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中国资本市场哪些是“反习股” ?

0

袁红冰热点(图片来源:看中国)

    2022年6月17日,推特网友老灯在爆料中说,国內爆料人向他透露,由于中国政治格局的变化,近来资本市场的“反习股” 都出现了暴涨。对此,网友们都很关注“反习股” 都有哪些企业。说到“反习股” ,就不得不提到“泰山会”和“湖畔大学” 这两个组织都是习近平以除之而后快的商界自发组织,而且马云与这两个组织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习近平为什么取缔“泰山会”

    “泰山会” 前身是泰山产业研究院,1993年在山东成立,简称“泰山会” ,卢志强、柳传志、段永基、史玉柱等为发起人。2021年1月20日,泰山会被中共责令解散。

    公开资料显示,该组织有核心成员有16名,分别是: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万通冯仑、泛海卢志强、复星郭广昌、远大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步步高段永平、科海陈庆振、科瑞郑跃文、思达汪远思、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商务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据媒体统计,截止2013年,这16名富豪手中间接掌控了10万亿人民币以上的财富。

    马云曾是泰山会成员,他是被泰山会会长柳传志邀请加入,并获泰山会全票通过的,马云欣然接过了柳传志抛出的橄榄枝。

    不过,由于马云经常会缺席泰山会的成员密会与各类活动,当时泰山会也有着严格的管理缺席,缺席需要提前请假,而且会有惩罚,第一次因故缺席要交1万块,从第二次开始,每次缺席则需要交20万,尽管马云不差钱,但交了几次20万罚款后,他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为此,他决定退出泰山会。事后有知情人士传出,马云与泰山会发起人段永基有矛盾,段看不惯马云满嘴信口开河以及好为人师的模样,两人在理念与价值观上存有较大差异,这才是马云离开的真正原因。当然,这种传闻无从考证。

    腾讯马化腾、融创中国孙宏斌和万达王健林虽然没有正式加入泰山会,却与泰山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据知情人士透路,王健林之所以沒有正式加入泰山会,主要是得到了他的政治靠山习近平的暗示。

    因为习近平遵从的是马列主义路线,按照《共产党宣言》,消灭私有制就成了习近平的执政使命。像泰山会这种能左右中国经济走向的民间组织,自然就成了习近平的眼中钉,不除不快。

马云另起炉灶成立湖畔大学

    2015年1月,马云退出泰山会后,他又联合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创立了湖畔大学,在这9名发起人中,泰山会会员占了半数以上。

    湖畔大学的前身是浙江湖畔创业研学中心。马云出任首任校长,曾鸣教授任教务长。湖畔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所有面试者均为定向邀请,学费为3年28万元。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1月-2021年3月,湖畔大学共招收过六届学员。第一届共招收了49名学员;第二届共招收了42名学员;第三届共招收了44名学员;第四届共招收了49名学员;第五届共招收了41名学员;第六届共招收了49名学员。

    湖畔大学第一届招生方向是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精英,在这些被录取的学员中,以80、70后居多,其中既有优米网王利芬这样的业界名人,也有汪小菲这样的明星型富二代。

    湖畔大学第二届的招生扩大到传统行业,录取42人,其学员中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吴国平、西贝贾国龙这样的餐饮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劲波这样的互联网创业成功人士,还有顾家家居顾江生、科大讯飞胡郁这样的业内领军人物,还有霍英东的孙子霍启文这样的富三代,其中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营收5亿以上的企业。

    从2017年开始,湖畔大学的招生范围进一步扩大,涉及医药医疗、保险金融、投资、食品、日化、家居、通讯、教育、互联网、新能源、智能制造、新科技等12个社会重要领域的企业,几乎囊括了国家经济的方方面面。

    2021年,湖畔大学被中共当局责令停止招生。

湖畔大学被称为“现代东林党”

    在习近平眼中,马云等人创办的湖畔大学并不是一家普通意义上的学校,而是一个以办学为幌子的超级富豪俱乐部。因为里面汇聚了大量中国顶级富豪群体,他们资源广泛,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通过湖畔大学这种方式,扩充人脉,交换资源,实现了全领域的整合(垄断)。这也是湖畔大学被叫停的原因。

    湖畔大学在挑选学员方面,除了规定有三年创业经验、三十名以上员工、纳税三年,并拥有三千万营业额的基本门槛外,还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

    保荐人制度,其实就是帮派模式,就像中共发展党员一样,凡是要加入这个帮派,就必须有合格的保荐人,目的是要保证帮派成员关系的可靠性。因此,湖畔大学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道解惑的学校,而是具有帮派特色的商界组织。

    马云在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讲话时说:“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马云的这番话,可谓是说者无声,听者有意。2020年11月,中共官媒以《湖畔大学,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为题,把湖畔大学说成是“现代东林党” ,还把马云这番话视为“有政治图谋”。

    该文章说,明朝东林党显著的特征是:以办学的名义聚集势力,最后这个学院不仅在朝廷里有大批的东林党高官,还在江南地主、商人阶层有广泛的支持,最后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明帝国的一个巨大毒瘤。这个毒瘤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他们在言论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话语权,在政治执行层面上有官僚系统的支撑,在基层有经济领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言有言而呼风唤雨。毫无疑问,湖畔大学现在也是一个讲学的地方,建立这个大学的精英们都是掌握着巨大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资源的中国经济领域的牛人,这些牛人背后更有着复杂的利益权力交织。

    文章还说,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 所建立的新组织。不管这个组织的口号有多诱人,目标有多伟大,但其中的风险已经不言自明。这些社会商界精英的抱团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演变,已经变得可以预见:商、官、学合流,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的图谋。

中国资本市场哪些是“反习股” ?

    所谓的“反习股” ,不仅有泰山会和湖畔大学的会员或学员企业,而且还有那些被习近平亲手毀灭的上市企业。

    近几年来,由习近平亲手毀灭的行业有:教培行业、物流行业、电商行业、娱乐行业等十几个,受害企业达百万家,在这些受害的企业中,其中与民生相关的上市公司就有上千家。如:新东方、滴滴打车、美团、蚂蚁金服、腾讯等。在这些企业中,有人公开反习,但大多数企业投资者是敢怒而不敢言。 

    在这些公开的反习企业家当中,美团算是一个。2021年5月6日,美团王兴在他创办的社交媒体“饭否” 网上,借唐朝诗人章碣诗句暗讽习近平焚书坑儒,后遭中央网信办约谈。诗曰:“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中国股市行情数据显示,近几天来,股票涨得最凶的要数新东方。6月16日,截止收盘沪指跌1.07%,深成指跌2.57%,创业板指跌4.18%,创3月8日以来最大跌幅。然而,新东方在线不仅沒跌,反而再度爆爆涨,盘中一度涨超100%。截至收盘,涨逾72%,6月以来累计涨幅达673%。

    对于新东方等企业股是否属于“反习股”,作者无法作出判断,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