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中共谎言《中国的民主》,反衬现实政治制度的败坏

0

2021年10月4日,中共政府国务院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用中英双语印刷,引起一片哗然,中共缺什么就吹什么,新疆集中营、迫害法论功、大兴文字狱囚禁张展等民主人士、炮制709律师案打压司法公平,这就是中共口中的《中国的民主》,其实就是《破败的民主》。

判断一个政权的优劣需要从三个层面去考虑:制度、艺术和技术。其中制度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以下标志性事件,代表了中共各方面的制度倒退。

一、中共第三次历史决议标志着中共内部权力开始崩解,再难定于一尊。

最大的事件自然是十九届六中全会的“第三次历史决议”,虽然习没有达到将中共历史塑造为将其置于毛、邓之后,忽略江、胡等人的“三段式结构”,而是采取承认并妥协的“六段式结构”,第二次历史决议还相对客观的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将毛的功过三七开。这次决议居然没有否定任何人,说明习的权力仍然被多方制衡,修改《宪法》都无法让其获得绝对权力,可见党中央内部的权力已经无法集中到毛时代,也没有人有足够的能力发动二次文革打倒政敌,对一个依赖于专制集权的政党,可以说是患上了癌症,中国两千余年的专制政权,都亡于藩镇割据,历史的车轮已经转了一圈了,它将再次无情碾压中华大地。

二、“因言获罪”事件频发凸显中共政府司法制度倒退到清政府水平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统计,过去三年,中国大陆已经有50多人因为使用twitter及其他被中共封禁的社交软件被判刑,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和抨击中共领导”这是明显的文字狱,在1840年以前,文字狱最为严重的朝代无疑是清政府,其中,“明史案”和“南山集案”造成大批冤狱。张展、周绍卿、黄根宝等人先后于2020年前后“因言获罪”被中共非法关押并判刑。
三、“于欢案、昆山龙哥案”标志着中国人面对暴力威胁再无“自力救济”

日本历史学家气贺泽先生在《绚丽的世界帝国:隋唐时代》一书中提到,唐朝很多法律和制度都是为了在未来的历史中留下帝国强大的形象而制定发行的,很多制度都没有真正实施过。“于欢案”和“昆山龙哥案”之后,在2020年9月3日,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就是这样一个政策,是为了让未来中国倒台后的历史中给后人留下一个法制健全的印象,实际并没有落地。自中共建政以来,对待双方互相伤害案件,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从来就是本着“不论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的方针,通常会被当作两件“故意伤害案”,分两个法官两个刑事案件去审理,这样避免了双方在一个案子中和解并互相申请不起诉对方,置公权力机关于尴尬境地。比如天津市河东区法院(2018)津0102刑初280号,就是这样将正当防卫变成故意伤害。

中共司法机关在全国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就是为了从行为上约束每个人对暴力侵害时的反抗行为,让全体公民放弃使用暴力维权手段,目的是让人民放弃用暴力去反抗暴政。
四、“微博玛莎拉蒂车主和yu wei案”标志着中共彻底剥夺“舆论监督”

中国大陆由于一党独裁,权力严重缺乏监督,原本好歹贪官都怕媒体监督,更怕海外媒体,现在使用海外社交媒体要被判刑,使用国内自媒体又加强管控。

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辅警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关系后敲诈勒索案,在自媒体网络疯传之后被改判,“昆山龙哥案”在网络关注下,被按“正当防卫”处理,这都是媒体塑造的奇迹。

自2021年11月7日,“叫yu wei 来”的玛莎拉蒂女司机孙华案,本来大众一片期许,期待着“小三反腐”的剧情,牵扯出青山湖区公安分局长余炜的贪腐行为,但是结果却是《潇湘晨报》等媒体爆料:报道“叫yu wei 来”的《南昌交警“夜查酒驾”直播节目》被停播,知音网《名家专栏》特约专家廖小利提出质疑:“难道查酒驾错了?交警执法错了?”

这一事件表明中共已经将言论管控到周厉王时期“道路以目”的程度,只手就能掩盖真相,为了中共的面子,可以通过“集体决议”的形式开会决定全网封杀。

总的来说,中共在拒绝西方民主制度后,开始效仿历代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王朝实施“文字狱”等暴力管控政策。那么中共败亡的方式也可以根据历史推断出来,在经历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2018年短暂十年的虚假繁荣后,恒大等房地产经济暴雷,开启了中共“庞氏经济”体制崩溃的时代,也开启了政权崩溃的序幕。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