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伟大复兴还是可耻复辟?

0
257

中共百年党庆无阅兵 异常低调引多方猜测中共百年党庆无阅兵 异常低调引多方猜测,自由亚洲制图

当前,中共闹两个百年的寿祝,以1921建党至2021百年,去痴望建政延到2049,便称两个百年辉煌了。

与中国历代王朝比,也相当最短命只97年的蒙古元朝。同只71年的苏联短命,正相近。而维稳费长期超军费,且枪杆子打的政权,长期不具备合法性,不也是崩溃的隐患,不像什么伟大复兴吗?

历史告䜣中共:他的老子党苏共,70年垮台。非没男子汉,而是坏制度烂政党。就以中共这亚洲老子党看,横撑着,当年由毛共管控指挥亚洲众儿子党,输出钱与枪,输出阴谋与暴力,全部短命而亡。现在改输出仿日帝的大东亚共荣圈叫一带一路,也没像中共老子党苏共,拉出个社会主义阵营,现在想组织有专制血型的成伙,也只能以利益勾引,无价值认同。俄国人心理担心南邻,因吃过邻居上百万土地,说是它终极仇敌。北韩心理担心的西邻:是千年仇敌胜过美帝哩!因此,貌合神离地拉几个专制党国抱团取暖,前景堪虑,怎抗得了美国还加欧盟与日印澳加的联合围攻。中共的儿子党柬共波尔布特等,其反人类罪早受审,其教父老毛的被审判席,还保留着,现在,毛的徒孙又添新彊维族的种族灭绝罪,正遭世界谴责,且被制裁到新疆棉花出口。看来,哪是吹吹打打地自吹自擂庆祝建党,如打鸡血般兴奋剂?或拉下熊猫脸,变战狼相,把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变成对骂,再或学老毛那“东风圧倒西风”的屁话,说点“东升西降”的提劲打把语,即可称雄乎?总之,眼前的势与时,皆无 复兴景像,有史家认为:又像回到慈禧利用义和团向八国联军宣战的挨打局面了。

这像民族将伟大复兴吗?老夫所看到的中华民族,就是占人口90%的汉族,此百年,尽由其劣族渣族的痞子流氓构成的痞族,兴妖作乱,打家劫舍,说点民主话,打点自由旗,还真骗到美国的费正清到谢伟思,罗思福到杜鲁门,相信了中共,抛弃过国民党。结果:还是胡适与儲安平认得准:民国的民主是多和少,共朝却是有和无。今天,中共告䜣世界:东方崛起的非中华民族,这民族的优种良才,全被劣质的痞族杀戳劫夺殆尽,他们呼的民族伟大复兴,乃是痞族得势窃权,操到世界的得意忘形呵!

美国前总统川普看到是强盗加特务的抢劫,当下的拜登看到的是战狼之逞强霸了,才有些醒悟吧?但东亚这痞族暴力集团,正阴谋霸凌世界呢。这像什么民族复兴吗?

何妨从正视与分析当前中国各民族的历史与现状,透视出他们谎言中的真实:

先看汉族,这民族是中国人口最多最文明的种族,所制造东亚文明,有从孔子到孙中山的历史。可是,经毛共阶级斗争的55次运动,从1927年的痞子运动杀传统文化学者叶德辉,且刺激国学大师王国维殉中国文化跳昆明湖,到1949年后杀传统士绅乡绅几百万,打文庙灭儒生,包括灭孙文三民主义信徒,反右,再灭五四后知识份子。至1966年,再兴起痞子运动升级版,称红卫兵运动,灭党内党外现代文化精英,如邓拓吴晗老舍傅雷等。对汉族文化精英,以犂庭扫穴手段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汉族受痞族彻底勦灭,远超满族、蒙族等对汉族之灭。满族的嘉定三屠与扬州十日,以及康乾时期的文字獄,后来兴现代化洋务运动,还剩汉族政治精英如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到李鸿章等。文化精英:还有严复、郭嵩焘、章太炎、蔡元培等。而今日痞族灭汉族,所遗者,沫猴而冠的痞族,他们创买文凭而官外,尽拍马而仕的马屁族:官吏,凭拍马做官,比鞑靼满人的文章取仕还野蛮落后,如此污糟政治,闹什么民族复兴?岂非土豪暴发点物质的昏话吗?

