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配合战术目标的民兵行为

China wirft Vietnam gezielte Karambolage auf hoher See vor 9.6.2014

近年来,中国和越南船只多次在有争议的海域发生冲突(资料图片摄于2014年)

【按:中国困境,将是一个综合性的人类困境和全球困境,26年前我分析中国人口膨胀,将危及环太平洋地区,并且必定被一个集权制度所利用,如今已成为现实。这篇写于1995年的文字,原标题是《计划生育失败 ,生存空间压力剧增,中国人口膨胀对周围的影响》,至今很难为中国之外所理解;东亚及环太平洋地区的社会发育程度很低,出现一批「小独裁者」,在中美之间耍滑头,连日本已高度现代化,也绝不肯放弃中国生意,没有选择抗中者,只有一个台湾。「民兵模式」已然泛滥到南海,比筑岛要严重得多,那就是「南海长城」,中国领土的海上延伸,它造不出核能航母,却派得出「人肉航母」,要说也是西洋当年的船坚利炮,种下这孽种,共产党的合法性是民族主义,怪谁呢?】

1995年2月15日中国大陆总人口达到十二亿。中国政府为此发表的「中国的计划生育」白皮书忧虑地警告﹕中国如不能缓解人口对资源的巨大压力,未来几十年后的生态和环境恶化将危及中国人的生存条件和社会的持续发展。

中国政府每五年实施一个人口控制的“五年计划”,1985年制定的“七五”人口计划,要求五年后人口控制在十一亿一千三百万,但1990年的统计显示突破计划三千万人,中国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彭珮云分析失败的原因时说,“七五”计划制定时就少统计了约一千三百万人。

1991年制定的十年人口规划要求到本世纪末控制在十三亿人之内,过去几年每年出生人口都在2100万左右,淨增1400万,这个增长势头将以每年1700万左右(相对于一个中等国家)走向本世纪末,一旦突破十三亿,预计到下世纪中叶中国总人口约在15-16亿之间,如果控制不住,将达18亿。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效果令人怀疑之处是,第一,以计划经济模式套用于人口控制所无法避免的统计盲点和未预测后果,第二,强制推行所遭到的抗拒使计划落空。

虽然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计划生育」白皮书,表明一个将持续到本世纪末的大陆人口政策被再次强调,但这个时期处于生育旺盛期的中国妇女人数高达一亿两千多万,对这个出生高峰期的严厉控制,也将意谓著中国妇女权益的更大灾难和反抗,最近十年来专以孕妇为控制对象的各项措施,例如由政府装备的“计划生育工作队”,到农村突击检查和强迫引产、结扎,将更为频繁,而孕妇的逃亡与藏匿山泽也将更为普遍。

中国人口膨胀所引起的生存空间危机,将在下一个世纪首先成为亚洲,特别是东亚地区的一个长久不会消失的不稳定因素。

中国人口密度自西向东增高,到东南沿海达到最高密度,成为生存空间压力最大的地区,因此人口向太平洋地区的自然扩散,几乎是难免的。

出生率高于千分之二十四的八个省区,既是人口增长难以控制和预测的盲点,又是大陆内部人口流动的发源地,靠近沿海之地,如福建省也是向海外移民的源头。

西北人口高发地区如新疆可能向西扩散,以及东三省可能向北扩散的态势还是潜在的,这个大移民的先声已经在太平洋地区开始,以各种偷渡方式涌向东南亚、东亚、北美、欧洲、大洋洲的中国难民船民,均以靠近东海的两省——福建和浙江(主要是温州)籍的佔绝大多数。现在所显示的态势,是这种移民欲望并未由于目的国所采取的遏阻措施而有所减缓。

东海海滨地区向外谋求生存空间,是由历史习性和现实空间压力交织而成的自然移民,不具有破坏性;但这股力量将在何种情行下被中国政府以何种方式利用,则是一个需要认真观察和研究的问题。

邓小平在「六四」后曾对香港放言﹕如果中国共产党失去对中国的控制,将会有一亿以上中国人流亡到印度尼西亚,一千万到泰国,五十万到香港,这是香港『文汇报』引用的邓的原话,说明这个政权的决策者早有利用民间自然移民于政治目的的动念。

这种动念目前尚处于尝试阶段,尝试的方式主要在利用渔民骚扰比邻国以取得政治交换筹码。这正是台湾海峡两岸渔民纠纷的政治背景。此种方式预计还会频繁使用于台湾海峡和更远的海域。

再发展下去的模式可能是﹕

╴╴官方提供装备条件的偷渡,
╴╴官方默许的民间海盗行径,
╴╴官方提供装备的民间武装骚扰,
╴╴直接用于配合战术目标的民兵武力行为,
╴╴正规海战中的武装船民

西太平洋靠近中国大陆的海域,将是一个承受大陆生存空间危机的释放场所,中国政府处在不能消解这个负面因素,却能利用它的微妙时期。更长远的看,北京对地方的控制力逐渐衰弱,地方势力也会利用这个力量以谋取政治和经济利益,而那将是更无章法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