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官放火:文革中丧魂落魄的“狗崽子”们

0

贵版这几天搞活动聊文革,记得以前有些板块也搞过,州官尊敬的网友EK兄和大战兄,都发表过很独特也很精彩的文章,可惜他们有一阵子没露面了,甚念!

大战兄曾经聊过自己文革时在北京四中的亲身经历。北京四中为啥牛逼?单说老一号江主席,1995年来四中视察时,情不自禁感叹:“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到这里来,真是三生有幸。”能让江老“如雷贯耳”的原因首先是校友遍及清华、北大、复旦、南开,欧美名校,名校出名人,政界、商界、学界、影视界名人一大串儿。

江爷爷在北京一机部电器研究所当副所长时,不会不知道四中是国级红二代高干子弟最多的中学,像刘少奇的儿子刘元元(后改名刘源)、林彪的儿子林立果(小名老虎,只比林彪的“彪”字少三撇),但据四中校友说林立果沉默寡言,平时只和同年级的安民曾(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之子)说说话,没人会想到他后来当了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直接策划指挥了“五七一工程”(武装起义)。

据大战兄说,他在四中填写学生登记表,“家庭成份”一栏写“职员”,其实他家长辈中有好几位是1930年代年的老党员。父亲也曾是军人,50年代初在铁道兵参加过“抗美援朝”。记得曾经问过为啥只填“职员”,他说在四中填写家庭成份是‘革干’的基本是副部以上,“革军”一般也是准军或上校以上,否则免谈。

1966年文革爆发前,四中的高干红二代个个营养充足,长得比较精壮,个头也比平民青少年高大。像刘元元和朱援朝的脸都晒得黑里透红,说是在北戴河海滩上打排球晒的。又像彭真的儿子傅亮,初一那会儿才15岁,就有一米八的个头,拿手好戏是飞车绝技—骑着的电镀闪亮的锰钢车大秀车技。这类高干子第通称锰钢族,当年上海永久牌13型锰钢车牛B就像今天的一辆兰博基尼,锰钢车设计精巧轻便灵巧,骑起来绝对潇洒亮眼,把造型粗笨的飞鸽牌甩出八条马路,尤其是清脆悦耳的双铃,轻轻按几下铃声响彻整个操场跑道···。

四中的红墙大院天之骄子,还有彭真的儿子彭亮、薄一波的三个儿子薄熙永、薄熙来、薄熙成、朱德的孙子朱援朝、陈毅的两个儿子陈昊苏、陈小鲁,贺龙儿子贺鹏飞,徐向前儿子徐小岩,张云逸儿子张光东,王树声儿子王鲁生,黄敬儿子俞正声、乔冠华儿子乔宗淮,王震儿子王军。张爱萍两个儿子张翔、张胜,安子文儿子安民、万里儿子万仲翔····反正红二代龙子龙孙多勒个去了。

1966年5月16日,文革正式开始。四中葫芦娃横空问世,高三学生孔丹当了校革会主任,刘源被孔丹拉进革委会当了委员,还参加了四中红卫兵组织的“西城区纠察队”。这可是红卫兵大军中的宪兵,专治红卫兵的超级红卫兵。“西纠”队员身穿一套国防绿带两兜的老军服,右臂套上红卫兵袖章,五寸余宽一尺余长,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绝不亚于古时京城的九门提督麾下的卫兵。

四中虽然有不少平民百姓的子弟,但红二代特权子弟圈早已形成,从外表上看他们都刻意穿的很朴素,但在他们的自己的圈子里也按照父亲的官位,名气和重要性分为不同层次,单说孔丹身上就有一圈特殊的红色光环,据说小时候周恩来经常抱他,他老爸(时任中央调查部长)也比其他部长高一等,反倒是林总家的立果很低调,平时走路上学,放学后在北师大上学姐姐林豆豆(林立衡)有时会来四中接他一起回家。少奇家的元元也比较平民化,自己骑自行车上学从没轿车接送。据他的同班同学回忆,刘元元放学后喜欢和同班的薄熙成(薄一波儿子)摔跤,他动手扁过调皮闹事的同学,但没欺负老实同学。身为国家主席的儿子刘元元见识果然不凡,比如同学们都是说马克思是苏联人,唯有刘元元非常牛逼地说:不对,他是德国人。

不过,文革爆发仅仅一年后,刘源的老爸就被老毛被赶出了中南海,但他坚持说老爸没反对过老毛,“毛思想”就是他老爸第一个提出的。1968年刘源四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西雁北地区插队,同年他父亲病故,刘案专案组冒用刘源的名字填写了刘少奇的尸体火化单。

除了刘源的父亲外,孔丹的老爸孔原也被关进秦城,老妈许明(原国务院副秘书长)自杀,威风凛凛的“西纠”被强行解散,孔丹孔司令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好在孔丹在四中人缘还算不错,蹲牢子也没受到多大的罪。

正所谓人在江湖行,哪能不留情,可当年四中的红二代,也不乏背后捅刀子告人恶状的高手(见附)。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文革时这些天之骄子的父辈一夜之间皆被打倒,比如,宋克荒(宋任穷中组部长之子)、杨东胜(杨成武总参代总长之子)、邱承光(邱会作总后部长之子)、苏承德(苏振华海军司令之子)、刘安东(刘澜波水电部长之子)等等,顿时从天上掉到地上变成了丧魂落魄的“狗崽子”,吃够了瓜落儿。

四中的那些事儿聊不完,有些故事是从大战兄和其他学长群里顺来的,如果州官把事儿搞拧了,话儿说岔了,算俺瞎掰,等EK、大战兄满血归来,不吝指正赐教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