只见中华由马屁族的空前膨胀。由官场市场到网上的网奴,乃古今人类历史最厐大的奴族暴涨,他们依附得势的痞族,将文盲用文化,烂仔则被伟化神化。第一代痞子王老毛神化失败,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被美国记者斯诺纠正为斯大林加秦始皇。笑他没马主义,只有三国演义。那么,今天,连三国演义也没读通的秦始皇,故伎重演,只能演成秦二世袁二世矣。由这种痞族末代仔闹得出什么复兴吗?

无论以美国文明价值,或台湾民主福祉,作一面镜与燃的犀,皆烛照出中共痞族的恶劣邪性与痞形:

过去,捡马克思的话,扮工人阶级相,领第三国际卢布,干打劫的盗匪勾当,再扬民主自由的旗,可从罗斯福一直骗到奥巴玛。从美国获资援。从苏俄获军援,餵肥了他。谁知,中国有句话,叫久走夜路必遇到鬼,终遇到美国政治素人川普总统,一眼就揭穿!以至最近,杨洁箎在阿拉斯加向布林肯说的“不吃美国那一套”的狠话,露出的狼牙,也使美国那些还做拥抱熊猫派的梦者,像打脸一般的尴尬。就是拥熊猫派的祖师基辛格,也改口警示世界:称中共又面临一战前那德帝的角色了,也不便再说亲中共老话,难道拜登还敢说亲中的瓜话吗?

1951年5月23日,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噶厦)代表与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图为中共代表签字(图源:中国西藏杂志)

1951年5月23日,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噶厦)代表与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图为中共代表签字(图源:中国西藏杂志)

中共这痞族,认为完成他对汉族的征服后,正对藏族、维族、蒙族等的征服,包括对香港人港族未屈服,一并要圧服镇压。2020年,中共撕毁中英一国两制协议,同1959年撕毁过中共与藏族的17条协议,如出一辙。他与英国萨切尔夫人签的一国两制协议,与1951年同西藏领袖达赖的代理人阿沛阿旺晋美签的协议。都是签后不久,便撕毁。当年专制到高原谎称平叛达赖,就演过今天专制到香港抓黎智英等几十位民主人士的同类事件。至于维族,其纳粹式集中营重演之前,当年早有王震兵团的屠戮维族,说声王鬍子〔王震〕来了,可赫得小孩不敢哭。今天,中共种族灭绝罪,遭世界共讨,早有罪孽存在。而文革中以内人党灭蒙族10多万,到最近,蒙族学校教科书,禁用蒙语,规定全学汉语,依然是欲灭其族,先灭其语的手段。

由此,可看出:中共闹的这民族的伟大复兴,实是一句谎言与废话。只见得势的痞族称霸。他们这痞气痞风,毁了汉族的文化与文明,且在向各少数民族扩张。所谓的“民族伟大复兴”只见是痞族张狂。说穿了,国际主义的旗破了。只好打民族主义的旗来招摇蒙骗、苟延残喘了呵!

由此,他们所谓民族复兴,还加伟大形容辞,而历史和现实皆说明:中华各民族受痞族这邪恶劣族专制的圧迫蹂躪,只有各民族的衰落,唯痞族称雄称霸。意图“复兴”的只是这痞族。而且,它吸收黑社会与恐怖组织加邪教的一切凶狠手段,形成有组织的胜过黑手党与恐怖组织的集团,并且,只会从历史中一切邪恶与腐朽意识去寻找抗衡现代先进价值的资源与手段,很容易就可将他们的伟大复兴,读成无奈的复辟:

首先,这“定于一尊”就复辟的帝制。此言出自《史记·秦始皇本纪》曰:“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怎么?这百年废君尊民,又颠倒出尊君贱民,甚至将平等的同志关系,在中共党内再邪化为君臣关系。唱歌唱人民坐江山。怎么?又一姓一氏由一人坐江山,这叫“复兴”吗?还是应叫复辟呢?复辟到两千年的秦朝,只有一人称霸,决无民族复兴矣!

