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被剔除出恒生指数,一个时代结束了

0
7
 老鱼君 老鱼乱翻书 2022-07-14 05:59 Posted on 美国

Image

黑格尔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永远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前几年还流行过一句话: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句再见都不会说。

本来,群众们觉得这就是一句老板骗你996的普通毒鸡汤。

但如今成了很多人都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Image

根据港交所公告:从7月11日开始,多家中国内地房地产和物管类股票将被从恒生指数中彻底剔除。

而且,这还不是简单的把股票给从恒生指数中拿出去了,而是直接被港交所系统以最低价格(即0.0001元)剔除。

以这种方式被剔除出恒生指数,不仅是以往作为股市标杆的地产股们,被投资者重点关注的红利没有了,还意味着他已经被资本市场彻底抛弃了。

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

这其中居然就包括了曾经雄霸天下的“中国恒大集团”。

Image

这距离许主席踌躇满志地宣布要把恒大做大做强、三年生产一百万辆新能源汽车、进入世界前三的高光时刻,不过也就是三年的时间。

恒大的车迷们没等到许主席把自己的座驾从“幻影”换成“恒驰”,恒大的业主们却等来了许主席给他们安排的“烂尾楼”和银行“断供”。

对他们来说,被时代抛弃之前,不仅是没听到“再见”,反而还被时代给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了一顿。

更加令人卧槽的是,恒大不是一个人被剔除出恒生指数的,一起的还有融创、世茂、佳兆业和奥园等等地产龙头企业。

他们也全都是被香港恒生指数以0.0001元的价格剔除的!

随后,“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将这些公司移除深交所的“港股通”,那就属于常规操作了。

再随后,内地的地产股也跌成一片。

Image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市场调整了。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近期大量的烂尾楼和断供的消息,网上流传的全国业主发布强制停止贷款项目的不完全统计表里,已经接近100个了。

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彻底结束。

Image

毋庸置疑,过去的二十年,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时代,这个时代甚至创造了“房价只涨不跌”的奇迹。

虽然稍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就和没有人会长生不老一样,但是对曾经人们眼中的中国房地产来说,那只是“哲学”意义上的事情,与自己的现实无关。

“总是使一个地方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这句话是荷尔德林说的,曾经被误认为是哈耶克说的。

Image

对一个真正的投资者来说,二十年以上的成果才叫真正的投资,几年之内的,只能叫投机。

毕竟,这世界上有过太多的红火了二十年甚至更多,但最后完犊子的经济体了。

比如:

1910年代,只靠养牛就可以创造经济奇迹的阿根廷,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发达国家变成发展中国家的地方;

石油储量世界第一的委内瑞拉,曾经是南美唯一的发达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苏格兰威士忌消费国。

那时,他们的中产就可以周末坐飞机去迈阿密购物,美国的售货员对他们的印象是,无论喜欢啥东西都会说:“给我来两个”。

现在的委内瑞拉,已经陷入“全面饥饿”,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

Image

苏联在二战后也经历过黄金年代,各方面都突飞猛进,那时候甚至有美国人为了发展移民去苏联。

后来的苏联,就没有后来了。

我们的近邻朝鲜,他们现在领导人的目标是让群众都吃上米饭、喝上牛肉汤,但在1970年代,朝鲜曾经是东亚经济的千里马,日子比韩国好多了。

那时候的朝鲜吃饭不仅没问题,甚至有韩国人往朝鲜跑的,金正日的夫人就是韩国人。直到1980年代,因为自己熄火了,再加上韩国经济起飞,朝鲜才被韩国超过了。

1970年代伊斯兰革命之前的伊朗,已经把一个完全的农业化国家改造成了工业化国家,经济好得一比,但现在却成了失业率和通胀率双双高企,人才不断外流的地方。

Image

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

就连现在经济濒临崩溃的巴铁,在1947年独立之后那三十多年里,也曾经有过超过世界平均速度的经济增长率,要不是后来瞎折腾,他们现在至少也是个中等发达经济体了。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

这句话想说的并不是“不幸”有很多种,而是说“幸福”这玩意太可贵了。

恒大的完犊子对经济有啥深刻影响?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这很值得深思,但好像并没有人说。

《今日简史》里也说过:“人类的愚蠢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我们常常忽略了这件事。政客将领和学者把世界视为一个巨大的棋局,仿佛每走一步都要经过仔细的理性计算。但问题在于,世界比棋盘复杂的多,人的理性不足以完全理解,于是即便理性的领导人也经常做出非常愚蠢的决定。”

妄图预测历史的人是愚蠢的,总嚷嚷“以史为鉴”的古人们,终究还是躲不过王朝的兴替。

因为人性是不可预测的,而历史只会冷酷地告诉你,什么样的情况是最糟糕的。

就像那句毒鸡汤说的: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再见都不会说。

不管你是否愿意相信,一个“黄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