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达赖喇嘛与刘晓波共同的思想境界:“沒有敌人”

0
17

伦敦悼念刘晓波逝世五周年活动 © 欧洲之声/潘永忠

作者:流芳

7月13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之际,海外的民主志士在全球多座城市举办了悼念刘晓波的活动。国际笔会总部所在地-伦敦更迎来一批热心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各方人士,他们在伦敦的皮卡迪利-圣詹姆斯教堂举办了一场现场与视频相结合的跨洋、跨洲、跨国、别开生面的悼念活动,再次凸显了刘晓波的精神遗产继续鼓舞着捍卫中国人权的卫士们前行。我们请伦敦会场的组织者之一、欧洲之声副社长潘永忠先生介绍一下与本次伦敦悼念活动相关的情况。

法广: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本次伦敦会场纪念活动的大致情况。

潘永忠:每年的「七•一三」,已是我们纪念刘晓波的祭日,在我们的心目中它已成为中国一个文化和历史的符号。作家朋友和自由民主运动的同行们,每年都会为刘晓波组织一次肃穆与庄严的追思会。2017年在肯彭、2018年在柏林、2019年在肯彭、2020年在科隆和2021年在汉堡,我们与刘晓波相伴与守望,不忘他的心愿与遗志:建立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从参与纪念活动的范围来说,每一次的参与人数都在递增,今年出席伦敦皮卡迪利•圣詹姆斯教堂(St. James Church Piccadilly)追思会的有:藏人行政中央驻英国代表索朗次仁、国际笔会亚洲部负责人罗斯•霍尔德(Ross Holder)、国际笔会代表、乌克兰笔会代表奥尔哈·穆卡(Olha Mukha)、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主席王冠儒、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顾问黄华、英国笔会代表、伦敦香港群体代表郑文杰等,以及伦敦华裔教会牧师、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党员、香港侨民等近六十位朋友,通过zoom网络视屏与会的有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教授、八九民运著名领袖王丹、王军涛、李恒青,民运志士黄慈萍、陈立群、光传媒董事长王安娜等50余人,YouTube实况直播有500余人次观摩。法国与德国合资的ARTE电视台三位记者全程现场拍摄。教堂活动结束后,部分朋友移师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罗兰德•库讷牧师和郑文杰带领大家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众人点着名高呼:「释放黎智英!」「释放何俊仁!」「释放陈日君!」「释放邹幸彤!」「释放一切政治犯!」

国际笔会、英国笔会、索朗次仁代表、谢志伟大使、特别是ARTE电视台记者等,都给予此次活动高度的评价与赞扬。而对组织者: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和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及我本人来说,每一年的祭奠活动,似乎是一曲神圣的「墓畔哀歌」,是与神灵的交流与沟通,是秉承遗志的决心,是检测一年的言行与工作,是人们审视自己言行与晓波的差距。

法广:今年你们将悼念刘晓波逝世五周年活动的会场选择在伦敦(而不是像往年一样在柏林举行),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和考量?

潘永忠:为什么会移师伦敦举行祭典活动,有三个原因:

一、世人都知道刘晓波在人间未留下一座墓茔,一块石碑,而对所有活着人来说,他永远活在人们心坎里、记忆中。「七•一三」祭日,我们走到哪儿,他的巨幅画像、思念、哀歌等就带到哪儿,重要的是,这一天我们与刘晓波在一起

二、伦敦有两个教堂举世著名,西敏寺教堂(Westminster Abbey),它是英国君王登基、加冕和安葬的场所,还有就是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是世界著名的宗教圣地,世界第五大教堂,英国第二大教堂。罗兰德•库讷牧师希望在这样的场所为刘晓波举办祭典追思活动,不仅是告慰天国晓波,也是昭告天下刘晓波得到了最高仪式的礼仪与纪念。库讷牧师经过反复联络、恳请不成,退一步求其次,在伦敦繁华闹市中心的古老圣詹姆斯教堂举行了今年的祭奠追思活动。

三、刘晓波生前曾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他为中国人争取自由人权奋斗一生,被国际笔会誉为当代的“英雄”,在国际笔会总部所在地、有国际笔会数位代表出席了这次纪念活动,具有特别的意义。

法广: 这次伦敦会议得到了达赖喇嘛的祝福,达赖喇嘛一直很关心刘晓波,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潘永忠:达赖喇嘛一直是非常支持和关心刘晓波的。我收集了一下历史记录:

1、2010年10月8日,达赖喇嘛尊者对刘晓波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开声明:恭喜刘晓波先生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此一殊荣获得,代表了国际社会对刘晓波的表彰,肯定他致力推动中国宪政改革的努力。

2、2017年6月28日,达赖喇嘛获悉刘晓波健康恶化发表声明:我能为刘晓波的健康祈祷,我希望刘晓波能够获得当今最佳的医疗服务,并祈愿他能够成功地战胜病魔。

3、2017年9月13日,达赖喇嘛在德国访问活动,会见了来自中国、德国和法国等人权活动人士、作家和学者,我也参加了这次活动。他在会见时说:“在有中国人的地方建刘晓波雕像,比如在海外华人聚集的地方,或唐人街会比较合适。”

4、2017年10月20日,刘晓波逝世百日祭,达赖喇嘛尊者在视频中表示:“作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有责任表达我的祈祷和感受。我非常钦佩刘晓波在道德原则和民主方面的坚定立场。虽然刘晓波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将永世长存!”

