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70年红色变革纵横观

0
182

批中共百年辉煌,笔者举累累罪孽证之,意犹未尽。再就其宣扬的改地换天变革之成绩观察,确实:天变了,雾霾压顶!地变了,无水不汚!人变了,贤良尽灭,流痞疯生。

1927年,毛泽东著农运考查报告,即赞扬那痞子运动,好得很!即杀了大名士传统文化精英叶德辉,还引清华国学大师王国维殉中国文化跳了昆明湖,即开中国文化之劫滥觴。

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革,鼓动全国打砸抢烧杀升级版的痞子运动,称红卫兵运动,继续除良兴暴,除文明兴野蛮,无论传统的五四的文化精英,一律作牛鬼蛇神清勦与灭除,别说党外的老舍傅雷等精英,他们党内的邓拓、吴晗、廖沫沙,也用为文革祭旗,真是灭文化到一片废墟。交大出身的副总理陆定一的位子,要文盲陈永贵与吴桂贤来取代。

直到今天,文革泛起的沉渣,并不肯沉底,当社会使空头政治掮客的文盲,要被有文化的淘汰时,他们又延续出混文凭买卖文凭运动,实是文革仍在继续:历史上皇朝,皆以文章取仕,今天,却变混文凭做官。痞子暴富巿场与文盲暴发官场,中国舞台上的主角,仍是经济痞子与政治流氓,他们利用擅“借巧言令色,鲜矣仁”的犬儒文痞,给权力者包装,神化领袖到万能党魁,使毛时代破产的个人崇拜,再死灰复燃。

而且奇葩的是:14亿人跟着1人指挥棒运转。封闭的北韩小朝廷,还可如此苟延。已开放的大中国,就难再以此为样版了。

即便想打造出个毛二世,也只会是秦二世、袁二世下场。何况世界审判柬共反人类罪,岂不给波尔布特乔森潘的教主毛泽东留着被审席。今天,那新僵灭维族的反人类罪被告席,不又出现在世界靣前了吗?那是邀功于已,诿过于人,能逃避的吗?

中国由痞子流氓硬撑,唱主角要主宰中国,70年来,岂只天、地、人尽汚,社会更畸变到,假、恶、丑取代了真、善、美。仅从其坚持绝对权力泛滥的腐恶,反出的地师级贪官多少万,县处级多少百万,当前处死的副部级赖小民,他贪的房100套、情妇100个,联系人100人,使中共的贪腐应入吉尼斯记彔矣!如此70年变革,所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只现凶狠、贪婪、丑恶的一伙暴徒集团矣!那些羙国汉学家都没有班农认识中共到位,他以“制度型的黑帮组织”称中共,这是笔者看到比那些所谓中国通的汉学家高明的智者。

无论中共的大外宣与大内宣如何瞒和骗,垄断舆论与传媒如何对民众诛心洗脑,抛国际主义旧旗如何举民族主义破旗愚民,反正那中国病毒,已揭开中共的狼子野心,从前那些伪中国通,如美国汉学家费正清,涂中共民主的油漆,迷过罗斯福、杜鲁门。继有傅高义给邓小平立传抹改革香水。现在巳改为蓬佩奥这种任过中情局局长的前国务卿的慧眼识共,及写《百年马拉松》白邦瑞渗透中共百年野心。再由那些既知中且知美的华人学者,如余荗春与程晓农等的燃犀现妖,烛照出中共的真相,鲁迅骂专制那瞞与骗的两手,似乎在中国得手,终于在世界现象穿帮。

笔者乃中共70年暴政的亲历者见证者。不妨学周有光先生名言说的:不以中国眼光看世界,应以世界眼光看中国。凭此眼光,我看到中共爱吹嘘的表面政绩工程,最突出的就是城乡面貌的改变,钢筋水泥林立的高楼屹立。却是暴力的血泪拆迁的房地产经济,笔者称之房地产大跃进,跃出的畸形与病态。若从建筑美学省视,缺美。略与有千百年经典范式建筑对比,便分辨出是土豪在装豪奢了。

中国有14亿人口,接近欧洲7,4亿人口1倍。但欧洲却多恣多采、多源多流。中国只重一统、一律,乃至一尊,尊出单一,而难丰富。

欧洲的城乡建筑,有古希腊、古罗马式的、拜占庭式、哥特式、法国式、巴洛克及文艺复兴式的等等。仍显出民族性与地域性的特色。今天,中国最爱讲“中国特色”,其建筑,经举国体制的强拆狂建,房地产的大跃进建出的是,百城一貌,千镇一面、万街一相。已分不出地方特色与个性。倒是推土机没推到的角落,留下些旧建筑,老街坊,变成珍贵的文化遗产。如北京的南锣鼓巷,成了胡同文化代表。剩的苏州周庄,已是江南水乡符号,而成都撤少城的精美院落,剩两宽窄巷子,竟成了西蜀建筑文化的图腾供民众朝拜观光。

