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法西斯”在中国“土”吗?

0

【按:今日还有人记得,“社会主义”和“法西斯”这两个词,曾经很接近吗?在德语中,国家(National)与社会主义(Sozialismus)合成纳粹主义(Nationalsozialismus),当年希特勒就是靠“社会主义”上台的,而前几年中国也曾议论过“土的希特勒”,此其一;第二,今天北京这个“最有钱的政府”,忽然要分享福利给“吃瓜大众”吗?中国人还待在美国干啥?这可能意味著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新种,而是一个集权的新种要诞生了。前几年中国“思潮”乱哄哄,真叫人怀念,可是没有人预言到今天,不是也很可悲吗?】

2012年薄熙来没有“革”成谁的命,他自己反而被“革命”,其政治效应,跟1971年的“温都尔汗”坠机,大有异趣。林彪“叛逃苏修”,薄不仅“腐败”还“谋杀洋人”,两案在民族主义话语中的紧张,皆颇可玩味。锁国时代“副统帅”投敌,有惊天烈地的宣传效果,俘虏民心不在话下,却连同杀伤政权合法性,也赔上了毛泽东神话“天纵英明”;而这次中南海回避薄自诩毛传人,置以“杀外国人”的重罪,赔上的恰好是太子党集团名誉,那是下一拨接班人,其合法性严重跌损,民众视之跟当年的林彪一样,是“黑心狼”。与此同时,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在国际上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中国出来两句话:

全世界已经到了29和33
中国已经到了89

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盘,引发世界经济危机,其后果包括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上台——这个历史,在2012年的中国,意味着什么?

从2000年至2009年,美国人有“地狱十年”之说,除了天灾人祸之外,基本症状是资本主义金融体系濒临崩溃和美国世界霸主地位受到挑战,可以直接比拟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世界局势吗?

2012年中国正在崛起,难道是比拟“纳粹”的崛起吗?

89则是对中共很不祥的数字,自然直指它的执政危机。

但是有人分析:

——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处都腐败,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让老百姓把他赶下去;

——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

——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显然,有看走眼的成分,也有惊人的准确;其二,似乎曾在中国横行的毛泽东统治,死了几千万人,不叫专制,这是遗忘呢,还是虚无?

更重要的是第三,还有改革开放吗?改革死了吗?尤其2018年岁尾中共煞有介事高调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一种“伪改革”还冠冕堂皇地活在主流话语中,企业家、知名党内外知识份子,仍在谈“改革经”,几乎言不及义,离现实相去颇远,于是台北一家网络新媒体《上报》刊文说:

‘中国主流公共知识份子对于未来何去何从,对于“改革开放”一词的定义充满了乡愿心情。这个乡愿,说现实点跟体制是不谋而合。体制忽悠你说,“坚持改革开放”,然后这些主流公共知识份子说“保卫改革开放”、重回邓时代。笔者想问的是,这些公共知识份子难道都忘了邓时代的“改革开放”恰恰造成了今天中国社会的全方位扭曲吗?市场机制缺陷,法治不彰,这就是问题本身,为什么还要回到问题根源邓那里呢?这还不包括邓在1989年的巨大责任问题。’

然而中国乱哄哄的,不是别的,而是思潮,据说有十种之多:

1、最左翼的,以乌有之乡为代表,主张回到文革的、用毛的阶级斗争思想重新解释今天的,说毛当年发动文革,说的资产阶级,就是刘邓,没有说错嘛,证明文革是合理的,这是极左;

2、标准的左派,主张斯大林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被改革开放30年扔掉了,至今仍然非常有市场,想卷土重来。社科院的马列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程恩富为代表,他们的试验田,就是重庆,也包括政治学所房宁,以及崔之元等一批从美国回来的左翼;

3、左翼的第三支,可称中左,就是张木生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背后支持他的政治力量,是穿着三星上将服的刘源;

4、中左还有之二,就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代表如高超群关于温和的国家主义,不管主张什么主义,现在中国就是要工业化,然后可以慢慢解决两极分化;

5、一个特别中间化的思潮,以笑蜀代表,提出“四不”:不授人以柄、不冒犯官方意识形态、不挑战官方的政治正确、不挑战官方合法性;

6、中右,有两种,其一以《炎黄春秋》等为代表的党内民主派,如谢韬、杜导正、李慎之、李锐等,认为党要救,条件是变成一个民主主义的党,以党内民主开始实现国家的民主过程;

7、中右之二,是秋风为代表的儒家宪政;

8、标准的右派,就是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通过政改来实现,他们不主张
革命,认为社会动荡不好;

9、第九和第十个,是两个极右派。第一个主张以革命实现宪政民主,认为中国已在革命前夜;

10、主张革命的还有另外一派,说革命的结果,不是宪政民主,而是回到民国,1947年的宪法。

也有预测“转型四种可能”:官方主动改革、左转、右转、拖着,第四种最坏。(今天看来,“拖著”反而最好)

中国突然在全世界变得最有钱,是一个更直接的现实:

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今年的GDP大概50万亿多一点,人均4500美元不到;

50万亿中,这年的财政收入,政府拿到超过25万亿以上;

这25万亿,包括13亿的税收,3万亿企业上缴利润,共16万亿;

再有接近3万亿的罚没收入、3万亿社保基金、2至3万亿的灰色收入、土地出让金2、3万亿;

中国政府变成全世界第一有钱,

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