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亡中国的第一个美军——中国战场的美国兵1

0
美军顾问团司令弗兰克•多恩(左二)在怒江前线视察阵地。
Original 行者老侯 老侯说事 2021-12-21 11:57

 

他们分为三路:一路跟随二十集团军翻越高黎贡山攻打腾冲,一队随十一集团军第八军攻打松山,还一路随十一集团军71军攻打龙陵。云南二战史专家戈叔亚刚开始做战史调查时,就听第五军军部参谋邹德安说起一个美国军人,他叫夏伯尔。夏伯尔是史迪威总部的人,中国远征军第一次赴缅作战,失利后从曼德勒撤往印度时,邹德安和夏伯尔一起在野人山的密林里行军。当时,树上的猴子不断在”呜呜”地叫,邹德安感觉猴子是在嘲笑他们的窘态,而夏伯尔则乐观地说,那是在问候我们,你听,它叫的是WHO?WHO?后来回到昆明,他们见过几次面。滇西反攻前,夏伯尔特意找到他,告诉他:邹,我打腾冲。此后,就再没了他的音讯。八十年代末,省政协组织老兵去腾冲,路上,邹德安又把夏伯尔的事说给同车的人听。到了国殇墓园,一个人忽然叫他:快来看,你的夏伯尔在这里。邹德安过去一看,那是盟军墓碑,立给在腾冲作战牺牲的美国军人的,上面写着”夏伯尔等十四人”。他很奇怪,美军顾问是不到一线作战的,所以,夏伯尔牺牲的几率应该不大。他向墓园主任询问这个夏伯尔的情况。墓园主任说,这个碑是1985年纪念抗战胜利35年墓园复修时重新立的,原碑上有十四个人的名字,1969年被砸毁了。复修时,只能辨认出夏伯尔一个名字,所以,新碑就写了”夏伯尔等十四人”。其余情况,墓园主任也一无所知。
Image

美军顾问将钢盔交给准备冲锋的中国士兵。

腾冲之行在邹德安心里形成一个结:夏伯尔到底是怎么死的?腾冲的战史研究者心里也有一个结:牺牲在腾冲的美军到底都有谁?他们怎么死的?他们希望能找到十四个人名,重新刻上去。2002年,二战史专家戈叔亚前往美国,参加”驼峰航线展览”,腾冲墓园管理处委托他查找十四人的名单。戈叔亚通过在美国的友人联系上了史迪威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上校。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说:中美应重拾”二战”中的合作精神。中美两国曾为和平和正义并肩而战,在中美交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人们都知道二战时中美是盟友,但很少人知道,中美两国士兵真的曾在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
1944年5月11日,十万中国军队渡过怒江,对盘踞滇西两年之久的日军发动大反攻。有4000名美军顾问随同部队参加作战。他们担负着战术指导、兵器使用和维修到地空联络,乃至直接对日地面作战。这支美军顾问部队的司令官是史迪威的副官弗兰克•多恩将军。

Image

史迪威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上校来到腾冲,向盟军致敬。

伊斯特布鲁克找到胡佛研究所,那里保存着完整的中缅印战区的原始资料。他们查阅到,美军在滇西反攻中牺牲的不是十四人,而是十九人,没有被计入的五人是非作战牺牲的,有空投时不慎从舱门坠落的,有病死的,还有一个是自杀。按照美军的惯例,非作战牺牲人员不计入名单,所以原先的墓碑是十四人。

十九人中,十四人是陆军,五人是空军。

资料发给戈叔亚,第一个名字就引起他的注意,原文写到:

“中尉Kirk G. Schaible,步兵,号码0-436603。阵亡地点:马面关,阵亡时间:1944年5月14日。”

从所属部队和身份,戈叔亚确信,这就是夏伯尔。

资料记录,夏伯尔跟随20集团军54军198师592团行动,5月11日渡过怒江,攻打高黎贡。14日,部队在马面关遭遇日军阻击。

高黎贡海拔4000米,被称为是二战海拔最高的战场。它是南丝绸之路的古商道,山路崎岖,仅容一人通过。有些地方的坡度达到60度,徒手攀登都很困难,而中国军队携带着枪支弹药,上面迎接他们的是日军的弹雨。

本来顾问身份的夏伯尔是不到前线的,但看着一批批中国士兵倒下,年轻的夏伯尔热血沸腾,军人的尊严感和美国人骨子里的英雄主义令他无法坐视,夏伯尔操起卡宾枪,和连长向梅生一起冲了上去,不幸被日军击中。

夏伯尔是滇西反攻牺牲的第一个美国军人,时年22岁,军衔中尉。

2005年是二战胜利60周年,腾冲国殇墓园决定重修盟军墓碑,他们认为,不管是作战牺牲还是非作战牺牲,既然都是在滇西这块土地上援华牺牲,都值得纪念。

于是,”夏伯尔等十四人”就变成了有具体名字的十九人。

Image

腾冲战役胜利后,附属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的美军联络官,与20集团军司令霍揆彰将军握手道别。

Image

国殇墓园复修的盟军碑。

(本文得到戈叔亚老师帮助,在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