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启蒙抑或启示:脱亚入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0
刘军宁 存在之链 2022-07-14 04:30 Posted on 江苏
美国人把“改变世界的28项原则”在不同程度上移植到了日本、韩国和台湾。事实证明,这28项原则的移植,带来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成功。所以,也可以证明这28项原则是可以移植的,不是不动产。这28项原则不仅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远东,改变了世界。

:成功的日本作为个案能证明宪政民主与基督教信仰没有关系吗?因为日本的信徒数量从很早以前到现在的确非常少,而且这没有妨碍日本成为一个全世界范围内在20世纪走向宪政的非常成功的范例。

:20世纪的日本并不是一个整体的成功,而是好坏参半,甚至是两重天。

Image

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过,许多中国的知识分子用羡慕的眼光把日本看作是脱亚入欧的远东典范,福泽谕吉很受国内文人追捧。

然而,这个“欧”正是欧陆启蒙的“欧”,而不是立足于基督教的英美保守主义。

脱亚入欧的直接后果,就像启蒙在法国所发生的一样,就是导致对内实行现代独裁和对外实行军国主义,与德国结盟发起二战,入侵列国。

所以,正是欧陆启蒙把日本变成一个现代独裁国家和军国主义国家。直到二战之后,麦克阿瑟用刺刀逼着日本人从欧陆转向英美。纵观起来,欧陆启蒙带来的不是文明,而是灾难。

启蒙思想运动给人类带来了数个世纪的战乱与专制独裁。二战之前的日本模式是成功还是带来苦难?中国人和日本人最有发言权。

欧陆启蒙思想是一切左派思想的滥觞,极权主义的源头。启蒙思想也把日本引向歧路,如中国一样。二战之前的日本是非常失败的,二战战败才是日本成功的开始。

表面上二战之后,日本的成功不依赖于对耶和华的信仰,日本社会也没有彻底基督教化。但是战后日本模式的成功对中国起码有两点启发:

第一条,欧陆启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而中国现在还在这条路上。日本是启蒙受害者,并加倍了中国的苦难。

第二条,日本的宪政之路表明,并不要求每个日本人都是基督徒。

那么,在日本宪法里耶和华在其中真的没有地位,没有关系吗?当然不是。

麦克阿瑟本人是非常虔诚的信徒。当他被委托接管日本之后,他邀请了一些美国的宪法专家起草了一部日本宪法范本。

麦克阿瑟把这个宪法范本交给了日本人,要求他们按照这个范本起草一部宪法。

换句话说,作为成功移植的一个典范,日本之所以有今天,应主要归功于麦克阿瑟是把历久5000年的秩序原理从美国移植到日本,怎么能说美国的宪政秩序不可移植呢?

而战后日本新宪法也是按照圣经所启示的原理写成的,而不是启蒙思想的产物。

大家知道吗?1946年,麦克阿瑟要求日本天皇发表一个“人间宣言”,宣布:天皇不是神。

这一条具有非常重要性。如果天皇继续是神,十诫的第一诫(耶和华是唯一的神)就不能成立。只要天皇继续是神,日本就不可能进入神定秩序的轨道。

所以要想让日本进入耶和华所定的轨道,首先日本天皇必须放弃以神自居,宣布自己走下神坛;其次,接受根据西奈山原理制定新日本宪法。

所以日本的宪法是神定秩序的原理在远东的杰作,而不是一个从日本土壤上长出来的,更不是从欧陆启蒙的土壤上长出来的。

当然,在提到日本的时候,朋友们也常常提到另外两个实体,就是韩国和台湾。这三个实体有非常重要的共同之处。

除了他们都在远东,都受中国文化影响之外,三者之间的第一个共同背景――战败。

日本是二战在远东最大的战败国。韩国也是战败吗?韩国在韩战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战败的,后来美国去救了他们,才有了韩国的今天。今天在台湾的国民党在大陆是战败的,后来美国保护了他们,才有台湾的今天。

所以战败是这三个实体的共同背景。他们今天的选择根本不是自主的选择,是因为被迫,是因为战败而被迫走上今天的路线。如果让他们自主选择的话,他们今天不是这个样子。

第二个共同背景,战败之后,他们都是在一个背景下走上今天的道路,就是美国的背景,美国逼迫他们走上今天的道路,要不然就不给他们提供保护。

所以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共同背景,就是美国拿刺刀逼着他们,你们是战败的,你要我保护你们,就得按照我说的做。

在美国人把“改变世界的28项的原则”在不同程度上移植到了这三个地方。我上次讲过《飞越5000年》的副标题,为什么叫做“改变世界的28项原则”。

日本、韩国和台湾证明,美国人把这28项原则移植到这些地方,也带来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成功。所以这三个国家和地区也可以证明这28项原则是可以移植的,而不是不动产。

这28项不仅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远东,改变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