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姐:又一个4.4亿,王立科身后那张大网!

0
 梳子姐 晚情楼 2022-06-17 20:14 Posted on 江苏

作者 | 梳子姐

三胎来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没有钱啥事都干不成,生三胎需要的是硬实力。

有人预测,一艘6万吨左右常规动力航母,每天至少需要600万以上运行费用。

600万啥概念,也是就一辆劳斯莱斯,或者两台宾利。

深圳宝能公馆的地下停车场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豪车。

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生三胎的喜庆时刻,添堵的事也不少。

唐山人民的忍耐力真强,一场大地震到底能震出多少妖魔鬼怪?

Image

哈尔滨那个戴着14万绿水鬼手表、拿着2万手机的所谓执法员,到底是什么来头?

郑州市纪委监委姗姗来迟对红码问题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如此明显的犯罪行为为何都在装聋作瞎?

谁能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或许大家都看明白了,只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罢了。

前段时间,三亚市委书记童道驰以2.74亿获死缓,华电集团老总云公民以4.68亿获死缓。

现在江苏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刚过完一审,又是一个4.4亿。

前有车后有辙,他大概率也会领刑死缓。

死缓就死缓吧,反正好死不如赖活着。

打不死的小强,杀不得的贪官。

这种贪以亿计的硕鼠,暴露的没暴露的还有多少?

提到王立科,总绕不开孙力军。

王立科的根据地在辽宁,从普通民警到大连市公安局长,既仕途亨通又没耽误敛钱发财,并且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2013年3月,他提升任江苏省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

从大连到南京,王立科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背后的贵人就是孙力军。

当时,孙力军只有44岁。

论年龄,王立科是孙力军的老大哥,可他像个孙子一样恭顺地孝敬着。

孙力军出差离京,王立科只要有时间就不舍昼夜去觐见。

王立科每年进京四五次,每次带盒小海鲜,里面码满30万美金。

最终孙力军出事,王立科也跟着落马。

王立科贪了4.4亿,同时又向孙力军等人行贿了9731万余元。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数据。

以前查处贪官,往往只算他们贪了多少,很少讲他们送了多少,从逻辑上看是不闭合的。

如同开工厂做生意,流水越多生意越红火。

官场上八面玲珑的人,绝不可能只进不出,哪个不是左手进右手出,一边受贿,一边行贿。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生态体系,一个食物链条。

抓到一个,顺藤摸瓜,便是一窝一串。

围绕在孙力军周围的,除了王立科,还有傅政华、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等警界大佬。

把这些人串并联起来,就是一张密实的大网。

从来没有孤军奋战的腐败分子,只在毫无保留地挖出关系网才算是除恶务尽。

6月15日,江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赵志刚中箭落马,也留下了无尽猜测。

业内,赵志刚有“库头”之称,因为他创办的“法律读库”公众号曾经订阅量过百万,影响甚大,风头无两,而且论文、专著等身,主编的《方圆》杂志是国家六大法制期刊。

这样一个靠知识吃饭的人,到底在哪里栽的跟头呢?

赵志刚是山东人,华东政法毕业的高材生,长期在检察日报社工作。

让人马上想到检察系统刚刚出事的另一个秀才——张本才。

Image

张本才比赵志刚年长四岁,也是山东人,更是检察日报的元勋。

1994年进入检察日报工作后,赵志刚便成为张本才的部下,关系之密自不待言。

张本才刚出事时,一位认识他的朋友斩钉截铁地说,绝不可能出经济问题。

作为沂蒙山区走出来的放羊娃,张本才确实有才,不仅写得一手锦绣文章,而且能诗善画,其作品为抽象风格,10年前一幅作品成交价就达到40余万元。

张本才不缺钱,也不缺心眼,到上海后处处小心翼翼。

那么,到底哪条软肋葬送了他的政治生命呢?

张本才32岁就进入厅级干部序列,可此后十余年换了不少岗位仍然没有突破。

直到2013年任最高检办公厅主任,2016年任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才又进入快车道。

这背后是什么因素发挥作用,谁在主导和推动他的提升,可能也正是张本才落马的关键所在。

恰好孙力军也是山东人,恰好2013年前后正如日中天。

难道是他?

这个世界说大亦大,说小亦小。

官场上拼力厮杀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兜兜转转,非敌即友,又有多少人再聚首已是监中狱友。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任你才高八斗,任你书剑恩仇,总摆脱不掉名缰利锁的纠缠。

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潮来潮去,有几个空明自悟。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