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废除爱新觉罗一姓的天下。民国执政38年,开始出现袁世凱复辟,仍复辟到君主立宪,还未废选票,未复辟皇朝和秦朝。即便照老毛批郭沫若诗所言:“千载皆行秦政治”可今天巳是2021年的网络信息时代,难道今日秦始皇与美国现代总统的难对话,鸡言难通鸭有语,不正是价值观隔了两千年,才产生的敌对吗?中共开历史倒车,民主退到君主,这叫复兴呢,还是复辟呢?

闹封建世袭,毛泽东已失败:他想权力由弱主华国锋转给强主江青与毛远新之手,便逃脱他被清算。结果落空。江青自缢,侄子下獄。邓小平与陈云在六四杀人后,仍想权力交自已子弟,以避挖祖坆。谁知传给红色贝勒,仍然难解决中共党权力转移必须经过政变的宿命。无论他们党天下变家天下如何演世袭老戏。仍在重复宮廷权斗,纠结此权斗,哪还有什么复兴呢?

历史经验已证明:改革,就是松绑,开放,就是打开国门。邓小平只开国门,只改经济,用四个坚持,把政治改革堵死,造成的政经矛盾显著的是腐败。现在,被一尊在“四个坚持”下,再加“五不准”“七不讲”等,不仅不松绑,还绑得更死更紧。连国家总理都绑得更紧了,侈谈什么伟大复兴,岂非50多年前邓拓先生杂文讽刺的爱说伟大的空话吗?

且就这些年一尊经济改革的国退民进倒退,流行口号叫把国营经济做大做强,结果,出现资本与资本家的两大逃亡。有这两大逃亡,外加国企这白手套里权贵资金的逃亡,经济能复兴吗,还是由此反攺革造成的倒退与自闭呢?

无论当年老毛低成本的群众专政,到今天小习高成本的武警维稳,维稳费超军费,便是专制大危机。这种法治再向人治回潮,大政府再无限地扩大,小社会再无限地缩小,不是民族复兴之路,仍在向专制死胡同钻,穷途末路的象徵昭然。

什么民族伟大复兴,欺世盗名耳、伟大空话耳!乃中国痞族打江山、坐江山的老戏演不下去,靠经济增长获得合法性的难撑了,再造谎言欺世罢了。

我说中共是痞族,也非杜撰,在此作点说明:这与苏晓康文中说中共是“边缘人集团”乃同一意思。这“边缘人”多年前,便从余英时先生文中见到的学术名辞。过去,他就给中共首领划阶级成份:认为周恩来考南开与日本大学皆落榜,混入法国暴烈社会运动,属城市边缘人。毛泽东这初等师范生去考北大,数学获零分,混入苏共第三国际组织的暴力政治组织,他属于乡村边缘人。这很社会学的术语,被老夫简化为痞族,而毛泽东对他闹的农运即张扬为好得很的痞子运动。这痞族,乃汉族里的劣族渣族邪族的混杂,他们集中了汉族中的劣性与恶质,如做事不讲底线,发展为超限战。订条约不讲信义,讲信义是君子,但他们恰是与君子对立的痞子。这痞族,不正是这70年恶性成长的一类吗?

近读郑也夫先生发现中共坐江山的红一代、二代,他们已不愿坐江山,愿坐美欧的公寓与别墅了。可是,东亚960万平方包括港台的土地,仍视为吸血吸脂的领地。大陆民,成了这些红色痞族的殖民地式的压榨了。当年英国人用文明殖民香港这渔村,变成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成了生金蛋的福地。中国大陆被苏俄代理的野蛮黄俄痞族殖民,成了攫夺尽一切资源尽汚尽竭的废地,这才是中华民族的危机,非什么民族复兴的伟大空话能掩饰的祸患与危机呵!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