冬带来了一线生机。

1621年3月31日,岸上的简易木屋造好了,船上幸存下来的53条生命离开了“五月花”,搬进了他们的新居。

1621年4月15日,“五月花”启程返航,远去的帆影割断了人们对旧世界的最后一丝眷恋。这批被自由索取昂贵代价的大写人,将在新世界破茧成蝶转世重生。

一群真正的勇士,上帝永远也不会抛弃他们。在饥寒交迫的绝境,一个会说英语的印第安人来到了“五月花人”的营地。在完全未开发的新大陆碰上印第安人并不希奇,但碰上会说英语的印第安人则是千年等一回,只能用“上帝的恩典”来解释。

更让“五月花人”泪流满面感谢上苍的是:他们遇到的印第安人不但非常友善没任何敌意,还主动热情指引他们在新大陆种植新作物的技术。

新大陆的印第安人是一个奇异的族群,没有创造出什么拿得出手的文明成果,但却对人类生存的贡献最大。

印第安人的发明创造是白纸一张,不会冶炼金属,不会使用轮子,不会驯马骑马,不会驯养除狗和羊驼之外的任何家畜家禽,没有真正的畜牧业;但他们却驯化出了人类世界耐寒抗旱又高产的农作物,为地球村带来了农业革命。新大陆的玉米、土豆、番薯引入旧大陆后,地球上的人口立马增长了一倍。华人则增长了好几倍。

玉米是农业革命的主粮,不但高产,在贫瘠干旱土壤上也能种植丰收,而且蛋白质含量相当高,营养价值比小大米小麦高出好几个层级。

“五月花人”偏离鱼米之乡误入苦寒之地,没想到因祸得福,为他们赢得了真正的朋友。

印第安人,尤其是北美的印第安人,是很难和欧洲人友好共处的。

1603年先期在弗吉尼亚创建殖民点的英国人,就被当地印第安人视为寇仇,猎取白人头皮是原居民的最大爱好和崇高荣誉。那个南方殖民点的白人移民,在整个十七世纪,非正常死亡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多数都丧生于和印第安人的暴力冲突。

新英格兰自然条件恶劣,原住民的人口密度比温暖湿润的南方低得多,因为地广人稀的缘故,生存竞争也比南方低得多,人与之间有更强的亲合力,相互敌视仇杀也远没南方那么狂热。

二十年前旅行社还没兴起商业毒素没泛滥的时代,一个在荒漠草原旅行的人,会发现途经之地的蒙古包牧民特别热情好客,素昧平生者也能免费招待你大吃大喝。

“五月花人”在新英格兰遇到的印第安人,就和荒漠草原蒙古包的牧民很相似。

接下来的岁月,新英格兰的印第安人,和“五月花人”玩起了鱼水情,互通有无取长补短。

在新英格兰地区,印第安人和白人移民的友好长达半个世纪之久。

1621年10月,在印第安人的指导下,“五月花人”印来了第一次大丰收。新大陆处女地上种植的玉米和土豆,让欧洲人见识了农业奇迹。一个农民的种植收获,相当于欧洲十倍以上。

英国清教徒是一个知道感恩的族群,十一月收获入仓后,在“五月花人”的盛情邀请下,九十多名印第安来客,和53名“五月花人”,吃喝狂欢了整整三天。

平时节俭得近乎抠门的清教徒,那次招待客人异常慷慨,喝光了好几个酒窖,储存的野味吃掉了一大半。

“五月花人”酒足饭饱后,回想起一年来的艰难岁月,不禁感慨万千,泪水溢满了眼眶。

自由是珍贵的,但通向自由的道路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些舍不得付出代价的人们,永远也无法体验自由的滋味。

没有自由的人,和行尸走肉没啥分别。为了追求自由,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

熊飞骏

二○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