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异见分子「被精神病」:苏联的政治精神病学

0
105

VP Serbsky 法证精神病学研究所,为苏联囚禁「被精神病」异见的医院,图片摄于1990 年。图片来源:Bernard Bisson/Sygma via Getty Images

极权政体迫害异见的阴招层出不穷,最令人发指,莫过于把异见者诊断为精神病患,以医学手段把他们折磨得不似人形。「被精神病」案例早见于纳粹德国,1960 年代却被苏联转化为有系统的迫害手段,一度成为美苏冷战的焦点。

随着史太林在1953 年离世,新领导赫鲁晓夫公开批判史太林,为大整肃年代受害者平反,曾经令很多人以为,苏联当真迈向改革,但有系统的精神病学迫害才刚刚开始。1959 年赫鲁晓夫向苏联作家协会(Union of Soviet Writers)发表著名的演说:

犯罪就是偏离社会普遍接受的行为规范,这通常都是精神错乱导致。在共产主义社会下,某些人是否可能有病或神经失常?答案是可能。这样的话,头脑有异常特征的人也同样可能违法…… 那些开始呼吁反对共产主义的人,我们可以说…… 他们精神状态显然不正常。

赫鲁晓夫此话一出,苏联便开始发明近乎无所不包的精神病,譬如「呆滞性精神分裂症」(Sluggish Schizophrenia),以整治国内的异见分子和作家。他们通常会被扣押于VP Serbsky法证精神病学研究所、或者莫斯科Kashchenko精神病医院,以接受诊断和治疗。

有别于把罪犯囚禁监狱内,关押精神病院的年期没有法律规范,只要医生持续证明「病人」精神异常,便足以把异见分子终身监禁,为独裁政权迫害大开方便之门。按此情况,政权理应可以节省冗长的法律程序,但专研苏联的荷兰人权分子Robert van Voren 却反指,独裁政权通常会继续搜证和审讯程序,巨细无遗地为被告立案,却以被告患精神病为由,剥夺其自辩的机会。

为何苏联的医生如此驯服于政权,甘于以医学作为政治迫害工具?Van Voren解释,1950年代莫斯科精神病学院(Moscow School of Psychiatry)垄断了整个苏联精神病学界,性格偏激的院长Andrei Snezhnevsky批准以医学作为政治打压手段。再者,绝大多数苏联精神科医生被禁止与国际同业交流,医生的执业资格必须经政府认可,所有因素都推使执业医生继续服膺政权。

由1960年代末开始,苏联地下出版物与外国报章开始传出,有苏联异见分子被诊断为精神病患,而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内,前年逝世的异见作家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便是国际间最知名的案例。

1975 年荷兰举行抗议活动,要求苏联释放布科夫斯基。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1961 年,布科夫斯基发表文章批评苏联,结果被逐出莫斯科大学,两年后正式被捕,开始断断续续共12 年的牢狱生涯,被强迫劳动之余,又被诊断患上「呆滞性精神分裂症」而关押精神病院,直到1976 年美国提出交换囚犯,布科夫斯基方能获释而流亡海外。

布科夫斯基在1977 年「泰晤士报」撰文忆述,假如囚犯拒绝接受治疗,将会被诊断为病入膏肓,无论如何还是要接受疗程,「如果不屈服的话,有可能永远呆在那里,我知道有人被关在精神病院长达10 年或以上」。他曾经在病房绝食抗议,结果医生竟然将他五花大绑,从鼻孔灌食,使气管、食道等多处受伤。

诸如此类的故事,令滥用精神病学成为苏联最恶名昭彰的迫害手段,但这绝不是苏联的专利。在冷战时代,罗马尼亚便传出大量系统性迫害案例,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保加利亚亦有零星个案。即使苏联倒台,人权组织依然在俄罗斯、中国及其他前苏联国家持续发现「被精神病」的暴行。

作者: BRIAN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