这无异于对这30年房地产大跃进的嘲讽与否定。倒是中国游客到欧洲,见处处是民族地域特色,到美洲,北美与南美也是不同特色,可自吹的中国特色,只见专制装点出城乡靣貌的单一、单形与单调,甚至乡下土皇帝式的乡长,建他的乡政衙门,也仿的天安门式样。无异于在中国大地上以建筑作符号,证实所谓的中国特色:就是基层建小朝廷,高层建大皇宫,中国特色的本质就是延续帝制皇权罢了。

70年来,中共的物质世界,装豪华充现代弄出的虚假繁荣,却是如此畸形与奇葩。再看在精神世界,就不断在打造文化荒漠与精神牢獄与废墟,而且,从汉民族向各少数民族扩大。眼前的新疆纳粹式集中菅与内蒙废蒙语引出的反抗,就正受全世界声讨。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唱的歌是:“外面的世界很精采。即反映前30年毛思想专8亿人头脑松绑后的喜悅。就是毛时代毛思想的霸道,他也敏感到:坐了江山,就批胡适、批胡风改造知识份子思想, 改至万人一腔、千人一调的思想枯竭,也觉不像政通人和。1956年,曾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想缓解龚自珍诗骂的“万马齐喑实可哀”的肃杀气氛。可是,他是叶公好龙,一看激活的生气与生命力,尤其出现独立意志与自由思想,他怕了。 1957年,先提倡争鸣,叫引蛇出洞阳谋,后起反右运动,以言治罪,便结朿他的百家争鳴,与百花齐放。他诡辩说:世上并无百家,只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家。以政治慨念偷換文化慨念。他这诡辯,发展到文革,便犂庭扫穴地清除文化人与知识族矣!这百家变两家后,再变成只剩他孤家的毛家。妄想以毛的红思想红遍中国,只是血染天下,叶剑英总结他的文革是“死了两千万,祸害一亿人”。

毛生前选的华国锋做他接班人,决未想到他打倒四人帮对他也是掘墓人。但华又没想到:被打倒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复出,又是他的克星。邓用天下一片商,就冲了毛的天下一片红。使毛时代弄权热,邓时代改为玩钱下海潮,由拜毛神变为拜财神。也怪,拜毛神,变穷。拜财神,这财神,非赵公明,而是美国,还真把中共拜富了。谁知,遇到特朗普这美国非政客出身的总统,感到美国吃了贸易大亏,从贸易战打到冷战,要中美脱钩,中共又着急丢失了美国这财神,穷鬼又将上门,正诳新上任的拜登,重返奥巴玛的拥抱熊貓派。岂知,已难完全旧梦重温了。

那么,就吸取毛失敗的教训吧?可当权者却偏爱毛的霸气与霸道。而现在再学毛,已难刻舟求剑,这互联网的开放时代,谁也无法禁止信息时代勃生的百家争呜,更演变为手机上网络上的百姓争呜与交流了。网络文明撬开老中国的封闭,无论建网上长城去封锁,想锁出个精神世界奥斯维新集中营,用纸媒洗脑,网媒琐脑,认为此精神暴力,由幼儿园抓起,抓到大学,愚出的奴仆、奴隶、奴才意识,既难如愿,也是自杀。因为奴化的国民,毫无独立创新思想能力,这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难怪只有凭盗窃别人知识产权存活,别人一警觉防备,就现象。当前,作为中共科技招牌企业华为改为养猪求生,便是最大的穿帮与嘲讽。

尽管有的红卫兵出道的红二代,年少拜毛神精神受孕年长便作怪。红卫兵薄熙来任了重庆书记,发动唱红,复辟毛文革意识,想唱进中南海,却唱进秦城监獄。这些年,较薄幸运的红小兵掌到权,发了财,发威再做中国梦,仅是红色秦始皇梦,日本军国与纳粹德国旧梦,只反咉红二代精神文化枯竭得可悲,不知今夕是何夕,信息科技与网络世界,已換了人间。就只看看中国人由人手一册毛的语录,已变人手一部联系世界文化与文明的手机,怎可能还打造出14亿人是两千年前秦朝的奴民呢?

宋代朱熹那理学家,很思想保守,他的诗也写有:“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懂得开源,也非精神封闭枯竭。另首说“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也认识到万紫千红生气勃勃的春天之可爱。哪是中南海的极权者只爱的:一律、一色、一尊,流于枯死,便只会如柳宗元形容的:“千山乌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便是独裁独夫的生动写照呢?

若用中国再对比欧洲历史:如希腊,相当于中国青海靣积与人口。可人家几千年前的城邦国时,即发明了选票,有了民权。吾邦的土豪,夺权传几代了,仍只崇君权。上辈信奉枪杆子出政权打江山,下辈仍迷信枪杆子保政权坐江山,这智商,比历史上有的明君还糊涂:唐太宗也懂君权与民权,是舟与水之关系,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而红二代的张木生更形容君权的转換,如击鼓传花行酒令,不顾民权只传君权的那花,已传成定时炸弹。当下,霸权者似乎没下传的意愿了。那么,准在他手上暴炸无疑了。而智者形容权力如鸦片,易上瘾,无民权制约的专权,就更瘾大难戒矣!

