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迭香:异见人士欧彪峰被抓一周年的感想

0

去年今日,小彪被株洲国保上门从宁乡家中带走约谈,当时大家都是例行性的关注了一下,包括我在内,都没有多想,认为约谈结束后他很快就会回来。

在这样的一个盛世,我们这些所谓的政治异见人士,如此境况实属常见,而欧彪峰作为当局眼中湖南本地公民的重要政治人物,这样的情况更是家常便饭。

那天晚上我在长沙正好安排了一个小型聚餐,聂总刚好去了株洲祭拜佟老师,为此我特意给小彪留言:约谈结束后联系聂总,跟他一起赶回来长沙晚餐。自然,他是没有赶回来。虽然大家心中隐有不安,但都在说,小彪应该很快没事,估计要晚点才能回来。

到了第二天,我们没有等到他回来的消息,却等来了一纸拘留书:欧彪峰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行政拘留15天。不安被打破,内心反倒释怀,朋友们玩笑说:这货又吃上公家饭了,15天,正好让他休养生息,戒烟戒酒,规律作息。如此,我们又开始了等待15天后他回来的日子,例行性的发了几个帖子告知外界他被拘留的消息。一直等到12.17那天,小彪夫人魏欢欢突然给我电话,急急而慌乱的告诉我说株洲当局正在上门抄家,有司让她赶回家提供小彪的一些物品,我当时有些懵,要她赶紧回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再给我消息。随后我告诉了一些朋友,大家都开始慌乱起来,各种不安,臆测。果真,没多久欢欢就告诉我,有司口头通知家属:欧彪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转为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随后会寄给家属。

时至今日,整整一年。据说有司为欧彪峰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约谈了全国各地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小彪的朋友或与案件有关联的一些人员,想是也搜集整理了许多的笔录口供,在经历了不可描述的半年指定监视居住后,被转到株洲看守所继续关押。案件于7.22送至检察院,在检察院经历了三次延期,目前一直未有送达法院。

这一年以来,家属不可会见,欢欢写给小彪的家书不能送达,给他聘请的律师也无法会见,理由是欧彪峰自己给自己聘请了两位律师。当然,这两位与小彪素不相识的株洲本地律师是何来的神通,居然让身陷牢狱的欧彪峰给聘请了,原因,不可言说,相信大家都能懂的。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有司特意带了一段小彪的录像给家属观看,欢欢将音频发给我听,我记得听到小彪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慷慨激昂时,有些恍惚,甚至真的以为小彪如他在录像中所言,他很好,一切都好。 。 。事实上呢?除了当局,无人知晓。

这一年以来,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因为疫情,整个世界仿佛都处在一种可怕的失序之中。一些我们熟悉的同道朋友也相继离世,特别是年仅38岁的陈小平突然因病死亡,留下残疾的妻子和一个幼儿,更让大家在难掩悲痛之余深觉人生的太过无常,难免心有戚戚。是啊,明天和意外,谁都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在命运的巨轮下,所有人都被碾压的不知所措,无一例外。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惊心动魄且沉重不堪的冒险,归根结底在尽了人力之后,除了听天由命,便别无他法。只是,如果小彪得知了他好友突然离世的消息又会如何?想必在他现如今的这种境遇下,怕是连伤心,已然成为了一种奢侈品。

这一年以来,小彪的被抓,也让我看到了这个圈内太多的凉薄,甚而无耻。抛开毫无感念唯利是图的那类人群,那些面目可憎的诽谤者,也依旧还在津津乐道着子虚乌有的谎言。或许,人类在生存困境面前的道德虚空,暴露的本就是我们当下的生活本身。而如何在道德的虚空里打捞善意,我想,凭借的是内心对自然,或对神灵不问来处的纯粹敬畏。自然,小彪的家人也收获了满满的这些良善者的心意,在他身陷牢狱之时,父母,孩子尚能衣食无虞。让我们这些与社会的主流背道而驰的人群,在荆棘逆行的路上,依然能看到温暖的亮光。埃利·维瑟尔说:不管世上何时何地有人类受苦受辱,一定要选边站。保持中立只会助长压迫者,而不是受害者。

我相信这世界,定有慈悲。小彪,我们都在等你回来。

迷迭香   2021.1203

注:标题为编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