5、2017年11月12日,达赖喇嘛为《刘晓波纪念文集》写了前言。

6、这一次,索朗次仁代表带来了尊者达赖喇嘛书面致辞:我向7月13日在伦敦举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五周年纪念活动的举办人和参加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我视刘晓波为我的朋友,敬佩他百折不挠的勇气和坚毅地以和平方式,为建设一个和谐、稳定、和平的中国,所做的努力。

我同许多中国人和国际社会,都感到刘先生和其他中国知识分子及同道,于2008年所签署的《零八宪章》,是真正为了一个更好的中国社会。这是为了倡导一种基本价值,使中国有更佳的人权和更多自由。

长期以来,我就希望中国会有积极的改变,这样不仅中国人民,也让整个世界都获益。

法广:刘晓波有句名言他说“我没有敌人”,此一表述引发不同议论,也有人说是佛家禅语,这是不是表明了达赖喇嘛和刘晓波有一种思维的默契?你对此怎么看?

潘永忠:2010年,传出了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後陈述》,一度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大加批判。坦白地说,我对“没有敌人”一说,一点也没有吃惊的感觉。我第一次听到“没有敌人”说法,是在2009年达赖喇嘛的一次演讲中。

2009年8月,我参加了在日内瓦举行的“寻找共识”——国际汉藏民间对话会议。达赖喇嘛在演讲时提及中共领导人,没有直呼胡温的名字,而是称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我们知道中共政府的宣传机器一直对达赖喇嘛进行妖魔化的宣传,将他丑化成国家分裂分子,称他是“披着羊皮的狼”。达赖喇嘛说,佛经中没有敌人一说,他们是我们的对手,而不是敌人。以仁以真去面对天下人,去爱护天下人,这就是佛教的境界。

我能接受刘晓波的“没有敌人”说。我觉得这样的人,是大智大慧者,心平气和,以礼待人,以德报人,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刘晓波是为天下人争公平争民主,他的境界和思想远高于对手——中共政府。

人们展望“未来历史”,希望人类社会终将消灭饥饿、消灭疾病、结束战争等,有敌人,就有战争,人类社会只要存在敌人,战争就不会终结。

俄乌战争,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轰炸和屠戮乌克兰人民,举世愤怒。但我不会忘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叶利钦站到坦克上那一刻呼唤民主。世人可能健忘了,中国民运朋友还为之欢呼。我记得万润南有次在我家说起此事(大意):叶利钦在拘禁的情况下,走向广场,创造机会登上坦克向全苏联人民呼吁,为了苏联的民主,反了:“你不听我的,我就用坦克炮轰你!”苏联和全球媒体一报道,前苏联的民主革命成功了。同样是在广场上,中国中央台的摄像机、全世界媒体的镜头都对着广场上的赵紫阳,他就没叶利钦的气魄,倘若总书记同样有这样一番话,向全中国人民宣布,中国民主化就会迈出了一大步。老万感叹到:这样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民主化仅是一步之遥,只是缺赵紫阳的一声呼唤。

后来,我们知道,俄罗斯从此冷遇、警惕、防备中国几十年,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都一心投奔民主,长期热烈拥抱民主欧洲圈。然而,冷战结束,北约不撤,俄罗斯一再投怀送抱,却遭遇北约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北约出于传统的冷战思维、地缘政治战略,一路“东扩”,把俄罗斯视为假想敌,现在俄罗斯已成为美欧真正的敌人。

我在想一个问题,“没有敌人”是否能点亮未来世界。“敌人”的概念,始终是占据人类社会上空的幽灵。中共的斗争学说,提升和加强了人世间的敌对情绪和矛盾。毛泽东提出“阶级斗争理论”,把人类社会的互相残杀、屠戮推到极致。

刘晓波倡导了《零八宪章》,强调依法治国,树立宪法的权威,未来民主社会必然取缔“阶级敌人”的概念,宪法在一国法律体系和法律制度中居于核心、基础和最高的地位,一切法律法规都必须以宪法为依据,以宪法为准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民应该遵纪守法,这样的社会至多会出现“违法者”,而不是动辄敌人。

台湾社会转型也体现了“没有敌人”的思维,国民党与民进党从“敌人”转变成政治对手,进行公平竞争,开放党禁、报禁,使台湾社会与国际民主社会接轨,步入了现代政治文明的阶段。

对大陆民运人士来说,“没有敌人”的思想,不会影响我们坚持反对中共的独裁统治,反对中共的践踏人权,也不会影响我们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推动中国的宪政法制建设。

当然,我理解有人坚持“敌人”说,这些人依然生活在斗争学说里,沉浸在人类社会热战和“冷战”的惯性中,但我深信,未来人类社会会逐渐消除“敌人”的概念,只会有违反联合国宪章,危害人类罪,违反人权罪,违反宪法者等。

达赖喇嘛是世界级宗教大师,他是以真诚、仁慈与爱心面对世界,赢得了社会的尊重、信任与爱戴。刘晓波的《审美与人的自由》,研究的就是人性生命的完美境界,“没有敌人”已经达到了一种崇高的境界,这应该可以看成是达赖喇嘛与刘晓波的缘分、神交与默契。