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之:中华启示录(一)—方向

0

今天是2022年6月16日,“六四”纪念日刚刚过去十二天,其实每年的这段时期在海外是铺天盖地的纪念那一年的初夏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的那场共匪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人民的屠杀。在国内则是共匪严防死守高度戒备的高压,他们害怕那一天,永远的害怕那一天。

可是,每一年都会有那一天,不管是三十三年,还是三百三十年都是如此。

今天我想说的是,我们如今回过头去客观的去看看那场失败的民主运动。

说实话,今天回头去看那场运动的到底为什么失败呢?很多人会有不同的答案,我也有我的答案。这是站在今天的角度上回头去看历史,这场运动最终成就了谁?

20世纪80年代风云变幻,中国人民在经历了毛时代的各种恐怖后,邓小平开启了所谓的经济改革运动。你不能说他没有成就,这不客观。他至少能够让城市的绝大多数人民吃饱了,也让乡村的大多数人民有地去种(偏远地区暂时例外)。工业和经贸开始正常化了,科技开始去追赶欧美了,人民不必再提心吊胆的担心隔三差五的搞什么运动了,学生们也可以踏踏实实的每天走进学校去学习了(虽然还是洗脑的那一套,但是至少比当个文盲加流氓要强多了)。

但是,经济改革对于共匪这种独裁专制政权来说属于跛脚走路。在没有正常的制度监督的情况下,初期还可以看出进步。但是,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利益的分配就成了各个方面垂涎的大蛋糕。权力在这里取得了关键的作用,腐败开始从毛时代的高层蔓延到了后来我们说的那些红二代、官二代乃至一些在改革中有了权力的平民出身的中小权力者的身上。这种腐败也是以星火燎原之势在蔓延,越演越烈。今天反对习近平的那些红二代们,他们有几个敢站出来说当年他们没有参与这场腐败活动。

八九民运也正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诞生的!

那一年,我还只是个12岁的小学生,我听到过枪声,我看到过那些大哥大姐们在广场上激情的演说,也从电视上看到了他们跪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给中共的党首们“上书”,看到过他们举着五星血旗在广场上奔跑。三十三年过去了,我也已经四十不惑了。今天回想起那年的情景记忆有些模糊了,今天在纪念那些无辜的牺牲者们的时候,我想到了他们为什么失败了,他们的行动最终却为别人做了榜样。

天安门的血迹尚未干透,遇难者们尸骨未寒的时候。中国人仿佛忘记了这一切,而东欧共产党国家却一个又一个的发生了巨变。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民主德国、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和共产邪教的策源地苏联。这些国家他们或者推翻、或者终结了本国的共产党政权。尤其苏联这个庞大的共产邪教帝国一夜之间轰然倒塌,那就是1991年的圣诞节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签署了解体苏联这一历史性的文件!

从那时起,全世界共产党掌权的专制体制国家只剩下了中共、北韩、古巴、越南、辽国(老挝)、缅甸、柬埔寨等几个少数国家。如今还在苟延残喘的只剩下中共、北韩和古巴了。这些地方要么集体领导,要么父死子继,要么兄终弟及。可是,八九六四的烈士们的鲜血至今无法沉冤昭雪。

为什么说六四失败了,我认为主要原因是方向。什么方向?就是我们应该走向的方向,而那些学生和中国人恰恰在那个时间没有这个方向。

今天,很多流亡海外的当年的民运领袖们在说着当时学生们要民主,要自由。但是,你们自己想想,你们当时真的是这样吗?且不说你们要民主的那个对象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就想想你们当时的做法,今天回想起来很难和民主挂钩的。有人会说,你是事后诸葛亮,也许吧,但是当时他们的做法今天看来确实很难和民主挂钩的。

当你们跪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给邓小平、李鹏“上书”的时候,这好像就是1898 年康有为、梁启超们集合全国赶考的举子门的那场“公车上书”。最后的结果就是换来“百日维新”,谭嗣同等六人血洒菜市口,康有为、梁启超逃往海外,清德宗被囚禁致死。历史惊人的相似,你们的这场“新公车上书”换来的是更多的人血洒天安门,你们很多人逃往海外,新“清德宗”赵紫阳老爷子被软禁致死!唯一不同的是,清德宗至少还有个“百日维新”,而共匪却没有给你们一天的机会。