且从文化与文明对比。古代仅希腊,就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文化巨匠竖文化与文明丰碑。更别说中世纪出的达芬奇、伏尔泰、康德等高峰。而中国产不出选票,也产不出文明精英,盛产的多是枪杆子暴力打江山、坐龙廷及坐山寨的强人。老毛从井岗山坐山寨,坐到延安偏安小朝廷〔此话由毛向作家丁玲的自况〕再坐进北京龙廷。唱歌,叫唱的:人民坐江山,其实,与他共同打江山的同志,也不许同坐,要用文革变党天下为毛家天下。他读司马光给帝王写的《资治通鉴》如圣经,读了十七遍。继承皇帝的治国术,研究如何驭臣与驭民。有二心或疑似的,杀!有独立思想的,除!有文化的,他在延安就从批“言必称希腊”的王明,到杀讽刺“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王时味。他坐龙廷后,过去年轻时尊为师的胡适,也不认了。批为反动学术权威还列为战犯。甚至他赞扬为骨头最硬的文化旗手鲁迅,到1957年,他向罗稷南说,魯迅也要关进监獄。文革开始,他就用他们党内最有文化的邓拓、吴晗、廖沫沙祭旗,党外的文化精英老舍、傅雷等,更属横扫的牛鬼蛇神矣!扫到在延安就任中宣部部长的副总理陆定一,他这交大出身的,要让位给农民文盲陈永贵。毛泽东叫全民活学用他毛思想,而他活学活用的是帝王术。今天,苏联解体后,马列那张皮也破了。极权者只好克绍箕裘,从老毛那里去学继承用商韩强国弱民的秦始皇的帝王术,出笼电视剧《大秦颂》就是当权者的宣言了。

这一伙山沟里穿土共外衣的土匪黑帮,他们的皇帝情节,坐龙庭玩权术70年,妄想扩大到现代世界舞台,以为金钱收买加特务式盗窃两手,可玩美国于指掌,既被政治素人的特朗普识破,想再玩老政客拜登,已穿帮的破绽,已露底的阴谋、已演砸的角色与老戏,再难为继矣!

拿今日中共红色皇帝与俄国皇帝彼得大帝比,人家还会化装成平民,潜入欧洲文明国家去取经,极力摆脱野蛮模仿文明。那贵族思想,确比中国山沟痞子匪首高明。他们邓小平的攺革开放,依然重复慈禧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只改经济,拒改政治。改出官倒式腐败,引大学生请求政改反腐,邓小平便出动野战军屠杀手无寸战的学生与民众。这伙草寇出身坐江山的暴徒,比俄国彼德皇帝不如。

最近用《大秦颂》宣扬崇拜秦始皇,比俄国人的民族主义标榜的彼德大帝,岂不也落后千多年吗?。

今天,中国人喜爱欧洲花都巴黎,只向往纸醉金迷的享乐,脂粉、香水、葡萄酒车载斗量输入。可几百年前,伏尔泰说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种开明文明意识,就难输入。因为中共国只尊 “一尊“的君权,全面扼杀人权,连所有媒体都只有极权者一人声音,哪有民众说话的权利?央央10多亿人只听一种声音,只随一指挥棒转,比奥威尔那野蛮的动物庒园还恐怖,这正常吗?现代吗?

北欧几小国,讲有民主的社会主义,既文雅又先进。对比中共禁民主的黑箱与独裁,挂社会主义招牌,用行政命令脱贫做政绩工程,可人家以税收用福利分配裕民。而独裁的中共,福利分配只富统治者与官,他们“三公”消费一年9000亿,只用1千亿即可解决民众医疗福利也不为,专制的社会主义,太可笑可叹!

欧洲27国各展自已民族特色的文化,从政治文化看:皆有监督执政党的反对党。中共只设向独裁党唱赞歌的花瓶党。错误的荒唐的失败的,都要赞美,不准批评指责。错误积累,能不是定时炸弹吗?专制缺乏纠错机制必亡,乃是其宿命。

中共监持的大政府小社会,这几大班子的各级权力机构,一个正职,配10几个副职,甚至国务院秘书长也是一大群。20多年前,便听讽刺国务院开会:部长站一走廊,局长坐一礼堂,处长挤一操场。科长没地方站,统统上了房。今天,他们的机构与冗员更厐大了。单是学文革领导小组踢开党委闹革命,19大后成立10几个小组踢开党政闹“改革“看,机构更无跟膨胀到扱限。在几十种警察管控百姓还闹镇圧力不足,去年,又增武警400万。又增民众多少负担?为强化军力备战,最近,又给军人涨40%工薪,月薪,师级37000元,副师级29900元,正团26000元,排长也10200元。一个拿枪的师长工资,相当拿笔杆几个教授的工薪。这先军思想向北韩模仿,仿得出什么安全吗?对外撒币,对内撒币,撒出大缺空,就向大亨开刀,从萧建华、吴晓晖、马云,吃到海航,这国进民退造成的失业大军,王歧山说专制下的中国人吃草也可撑下来的说法,太狂妄与自信了吧?

不要法治的人治,民主国家的税收多数用作民众福利,专制则用作扩大镇圧民众的暴力,谁优谁劣?谁苟延残喘?谁长治久安?还不清楚明白吗?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007·1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