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胜春: 独裁者的横行得力于民众对谎言的容忍

0

中国维权人士丁家喜、许志永 © 网络图片

被逮捕两年多的中国知名维权律师许志永以及丁家喜两人的律师6月13日收到来自山东临沂法院的通知,他们被告知许志永以及丁家喜案子的庭前会议将在本月17日与20日召开,据律师披露,庭前会议决定许志永案将在6月23日开庭,而丁家喜案的庭前会议则不知何因被取消。

记者无法与两人的律师取得直接的联系,据丁家喜的夫人,旅居美国的罗胜春女士的介绍,许志永与丁家喜两人的律师被明确告知倘若接受采访将被立刻吊销律师执照。罗胜春女士就许志永与丁家喜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法广:您如何理解中国司法当局为何要将许志永与丁家喜案件分开处理?

罗胜春: 大家都知道这两个案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有的文件都是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一定要分开,真是又无耻又愚蠢,因为这些所有的文件都必须复印两份,所以,所有的证人的材料,案件的文件,所有的证人材料都是一模一样的,因为他们被指控的罪名,罗列的罪证,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一点区别就是许志勇多了拍电影以及写博客这些。其他的事情都是一模一样,这次庭前会议的通知也是一模一样。他们真是多此一举!我们已经要求了很长时间,要求将两个案子合并起来,但是,始终遭到拒绝。我认为这是由于来自上面的规定,他们一定要分案的目的是为了尽量减低案子的影响,怕互相指证,因为他们同事参加这些聚会,所以,他们要防止法庭上的交叉问询,他们用尽一切办法使该案的审理在不合法的前提下进行。

法广:请您介绍一下他们两人的律师的情况,以及他们近期是否会见过律师?

罗胜春: 丁家喜的律师是彭剑和黎红兵,许志勇的律师是张磊以及接替梁晓军律师的方县桂律师,彭剑上次与家喜的视频见面是在二月低,由于疫情的原因,他们只能通过视频会见,三月以来,律师就没能与他会见。四个月来,我们没有家喜的任何信息。许志永的律师是三月初会见了他的代理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会见。方县桂律师因为接触案子不久,他还没有来得及完成阅卷,就要开庭前会议了。他们都无法接受采访,司法局明确警告他们,倘若接受采访,就会被吊销执照。他们无法对案子发表任何意见。

法广:律师们对案子有何预感?

罗胜春:律师们对案子的进展都不太乐观,他们的感觉就是当局不过是走过场而已。当局看来是期待在没有任何以外的情况下完成庭审,没有公民旁听,没有围观,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把他们关起来。律师们被告知召开庭前会议时都觉得很突然,当事人都没有见到就要召开庭前会议,他们都觉得这是在走过场。其实,这个案子的所谓五大罪证,六大罪证,都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胡乱指证,没有一个是站得住脚的证据,因为这些证人全都是在压力之下,在酷刑之下签署的证词,这些证人之后都修改了自己的证词,还直接把证词寄给了彭剑,彭剑律师已经把这些证词递交给了法庭,包括其中证词最多的一个证人也推翻了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指证。这个案子在检察院并没有获得任何调查,当事人提出的核实要求没有获得任何听取。法院无限期的拖延案子的办理,因为他们知道罪证都是胡编乱造。他们不过是在厦门聚会,谈论一些政治事件,他们无端的将新公民运动指责为非法组织,将他们的聚会说成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会议,这个案子从头至尾完全是编造的,强迫参加会议的人员去指控许志永与丁家喜。但是,他们在会上发表的言论都是在言论自由的范围内,即使他们说“共产党什么是否垮台”,这也是在言论自由的范围之内。

法广:作为丁家喜的夫人,您对外界有何期待?

罗胜春:中共所做得一切都是对国际国内撒谎,我期待大家关注此案,必须揭露中共的谎言,独裁者之所以得以横行就是因为民众对谎言的容忍。所以,我们必须揭露中共的谎言,指控他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质疑政府的权力,如果许志永与丁家喜再度入狱,中国公民社会又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消声。他们不过是希望建立一个能够发出自己声音的公民社会而已,但是,政府就是要把他们的声音卡灭在萌芽状态。

曾经与许志永与丁家喜并肩活动目前移居美国的中国法学博士滕彪对他们两人前景倍感担忧,他向法广表示 他们两人的案子已经拖延了很久,他们已经被关押了两年半,官方并没有遵守正常的程序。他们被指控的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是刑法中最严重的罪名,而他们两人只不过是推动中国的法制社会和人权的进展,他们没有从事任何违法犯罪的活动,也没有主张展开暴力活动,很显然,对他们两人的指控完全是政治迫害,在过去他们两人一个被判了四年,一个被判了三年半,按照之前中共判决政治犯的惯例来看,这一次他们很可能会被判得更重。

值得指出的人,参加2019年厦门聚会的另一位维权律师常玮平就曾经被当局强迫拘押,当局对他施加酷刑,要求他对许志永等人提出指控,但他并未接受当局的要求。2021年4月7日,常玮平被宝鸡市检察院批准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目前被羁押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