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习近平借“口袋罪”严控民间舆论

0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leaves the podium after speaking during the inauguration ceremony of Macau's new Chief Executive Ho Iat-seng as part of 20th anniversary handover celebrations, in Macau on December 20, 2019. - Macau on December 20 marks 20 years since the former colony was returned to China with a celebration led by President Xi Jinping touting the success of the pliant gambling hub while Hong Kong boils. (Photo by Philip FONG / AFP) (Photo by 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古风:习近平借“口袋罪”严控民间舆论

古人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意思是说,阻止人民说话的危害超过了堵塞河川的危害。也可以解释为:不让人民说话,必有大害。而自称读遍中外名著的习近平却对这个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为了防止党內舆论,习近平还专门设立了“妄议中央罪”、“ 不知敬畏罪” ,目的禁止党內官员对他的非议 ;为阯止网络舆论,他还专门设立了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 , 并亲自担任该委员会主任,可见他对网络舆论有多么重视。

网民发个网络表情也犯法。 6月6日,国內有一网友因发猪头图像被警察抓捕。原因是他在群里不发言,却老是发猪头做评论。当警察找到他时,他表示很不理解,他问警察:“我发猪头也犯法吗?”警察说:“你意有所指,不许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所有与猪头有关的都不许发!八戒、二师兄、朱无能都不行!”

网络图片

画猪头人身的网络漫画也犯法。早在2019年5月,安徽女大学张冬宁也因画猪头漫画被判刑1年,罪名是“寻衅滋事”。刚开始,许多网友对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表示不解,后来有知情网友说:“猪和猪头都是习近平的忌讳,也是网警重点关注的敏感词,这其中也包括猪和猪头图片、画相。因为猪和猪头在中国代表愚蠢和长相丑陋。”

有法律专家认为,类似“妄议中央”、“ 不知敬畏” 、“寻衅滋事” 、“投机倒把” 等罪名都属于“口袋罪” ,这些罪名都严重背离了宪法的初衷。

习近平为严控网络舆论,中央网信办还特意推出了几千个网络敏感词,网民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触及到习近的忌讳,轻则被警察训诫并写下保证书,重则被冠以“寻衅滋事罪” 入狱。猪只是只是众多网络敏感词之一。如:小熊维尼、包子、包蹄、猪头、朱无能、猪干裂、刁犬犬,刁大犬、习特勒、撒币歌、大傻逼、习门庆、总加速师、加速帝、宽衣哥、背书单、习胖、毛二、习梦撕、习禁评、吸精瓶、吸进瓶、习梦死、习三点、习阿斗、歪脖树、洗尽贫、二百斤、末代帝、崇祯帝、小煤山、送礼平、习教父、假博士、戏博士、习歪嘴、习背书、神经病、现代版毛泽东、习奥塞斯库、当代秦始皇、毛魔转世、卖国贼、维持会长、习大郎、袁世凯第二、赵国内奸等都是习近平忌讳的网络敏感词。据原腾讯网的一位网管吐槽,至今为止,中央网信办共推出网络敏感词多达3900多个。

学者杨茂森在评价习近平时说:“习近平担任国家领导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他之所以畏惧网络舆论,主要是因为他不得人心。”

无独有偶,在中国历史上,曾经还有一个独裁者忌讳“猪” ,他就是明朝的明武宗朱厚照。他被历史学家称为史上最荒唐、最昏庸的皇帝。但朱厚照与习近平相比,可谓是小巫见大巫。

1519年12月,明武宗在从扬州到南京的路上发布了一道圣旨,圣旨的内容无关国家大政方针,但影响很大。圣旨的大意是:养猪卖猪本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但是却与我犯冲,不仅如此,吃猪肉还容易生疮。从今以后,禁止再养猪杀猪。家里有猪的通通宰杀。如果以后再发现有养猪行为,一家老小全部流放至边疆,永远充军。

明武宗禁止杀猪养猪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跟他的姓氏犯冲。他认为“杀猪”就等于“杀朱”, 这就犯下大不敬之罪;二是朱厚照生于辛亥年,生肖属猪。所谓吃猪肉容易生疮只是明武宗的借口罢了。

在中国历史上,独裁者为突显自己的权威,往往总是把自己的忌讳当作国家的禁忌。如: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忌猫。她曾将太子之妾萧良娣囚禁下狱,萧良娣对她的残暴行为恨之入骨,发誓说:“愿阿武(则天) 来世为鼠,吾为猫儿,生生扼其喉!”这话传到了武则天耳朵里,萧良娣被当即处于极刑。武则天也从此开始恨猫、忌猫,把养猫看做是“不祥之兆”,并下旨京城百姓一律不准养猫,否则,当以欺君犯上论罪。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也是如此,他早年曾出家当过和尚,剃过光头。和尚又称僧人,因此他特别忌讳“光”、“秃”等字,“僧”字当然更忌讳了。推而广之,连跟“僧”字谐音的“生”、“笙”等字也不许用。如果谁在文章中一不小心用到这些字,一经发现,不问青红皂白,一律以“讥刺”论罪,抓起来就杀头。

在现代社会的今天,像习近平这种把个人的忌讳当作对他人定罪依据,并在全国大兴文字狱的独裁者,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习近平之所以忌讳多、绰号多,主要有以下十大原因:一是他生性自卑但虛荣心又极强;二是他心胸狭隘听不得批评言论;三是他文化水平低,经常犯一些低级错误;四是他价值观扭曲,与社会文明格格不入;五是他崇向封建皇帝式极权;六是他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七是他崇向封建迷信;八是他缺乏法律观念;九是他倒行逆施,害怕社会舆论;十他缺乏政治家最起码的政治智慧。

正如任志强先生在他的公开信中所说,我所能看到的都是他(习近平)在用各种谎言来当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事实。在试图证明自己的英明伟大时,却已将自己置于无法自圆其说的困境之中。越是吹则让遮羞布飞的越高,越是露出了其内心的恐惧和赤裸裸的维护皇权地位的野心。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