还是方向,今天回看当时的史料视频,看到了你们的执着与坚持,也看到了那时的你们也包括后来的我们缺乏的一个方向。看着你们当时手持中共的五星血旗在广场上飞奔的时候,你们当时真的没有找到方向。我知道你们也承认当年你们是希望中共能够消除腐败,进行政治改革。也正是邓小平的经济改革给了全中国人乃至全世界人一个错觉,以为中共良心发现了,我们都上当了。经济改革真的是为了中共的千秋大业吗?也许死去的邓小平心里最清楚,他只是不想在他有生之年看到“毛太祖”留下的江山毁在他的手里,至于千秋伟业,我想他自己也不敢想吧!

还是方向,那一年的五月的一天,有三个来自毛泽东家乡的勇士向天安门广场的毛贼画像投掷鸡蛋,这一壮举被你们将他们三个抓获并交给了中共,最终他们三个人的下场之悲惨难以形容。他们做错了什么?我觉得他们做的比你们还正确,他们的认知比你们要高多了。因为他们看清了根源所在,看清了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画像上的那个人!

其实我也知道,这一切不能都怪你们。你们那年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你们从小也是接受了共匪的洗脑教育,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们和我们对当时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的认知仅仅存在于历史课本之中。而且,由于资讯的不发达,加上在台湾的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也刚刚解除了封禁,新上任的新总统李登辉治下又开始了一种不亚于中共腐败的“黑金政治”。而大陆这边的历史反思也才刚刚开始不久,很多中华民国时代的史料尚未被发掘出来。所以,我们当时没有方向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今天我们有了方向,那就是我们自己的民主世界。这个世界就是中华民国!

1990年开始的苏东剧变,最先从苏联脱离的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率先独立。当苏联的坦克车向三国挺进准备平息“叛乱”的时候,立陶宛这个仅有两百多万人口的小国几乎所有人民手拉手站在国境线上用血肉之躯阻挡苏军坦克。苏联被迫派出了他的精锐-苏联第76空降近卫师,空降至立陶宛首都纽维尔斯。立陶宛人民不屈不挠所有人民走上街头阻挡苏军的入侵。西方各国也纷纷发表声明,支持三国独立。法国政府率先恢复了二战前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三国驻法国大使馆旧址并拿出当年三国驻法国使馆所悬挂的三国大使馆的铜牌,北约也以最快的速度吸收三国成为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

1991年的那个圣诞节,苏联正式解体了,俄罗斯建立了,曾经在1917年“二月革命”后使用的那面红白蓝三色旗又重新飘扬在俄罗斯国土的上空。虽然今天的俄罗斯在普京的统治下又开始变了味道。但是,那面三色旗却是货真价实的俄罗斯人民推翻沙皇统治建立民主共和的标志。

今天你们这些逃到海外的当年的学生领袖们还有很多民运人士们,当你们在大谈特谈中国走向民主共和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中国应该重新恢复中华民国国号,恢复中华民国国统和法统呢?总有人在说,国号不重要。为什么不重要?曾经消失了七十四年的俄罗斯共和国都从新回到了那片土地之上,为什么至今还在的中华民国却不能回来呢?

《中华民国宪法》上明确写着中华民国国土涵盖了中国大陆、蒙古、台湾地区,甚至还包括被沙俄抢走的那些国土。你们整天谈民主,今天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的民主难道不比美国吗?美国到今天还没有出现过女总统吧?美国到今天达到直选总统了吗?可是今天的中华民国政府全做到了!

我没见过小布什、奥巴马、川普以及拜登他们是怎样在参选的时候到美国街头拜票的。但是我见过马英九、蔡英文在台湾街头是如何拜票的。这就是一百多年前,国父孙中山先生为中国指明的方向!

今天回头看六四失败缺少的就是这个方向,不是吗?当年你们不懂,不怪你们,今天难道你们还不懂吗?

就像中共说的;“中国不会走西方的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说的没错,我们没必要走美国式的、英国式的道路。因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道路,这条道路一百多年前孙先生已经为我们指明了。我们的道路就是延续中华传统,延续华夏火种的中华民国呀!我们有我们的国统,有我们的法统,有我们的旗帜。那就是我们的大中华民国和那面象征民主、自由、博爱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呀!

然之

中华民国111年6月16日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